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坚强
    有安平王和丹阳公主私下见面酿就大祸的先例在前,顾莞宁比往日更谨慎严密几分。

    往日高阳公主和王皇后相见,最多让几个宫女在旁边守着。

    此次,却是玲珑亲自“相陪”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见玲珑跟在自己身后,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之意。她忍了又忍,到底没忍住,冷冷说道:“玲珑姑娘不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,跟在我身后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玲珑貌似恭敬地应了回去:“奴婢奉娘娘之命,一路随行保护公主。以免宫中有小人冲撞冒犯公主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憋了一肚子闷气,却无处可泄。

    顾莞宁正大光明地派人来监视她,她又能如何?撕破脸?她既无底气也没那个本事。想安稳地活下去,只能忍气吞声窝囊憋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阴着脸到了景阳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阳宫本就位置偏远,这几年来除了几个宫女内侍外,几乎无人踏足。也因此显得格外荒凉冷清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满肚子的闷气,在见到王皇后的那一刻,化成了无尽的心酸苦楚,眼眶一热,几乎当场便要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王皇后已年近六旬,满头白发苍苍,深深的皱纹遍布额头和脸孔,目光浑浊呆滞。眼珠半晌动也不动,茫然无焦距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宫女,低声说道:“太皇静太妃自去年起,视力便越来越弱。如今已经看不清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先疑心是顾莞宁在暗中所害,转念又一想,深宫之中,想让王皇后悄无声息地死去,法子数不胜数。顾莞宁不动手则已,要动手大可直接要了王皇后的性命,何必大费周折。

    人老了,目盲耳聋都是常有之事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上前,低声喊祖母。

    皇祖母的称呼,是不能再出口了。

    王皇后耳力远不如从前,一开始并未听到。待高阳公主扬高音量,才有了些反应,却未说话。

    自元佑帝死后,王皇后再未张口说过话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已经习惯了王皇后的沉默,轻声张口道:“祖母,我来看你了。王家上下都很好,我和王璋如今也不再吵闹了,祖母不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一个人自说自话,王皇后似听见,又似只字未闻。

    王皇后被禁锢在这座寝宫里。前来“伺候”她的宫人,也被下过严格的命令,在她面前不敢随意说话。也因此,王皇后人在宫中,却根本不知宫中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也深知这一点,因此尽量将这一年来发生的大事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听到萧诩病症有了起色时,王皇后脸皮微微抖动了一下。听到安平王丹阳公主暴病身亡,王皇后嘴角边飞快地掠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一盏茶时间很快过去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玲珑恭敬地张口道:“公主请回吧!莫要打扰了太皇静太妃养病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忍住瞪过去的冲动,淡淡嗯了一声,轻声道:“祖母,我走了。以后有空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别,又是一年。

    王皇后像未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高阳公主走了之后,王皇后的眼角才滑落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椒房殿里。

    诰命女眷们一一告退离宫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众人随太夫人一起留下,顾莞宁也终于有了闲暇和娘家人叙闲话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,你的气色远胜往日。”顾莞宁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吴氏没了往日掐尖要强的劲头,尖酸小气也不见了踪影,看着倒是顺眼了许多:“人活在当下,总得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样的话,可见吴氏已经走出了丧夫的阴影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笑,看向崔珺瑶:“大嫂,大哥可曾给你写信?”

    崔珺瑶抿唇轻笑:“每月两封信。前几日我还接了他的来信。”

    夫妻相隔千里,心意却相通相连。顾谨行从不隐瞒自己在边关的情形,巨事无细地都写进了家书里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慌乱无措,到后来亲眼目睹身边人惨死的痛苦,再到如今的沉稳冷静。顾谨行已经迅速地成长为一个合格的主将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,崔珺瑶自能从字里行间里窥出来。思念依旧,又添了难以言喻的自豪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在领兵打仗,在保家卫国。他们夫妻的分别,是为了大秦的平安,为了天底下更多的夫妻相聚相守。

    她无需为离别感伤难过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夫婿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她应该骄傲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崔珺瑶笑了一笑:“大嫂坚强振作起来,我看在眼中,也觉得欣慰。可惜胜哥儿还小,今日未能进宫。”

    胜哥儿,是顾谨行和崔珺瑶的次子乳名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是顾谨行亲自为次子取的,意寓边关大胜。

    崔珺瑶笑道:“胜哥儿和四皇子年龄相差无几,过几年,我少不得要厚着脸将胜哥儿送进宫来,和四皇子多亲近一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欣然点头,又看向方氏。

    方氏面有喜色,心情极佳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打趣:“三婶今日心情这般好,莫非是弟妹有了好消息?”

    一猜一个准!

    方氏笑道:“娘娘猜的是,云秀已有了两个多月身孕,今日便没让她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还有一桩更好的消息。只是,当着众人的面不便细说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心中隐约猜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果然,方氏临走之前,悄悄将一封信塞到了琳琅手中。琳琅不动声色地将信塞进衣袖的暗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傍晚,椒房殿里才彻底清静下来。

    琳琅将信呈上,无需吩咐,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独自在寝室里,拆了方氏留下的信。

    这封信,是顾莞琪写来的。

    两年多前,顾莞琪执意远航出海。这两年多来,顾海方氏夫妻两人时时挂念,顾莞宁心中也时常惦记。

    好在顾莞琪总算安然无恙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方氏一直高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,这几日心情极好。幸好有方云秀有孕之事,倒也无人生疑。

    这封信里共有五张信纸,写的密密麻麻,飞扬的字迹映入眼帘的那一刻,顾莞宁的嘴角已情难自禁地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江西快3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
黑龙江p62走势图表 北京11选5 北京赛车论坛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情况 11选5赚钱方法
亚豪娱乐平台总代 贵州快3统计图表 山东11选5平台 彩66最注重信誉的平台 七星鱼
pk10牛牛计划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 吉林快3基本走势图 南国彩票论坛 2018香港开奖结果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