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密旨
    安平王丹阳公主兄妹的死讯传开,最受震撼的人,莫过于衡阳公主了。

    “母妃,我已经连着几日都没睡安稳了。”

    在亲娘面前,衡阳公主无需遮掩自己的恐慌害怕,声音轻颤不已:“一闭上眼,我就会想到二弟三妹死不瞑目的样子。母妃,我真的害怕。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何尝不怕?

    她将瑟缩的衡阳公主搂进怀里,低声哭道:“我也做了几夜的噩梦。这些年,丹阳一直养在我的寝宫里。我自问对她照顾也算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孩子就是和我不贴心。我根本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也不知道她到底犯了什么错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。

    必然是萧启兄妹犯下不容原谅的大错!

    可是,丹阳公主明明每日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寝宫里,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做下错事?

    李侧太妃这几日思来想去,想的头昏脑涨,也没想出个究竟。告病倒也不全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目中满是惊惧,低声道:“皇嫂杀了他们,皇兄就这么便听之任之不管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今日能杀萧启兄妹,他日若她犯了错,顾莞宁会不会也对她痛下杀手?一想到这些,衡阳公主便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想起这几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,不由得暗暗后怕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自恃公主身份,便对顾莞宁有所轻慢?

    她怎么能为了李家的事,大喇喇地进宫求情?

    万一顾莞宁记恨在心,以后和她算“总账”怎么办?

    想想景阳宫里“疯了”的王皇后,想想景秀宫里“养病”多年的孙贤妃,还有被逼出宫到藩地养老的窦淑妃……和顾莞宁作对的,哪有一个是好下场?

    衡阳公主和李侧太妃抱头而哭。

    哭了许久,李侧太妃才用袖子擦了眼泪,又用手为衡阳公主擦拭泪痕:“衡阳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母女两个安然活了这么多年,以后也一定能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你一定要记下,绝不能骄矜大意,更不能轻易得罪你皇嫂。丹阳的下场你也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哽咽着点头:“母妃放心,我以后自会小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波涛暗涌流言纷扰中,椒房殿里的顾皇后依旧泰然自若,稳坐中宫。

    小皇子还小,虽有乳娘照顾,也要耗去她的不少心思。还有大半时间要待在福宁殿守在萧诩身边,无暇顾及宫务。

    好在十岁的阿娇已经颇有其母风范,打理起宫务来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存了锻炼阿娇的心思,便将大半宫务交到了阿娇手中,再有傅妍林茹雪帮忙,自不会出什么纰漏。

    钱大夫和徐沧俱住在福宁殿里,每日研究如何给萧诩治病。徐沧医术精妙,钱大夫也不遑多让,更兼之有了具体的方向,不再像原来那般茫然无头绪。

    半个月过去,萧诩的病症未见好转,却也未再恶化。虽躺在床榻上,身体倒是调养得不错,瘦削的脸孔也有了血色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里,也觉得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“阿宁,你这些日子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萧诩注视着顾莞宁清瘦的脸孔,目中露出怜惜:“你生小四伤了元气,本该诸事不管,安心将养。现在却不得清闲,整日为我操心忙碌。我实在于心难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眼看了他一眼,淡淡说道:“你不忍心,便早日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萧诩笑着嗯了一声,目光静静地落在顾莞宁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贵子冲众内侍使了个眼色,很快,所有人都退了出去,寝室里只剩帝后两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轻依偎在萧诩身侧,萧诩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低声问道:“我已命傅卓代我下了一道密旨给舅兄,命他全力搜寻萧睿和吐蕃国师的下落,并将他们活捉回京。”

    活捉比刺杀更难。

    如今边军正和吐蕃在交战,正是风声鹤唳彼此戒备提防之际,在这样的情形下,想潜入吐蕃阵营中活捉吐蕃国师和萧睿师徒,谈何容易?

    萧诩故作轻松,不过是为了宽慰顾莞宁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心头那一点苦涩压了下去,低声说道:“此事急不得。你先安心养着身体。”

    萧诩也不再多言,话锋一转,说起了御史们联合上奏之事:“……此事必有人在背后唆使怂恿,否则,他们绝无这等胆量。”

    奏折虽被半路拦下未至圣前,不过,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    众人明面上不敢说,私下却少不了议论猜疑。顾莞宁的“贤后”之名显然是不保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:“嘴长在他人身上,别人想说什么,都由得他们,于我丝毫无损!”

    不在意的事和人,又岂能伤害到她一星半点?

    她真正在意的,唯有他而已。

    顾莞宁未出口的话,俱在目中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萧诩心中涌起无限柔情,用力将她搂紧,在她耳边喟然轻叹:“阿宁,我此生何等有幸,竟有你相伴。”

    他前后两辈子最大的幸事,便是娶她为妻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柔,轻声道:“所以,你一定要长长久久地活下去,我们做一世夫妻。你若半途离我而去,我便悄悄在宫中养几个俊俏内侍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!

    顾莞宁抬头看了脸色发绿的萧诩一眼,沉重的心情顿时轻快了许多,嘴角也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萧诩故作凶狠地俯头,在她唇上用力亲了一口:“这世上哪有比我更好的男子。你已经被我养刁了胃口,除我之外,谁也看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笑不已。

    久违的笑颜,令萧诩心中阵阵悸动。忍不住又俯下头,在她唇边温柔流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略显急促的敲门声,打断了帝后的亲昵低语。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微红,坐直身子,清了清嗓子问道:“有何事禀报?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琉璃有些慌乱的声音:“启禀娘娘,有宫人来报信,说安平王妃在寝宫里吞金自尽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顾莞宁先是一惊,然后皱起眉头,沉声问道:“人可曾救回来?”

    琉璃在门外答道:“未曾。宫人发现的时候,安平王妃已经气绝身亡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和萧诩对视一眼,很快站起身来:“我这就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中超赛程积分 中甲积分榜最新排名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大乐透 福彩3d试机号
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新加坡大彩开奖官网 快乐十分网投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官方幸运飞艇开奖
七乐彩中奖金额查询表 北京赛车pk10季军走势图 浙江20选5开奖 浙江快乐彩和值走势图 哪里可以看排球比分
四川体彩金7乐助手 双色球开奖结果 足球直播视频 黑龙江省11选5走势图图 海南体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