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微恙
    阿娇最是聪慧敏锐,立刻猜出几分:“你是不是觉得母后待你冷淡了许多?”

    看,就连阿娇都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是她多心。

    玥姐儿轻轻点头:“是,往日皇伯母见了我,虽然话语不多,却颇为亲切和蔼。对我也很是怜惜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来,我每日去椒房殿里请安,皇伯母和我说话却愈发少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目光,也变得淡漠了许多。

    玥姐儿自小就是个敏感脆弱的性子,对别人的情绪分外敏锐。在察觉出顾莞宁态度的微妙变化后,玥姐儿便心中惶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娇,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”玥姐儿的眼眸中浮出惊惶和疑虑:“皇伯母为何忽然对我心生不喜?是不是我表现不佳,惹皇伯母生厌?还是宫外又有人传出闲言碎语,使得皇伯母不快?”

    阿娇张口安抚道:“母后不是那等心胸狭窄之人。不会为了些许小事心生计较,更不会因为一些不相干的闲话就冷淡你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愈发惶然:“不是因为这些,还会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阿娇一时也有些语塞。

    是啊!不是因为这些,那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顾莞宁不是小鸡肚肠之人,更不是刻薄之辈。否则,当日也不会允玥姐儿进宫住下。如今态度变得冷淡,必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阿娇不忍见玥姐儿这般惶惑不安,想了想说道:“父皇一直生病,母后既要操心宫中之事,又要照顾父皇和我们姐弟四人,想来是太过操劳,心情不佳。所以才会对你疏忽了一些。你也别总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挤出一丝笑容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两日,孙贤妃的尸首被运到皇陵下葬。

    操办一场丧事,总不是什么愉快的事。顾莞宁疲惫之余,身子也觉得不适,一日之内咳了几回。

    琳琅立刻请了徐沧来。

    徐沧看诊之后,迅速开了药方:“皇后娘娘凤体微恙,喝几日汤药,好生休息几日就无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场小病,身边人却都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琳琅玲珑等人不必说了,闵太后特意到椒房殿里来了两回。阿娇姐弟更是满面忧色,连上书房也不肯去了,坚持要陪在顾莞宁身边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感动不已,故意板起脸孔:“徐太医说了,我只是身体微恙,稍事休息几日就行了。你们姐弟三人老老实实上课去。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什么也不说,反正不肯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阿淳藏不住心思,泪眼汪汪地说道:“父皇已经病了,母后万万不能再病倒。不然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头狠狠一颤,涌起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萧诩病了这么久,三个孩子心里不知是何等惊惶着急。难为他们三个平日都忍着,很少出言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母后会很快好起来。”顾莞宁放柔声音,哄着阿淳,又抬头看向阿娇阿奕:“你们两人领着阿淳去上课,别让母后为你们操心。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只得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散学,儿女们便立刻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随着阿娇姐弟一同前来的,还有瑜姐儿朗哥儿俊哥儿等人。

    一群孩子,都在慢慢长大,言谈举止都颇有模样。最调皮的闵达,此时也老老实实地到床榻边行礼问安:“皇舅母身子可有好转?”

    这个闵达,一开始颇不讨喜。时间久了,看得习惯了,又会察觉出他的好处来。说话粗鲁,是因为心思率直。举动偶有冒失之处,也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轻笑:“有劳达哥儿挂念,我睡了一个下午,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轮到俊哥儿时,俊哥儿眉头微皱,目中满是忧色和关切:“姑母一定要早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越长越像亲爹顾谨行。此时的神情,几乎和顾谨行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暖,含笑嗯了一声:“回去之后,若是你曾祖母问起,你可知道要如何答复?”

    俊哥儿迅疾应道:“若曾祖母问我,我便说,姑母近来一切如常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聪明孩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玥姐儿照例是等到了最后,才走上前来,细声细气地说道:“皇伯母福泽恩厚,自有上苍庇护。便是身子不适,也一定会很快痊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随意地嗯了一声,便未再出言。

    玥姐儿垂下头,心里涌起丝丝难过。

    她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为何皇伯母不喜欢她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玥堂姐做错了什么?为何母后不喜欢她了?”

    众孩童都退了出去,唯有阿娇留了下来。顾莞宁早有预感,阿娇必是有话要说。却未料到,阿娇问得这般直接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描淡写地应道:“我什么时候不喜欢玥姐儿了?你别胡乱猜疑。”

    阿娇扁扁嘴,有些不快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三岁孩童。我有眼睛会看,自然能看得出来。母后以前对玥堂姐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玥堂姐自己也察觉到了,前两日还忧心不已地问过我,是不是她做错了事,才惹得母后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母后和所有人都说了话,唯有到玥堂姐的时候,只嗯了一声。不仅是我,所有人都该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忿忿地说完,然后执拗地看着顾莞宁,执意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暗了下来,却未出声。

    阿娇等了许久,也没等来答案,心中愈发惊疑:“母后?”

    顾莞宁终于张口道:“阿娇,你已经长大了,我不愿再以谎话来骗你。只是,此事太过要紧,此时绝不能告诉你。待日后,我总会让你知道其中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阿娇听得心中一沉,急急抬头:“日后又是何时?我还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淡淡说道:“我也希望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阿娇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饶是她再聪慧早熟,也绝不会想到,此事竟和父皇的病症有关。

    在知道萧睿做过的一切之后,顾莞宁无法再以平常心看待玥姐儿。

    未曾迁怒,已是她宽容大度。像以前那样亲切怜惜,已无可能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建十一选五app 广东26选5好彩2规则 广西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大象平台开奖预测 加拿大快乐8是真的吗
陕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河北快三出号分析图 怎样破解天津11选5 香港100%最准一肖中特 鹿鼎娱乐登录
新浪比分直播 一心为民六合心水论坛 江苏快3预测专家预测 福建快三开奖记录 陕西十一选五手机版
北京赛车pk10软件试用版 北京赛车平台 甘肃快三网址 河内5分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彩票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