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余波(一)
    众御史言官私下联合写了奏折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特意去寻了于御史。意欲让于御史领头上奏折。

    于御史的女儿是安平王妃,安平王是于御史的女婿。现在安平王猝然身死,死因可疑,于御史领头上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沉寂了几年的于御史根本不要这个出头露面的机会,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众人疑惑不解,又颇为不甘,便派了一个和于御史私交不错的严御史前去相询。

    严御史也没敢白日去,特意挑了晚上,悄然去了一趟于府。

    当年英俊风流前途无量的于御史,如今已经鬓染霜白,面上满是皱纹,四十多岁的人,看着就像干瘪的老头子一般。

    当年于侧妃之死,对于家打击颇大。好在太子对于御史颇为倚重,于御史也顽强地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太子做了风流短命鬼,死在了女子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短命太子一死,于御史彻底没了靠山。在新帝登基后,于御史更是彻底被打入冷宫。一年中倒有半年都告病,赋闲在家。

    严御史见于御史这般模样,心里颇有些唏嘘,言辞之间更添了几分义愤填膺:“……顾皇后心狠手辣,对一朝亲王和公主竟下这般毒手。如此倒行逆施,横行无忌,无非是依仗自己身为中宫,又得天子宠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身为御史,焉能袖手旁观。务必要齐心合力,联名上书。让天子知道顾皇后的恶行,让群臣也都知晓此事,绝不能就此姑息养奸。”

    “于兄,你既是御史,又是安平王的岳父。此事由你领头最为合适!”

    严御史的慷慨陈词,并未令于御史动容。

    于御史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,淡淡说道:“多谢严御史好意。不过,这是天子家事,我们身为臣子,为君尽忠是我们的本分。皇室之事,轮不到你我来过问。”

    严御史早有准备,继续劝说:“于兄,我知道你是顾忌顾皇后势大。不过,此次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错过这一回,以后想再弹劾顾皇后,更是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御史本就有闻风而奏之权。便是未能奏效,也没什么大碍。于兄只要振臂一呼,一定会有许多人支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御史不必再多说了。”于御史打断严御史:“总之,我不会上奏折。”

    一腔热血的严御史生生地碰了一鼻子灰,好话歹话说尽,也没能令于御史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严御史也恼了,冷着脸说道:“我一番好意,你竟不领情。也罢,算我多事,以后我再也不登于府大门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愤然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于御史默默地目送好友愤然离去,然后,长长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窝囊憋屈些无妨,至少能保全于家上下。真如严御史所说的那样领头上奏折,只会招来更大的祸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御史等人到底还是联名上奏了一回。

    可惜,这封奏折甚至未能呈到圣前,便被几位阁老拦了下来。王阁老崔阁老各自厉声斥责:“皇上病重,正需安心静养,宫中之事由皇后娘娘掌管。岂容尔等胡乱猜疑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品性高洁,贤良淑德,岂会做出杀人灭口的行径。真是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尔等自恃御史身份,听信道途之言,闻风乱奏,扰乱圣听,委实可恨可恼!”

    众御史被阁老们怒斥一顿,又被吏部的顾尚书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,不由得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别人也就罢了,这位顾海顾尚书,是当今顾皇后的三叔,最是记仇,睚眦必报。他们今日上了奏折弹劾顾皇后,以后少不得要被顾海刁难。

    损人利己,真是何苦来哉!

    御史们灰溜溜地退下。

    这封奏折被随意地堆放在案几上,无人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处理完政事后,众臣各自离宫。

    崔阁老又以同路为由,坐上了顾家的马车。

    车顶悬挂着的风灯摇晃不定,马车里的光线忽明忽暗,崔阁老和顾海的脸孔也显得明暗不定,表情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太夫人已经回府了吧!”崔阁老看似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顾海略一点头:“皇后娘娘出了月子,凤体无恙,母亲便回了侯府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迅速瞥了顾海一眼,暗示性颇为浓厚的说了一句:“皇后娘娘杀伐果决,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顾莞宁此次出手确实太过明显也太过狠辣,连几日时间也未等,直接要了安平王兄妹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故!

    顾海心中也在猜测,在崔阁老面前,却应得轻描淡写:“皇后娘娘生性如此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没试探出什么,也未失望。如今崔家和顾家同气连枝同进共退。他既已选择站在顾皇后这一边,便不会轻易改弦易辙。

    安平王兄妹死便死了,便是众臣心中暗自揣测猜疑,也无人敢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王府。

    林茹雪一直住在宫中,韩王府里没了正经的女主人,如今是一个颇为得宠的侧妃打理内宅。和魏王府的情形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也时常留宿宫中,偶尔回府,大多是和魏王世子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这一晚,魏王世子又来了韩王府。

    兄弟两个照例屏退内侍宫人,先喝一通闷酒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满腹心思,却无人先吭声。直到喝空了四个酒壶,韩王世子才率先张了口:“没想到,萧启就这么死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出一丝唏嘘和悲凉。

    当年堂兄弟四人,一起在上书房里读书,表面上还算和睦。后来于侧妃被赐死,萧启为元佑帝厌弃,被软禁在府中。他们两人,很自然地和萧启断了往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们冷眼看着萧启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,心里未必没有一丝怜悯。只是,这一丝怜悯和自身的尊荣富贵比起来,便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萧启会这样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萧启会悄无声息地丧命在椒房殿……

    韩王世子心头被一层阴影笼罩,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魏王世子:“凛堂兄,顾莞宁下手太过狠辣了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内蒙古11选5遗漏号 极速快3网址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 重庆时时彩组六杀号99%
山东群英会开奖时间 新疆三十五选7六月一日 如意娱乐地址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三 内蒙古时时彩遗漏
香港赛马会六合彩偷码集 吉林11选5开奖 一定牛 手机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预测 新疆35选7 今天的
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 江西快3开奖结果200期 宁夏11选5助手免费版 北京十一选五官网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