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离世
    景佑五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六月盛夏。

    景秀宫传来丧信,病重躺在床榻上数年的孙贤妃逝世。

    活过五十岁已算高寿。

    孙贤妃病倒数年,能挨到今时今日,已是幸事。

    闵太后和顾莞宁婆媳两人,听闻丧信后,一起赶至景秀宫里。

    比起冷清荒芜的景阳宫,景秀宫的清冷孤寂也是不遑多让。平日里,除了几个伺候的宫人内侍之外,几乎再无人踏足这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几年也未来过,此时踏进景秀宫,也有恍如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那个面目温和实则心思毒辣的孙贤妃,已经彻底成了昨日的记忆。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老妇,满面皱纹如树皮,头发全白,身体已经僵直冰冷,脸孔泛黑,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闵太后只看一眼,便觉得心中渗得慌,慌忙将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顾莞宁倒是镇定如常,目光一扫,淡淡问道:“太皇贤太妃是什么时候离世的?”

    景秀宫里的宫女已经跪倒一片,领头的女官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奴婢们轮班值夜,昨日正逢奴婢值夜,只是奴婢并未听到任何异样的动静。今日早晨起来推门,才发现太皇贤太妃已没了气息。这才立刻去慈宁宫和椒房殿送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官便心惊胆寒地等着被训斥责罚。

    孙贤妃是寿终离世,怪不得别人。可她这个值夜的未及时察觉,到底也是失责。

    素以严厉闻名的顾皇后,倒是出乎意料地温和:“这非你之错,不必紧张。你们现在替太皇贤太妃梳妆换衣,来人,送丧信至福宁殿。”

    按着宫中规制,孙贤妃自要葬在皇陵里。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所有的恩怨情仇,也都随着孙贤妃之死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萧诩听闻丧信后,沉默许久,让人准备轿辇,抬着自己来了景秀宫,见了孙贤妃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看到面容枯槁冰冷僵硬的孙贤妃时,萧诩心中也有许多唏嘘。最终,化为一声悄然长叹:“好生将她安葬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孙贤妃被困在景秀宫里,整日躺在床榻上,动弹不得,也算吃足了苦头。如今合了眼,她自不会在丧礼上刻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贤妃停灵七日才下葬。宫中所有太妃都前来为孙贤妃守灵。

    闵太后和顾莞宁也一起守灵七日。

    孙贤妃娘家只剩下侄儿孙武一家三口。这七日,孙武领着佳阳县主和女儿孙柔一直待在灵堂里。

    孙武常年病恹恹的,这些年来精心调理,倒是远胜从前。一身素服的佳阳县主还是放心不下,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跪在佳阳县主身边的孙柔,天生淘气,根本耐不住性子。跪了一两个时辰,便小声嚷着腿痛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心疼爱女,默许孙柔去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孙柔松了口气,起身之际,装模作样地揉膝盖,一瘸一拐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嘴角微微上扬,很快又按捺下去,做出悲痛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自嫁给孙武之后,她便知道孙贤妃不喜欢她这个破了相的侄媳。这些年,她颇为识趣,极少进宫。

    后来,孙贤妃患了“重病”,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榻上。孙武心疼自己的姑母,每隔一两个月,总要进宫探望一回。佳阳县主也很少跟着来。

    没什么感情的人,死了也没什么可伤心的。进宫守灵,都是做给他人看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跪在灵堂里的人,又有几个是真心为孙贤妃伤心的?真正伤心的人,也只有孙武了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中操办丧事,上书房也停了课业。

    孙柔“一瘸一拐”地进了偏殿。

    同样在偏殿里休息的,还有阿娇姐弟三个。

    阿娇看着孙柔走路不便的样子,目中迅疾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,口中却道:“柔妹妹是不是腿痛?正好我们姐弟三个也跪得乏了,你也一起来休息。”

    孙柔是阿娇伴读,每日在一起读书,颇为熟络亲近,立刻点头应了。待坐下之后,悄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装腿痛也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阿奕目中同样闪过会心的笑容,面上却绷得颇紧。

    阿淳到底小了几岁,颇为天真地问道:“柔姐姐,你的腿不是好好地么?”

    孙柔狡黠地反问:“你的腿痛不痛?为什么没在灵堂里守灵,反而跑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阿淳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,然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明白了!

    孙柔姐姐和他一样,都不想跪着守灵,所以找个理由就偷溜出来啦!

    阿娇轻轻敲了敲阿淳的头:“就你话多。再问长问短地,我就送你回去跪灵,不准你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阿淳最听阿娇的话,立刻乖乖住了嘴。

    这么乖巧的阿淳,最是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阿奕摸了摸阿淳的头,孙柔忍不住也伸手,揉了揉阿淳的头发。

    孩子们一起长大,彼此间感情颇佳,言行举止也随意惯了。孙柔丝毫未觉得自己的举止是“冒犯皇子”,阿淳也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阿淳一直很喜欢淘气机灵的孙柔。自孙柔来了之后,便黏到孙柔身边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门口又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阿娇等人一起看了过去,然后各自眨眼偷笑。

    原来是瑜姐儿朗哥儿来了。

    都是父母心里的宝贝疙瘩,舍不得孩子跪灵吃苦头,找个由头便让孩子们溜出来休息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玥姐儿也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,偏殿里已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不过,各人都很有分寸,只轻声说话闲谈,并未发出太大动静来。

    玥姐儿安静地坐在一旁,并未出声,眉间隐有一丝郁色。

    阿娇看在眼里,心里暗暗奇怪,凑到玥姐儿身边,低声问道:“玥堂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玥姐儿咬了咬嘴唇,低声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哪是没有心事,分明是心事重重才对。

    阿娇心中生疑,有心追问,又嫌人多不便,便住了嘴。

    待到了晚上,各人俱回寝宫休息。阿娇一个人悄然去了碧瑶宫。

    玥姐儿显然未料到阿娇会来找自己,既感动又羞愧不安,不等阿娇主动追问,便张口道:“阿娇,这些时日,我心中总有些不安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