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后患
    自安平王死后,安平王妃于氏被安置在宫中养胎。

    说是安置,实则是软禁。

    顾莞宁素来说话算话,既答应为萧启留下子嗣,自不会再对于氏下手。也因此,于氏这些日子住在宫中,除了人身不得自由外,衣食并未受苛待。

    于氏知道安平王的死讯后,一直惊恐不安,食量骤减。有宫女来禀报,顾莞宁未曾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于氏竟轻生寻死。

    就这么轻飘飘的死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踏进寝宫,立刻有两个面色仓惶的宫女上前跪下:“奴婢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宫女,都是特意指派到于氏身边,有监视看顾之责。于氏突然身死,她们两人自是惊恐不已。此时跪在顾莞宁面前,身子俱都颤抖不已,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地扫过两人惊惧的脸孔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量高一些的宫女颤巍巍地说道:“安平王妃这些日子一直茶饭不思,时常做噩梦,精神萎靡不振。有时一天都不说一句话。早上也越起越迟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想着,今日难得安平王妃睡得安稳,便未敲门惊扰。没想到,等来等去,门里一直没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这才大着胆子敲了门。敲了许久,也没人回应。这才知道不妙,壮着胆子敲了门……”

    开门之后,看到的却是于氏冰冷僵硬的脸孔。

    于氏的脸边,还放着一些散碎的金子。

    吞金自尽,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两人被吓得魂飞魄散,立刻让人送信到椒房殿和慈宁宫。

    于氏的尸首还在原处,无人敢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上前,目光扫过于氏没了呼吸的脸。

    那张清秀得近乎寡淡的脸孔上,并无死亡的恐惧,十分平静。可见于氏死意坚定,以死为解脱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没什么唏嘘或惋惜。

    生死是自己选的,于氏想死,死得其所。只可怜她肚中的孩子,未见天日,便已随亲娘奔赴黄泉。

    于氏到了黄泉之下和萧启重聚,不知萧启会是何等愤怒!他临死前最大的愿望,便是留下子嗣。可惜于氏不够坚强,也无勇气面对这一切和未来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门口响起闵太后匆忙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莞宁,”闵太后快步走上前来,先迅速扫了气绝身亡的于氏一眼,忍不住皱了眉头,恨恨地说道:“这个于氏,竟在宫中寻死自尽。这要是传出去,只怕那些无事生非的小人,又要在背地里乱嚼舌根了。”

    安平王和丹阳公主一死,顾莞宁这个中宫皇后的名声已经大大受损。现在于氏又是一尸两命,不知要传出多少不利顾莞宁的谣言。

    顾莞宁倒是颇为镇定坦然:“我问心无愧,别人说什么,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紧紧拧起的眉头,稍稍舒展:“罢了,死都死了,现在说什么都迟了。让人好生将她安葬了吧!”

    死了也好。原本不忍对一个孕妇动手,才留了于氏性命。

    她自己寻死,也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出所料,于氏的死讯一传出宫外,顿时又引起一阵非议猜测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这定然是顾皇后斩草除根。对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动手,委实太过狠毒。

    之前死的是女婿,于御史忍气吞声不敢出头。现在死的是他嫡亲的女儿,他总该义愤上奏折了吧!

    众人翘首期盼,等着看热闹。却未想到,于御史直接告了病,根本未曾露面见人,更不用说上什么奏折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胆都被吓破了!真是个怂得不能再怂的怂货!

    众人一边鄙夷不屑,一边继续等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可等来等去,根本就没人吭声。宫内也是一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倒是闵太后召普济寺高僧慧平大师进宫做法事一事,又引来了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慧平大师精通佛法,又擅于医术,后来做了普济寺的方丈,声名远播。京城里有许多信奉佛法的贵族女眷,都是慧平大师的信徒。

    闵太后近年来信佛之心颇为虔诚,宫中又不太平,屡屡出人命。让慧平大师做法事,倒也合乎情理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人在暗中猜测,闵太后此举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借着做法事的名义宣召慧平大师进宫,实则是为了替天子看诊。

    天子病症到底如何,就连朝中重臣们也不清楚。也怪不得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太后确实存了这份心。

    慧平大师耗费三日之功,才做完法事。

    闵太后颇为慷慨,给普济寺捐赠了万两银子的香油钱,又请托慧平大师为皇上看诊:“哀家早就听闻大师医术高深,皇上病了也有些时日,一直不见好转。还请慧平大师为皇上诊一诊脉,或许能对皇上的病症有所助益。”

    慧平大师自不会推辞,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闵太后亲自陪着慧平大师去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萧诩依旧在熟睡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莞宁陪在床榻边。徐沧和钱大夫俱在一旁。

    慧平大师一来,便连顾莞宁也亲自起身相迎:“数年未见,慧平大师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慈眉善目的慧平大师双手合十:“皇后娘娘风采更胜往昔!”

    这倒不全是恭维之词。

    当年将沈谨言送进普济寺时,顾莞宁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女,总有几分青涩。而如今,她已是凤仪天下的顾皇后,美丽明艳灼灼其华,那份夺目的风采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稍稍寒暄几句,慧平大师坐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萧诩未曾醒来,慧平大师先仔细打量他的脸色,然后闭目诊脉片刻,又低声问徐沧:“徐太医,皇上除了整日嗜睡之外,可还有别的症状?”

    徐沧拿不定主意是否要说实话,抬头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徐沧这才放下心来,低声将萧诩的真实病症道来:“……皇上除了嗜睡之外,并无其余不妥之处。每日清醒约莫两回,每次不超过一个时辰。清醒的时候,胃口尚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当然,对巫术之说绝口未提。

    慧平大师深深地看了徐沧一眼,忽地语出惊人:“其实,我在二十年前,曾遇到过一个和皇上相同病症的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十一选五总官网 河北时时彩预测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新疆体育彩票十一选5
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特码生肖竟猜 黑龙江交通违章查询 甘肃省快3
大众心水论坛 福建快3计划 九龙内幕云合透码 双色球排列7 香港赛马会
体彩大乐透怎么玩 香港彩民 甘肃快三 广东11选5前三杀号计划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