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心结
    阿娇带着满腹的疑惑不解离开椒房殿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默地看着阿娇的背影。

    阿娇便如年幼时的她一样,热忱仗义,颇讲义气。为了玥姐儿,便敢来诘问她这个亲娘。这样的阿娇,让身为母亲的她为之骄傲自豪。

    只希望玥姐儿懂得感恩,不要辜负了阿娇的厚待。

    想到玥姐儿,不免又要想到萧睿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森冷杀意。

    轻巧熟悉的脚步声传进耳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抬眼,琳琅熟悉的俏脸映入眼帘:“启禀娘娘,皇上驾临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萧诩病症虽有起色,却不宜操劳烦心。除了极重要的事,极少出福宁殿。今日忽然来了椒房殿,显然是担忧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皱眉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未踏进寝室,萧诩便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萧诩一脸关切:“阿宁,你身子好些了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迅疾打量他一眼,语气满是嗔责:“我不过是身子微恙,稍事休息就无碍了。这点小事也值得你特意跑来椒房殿一趟。”

    萧诩正色道:“这岂是小事!在我心里,你比什么都重要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就被秀了一脸恩爱!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中闪过一丝笑意,神色也柔和了许多。走上前,正欲扶住萧诩的胳膊。萧诩反握住她的手:“我站稳的力气总是有的。你别只顾着我,多顾着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琳琅等人已悄然退了出去,门也被关上。

    萧诩伸手揽住顾莞宁的腰身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子不适,颇有些头重脚轻,下意识地依偎进萧诩的怀里。

    靠在温暖又熟悉的怀抱中,鼻间萦绕着他的气息,心也被塞得满满的。那份相依相偎相守的幸福,几乎要溢出胸膛。

    “萧诩,”顾莞宁低低地呼唤一声。

    萧诩柔声应了,俯下头,在她的额上落下轻吻。

    久违的亲昵举动,令人心中又酸又甜。

    前世他早亡,她独自撑了下去,直至儿子长大成人。这一世,她和他相濡以沫宛如一体。若他真的出了事……她根本撑不下去!

    顾莞宁眼角有些湿润,她没再说话,只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子。两人的胸膛紧紧相贴,两颗心也似一起跳动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心意相通,萧诩显然知道了顾莞宁此时所想,心中也悄然泛酸,轻声说道:“阿宁,你放心,我一定撑下去,绝不会舍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将眼角的泪水逼回去,低声应道:“我不点头,谁都夺不走你。”

    萧诩听着这等霸道不讲理的话,心中又酸又涨,下意识地用力,将她搂得更紧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,两人的情绪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缓缓地说起了今日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是有意要冷落玥姐儿。只是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每次见到她,我都会情难自禁地想到该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萧睿!所以,这几个月来,我对她确实冷淡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衣食用度,我未曾克扣刻待过她。不过,我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心结难解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人,对萧睿的仇恨刻骨铭心,她如何能再对萧睿的女儿视若己出?

    萧诩沉默片刻,才无声地叹了口气:“你我行事,无愧于心。玥姐儿将来总会知道一切,只要她懂事明理,便不会对你我心生怨怼。你也别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站直身子,抬眼看向萧诩:“你知道我的性子,对做过的事从未后悔过。当初我愿将玥姐儿接进宫中,是因为怜惜她之故。便是今时今日,我也未因萧睿之事迁怒于她。只要她安分守己,我仍然将留在宫里。直至她长大成人。”

    萧诩温和地说道:“此事都由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又道:“玥姐儿若知感恩,便该知道我对她是何等宽容。如果她心生怨怼怨天尤人,伤了阿娇的心,我必不容她。”

    在她心中,阿娇当然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萧诩伸手,抚平顾莞宁眉尖的冷厉:“好,什么都依你。你开心些,笑一回给为夫看上一看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瞪了萧诩一眼:“我和你说正事,你正经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正经了?”萧诩理直气壮地应了回来:“可惜我病中无力,不然,早就抱你上榻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被逗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总算见你笑了。”萧诩也随之扬起嘴角:“今晚我就在椒房殿里歇下,待明日再回福宁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其实早有搬来椒房殿养病的想法,免得顾莞宁每日奔波来回。

    顾莞宁却执意不允。

    福宁殿靠近金銮殿,国朝大事传递消息也便利。再者,孩子们都住在椒房殿里,整日对着病重的亲爹,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诩极少拂逆顾莞宁的心意,顾莞宁这么说了,他也未再坚持。

    时隔一年,再次睡在椒房殿里,萧诩分外安心自在,很快闭目入眠。

    顾莞宁在萧诩的怀中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隔日清晨,徐沧来为顾莞宁诊脉,颇有些惊讶:“娘娘病症大有起色,不出两日,便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琳琅等人俱是一阵欢喜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见,一个人的心情好坏,对病症的影响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:“有劳徐太医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笑着应道:“这是微臣分内之责。微臣还得回福宁殿为皇上看诊,就此告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点头:“夫子代本宫送一送徐太医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被小小地开了一记玩笑,难得有一些羞赧,在众人戏谑的目光中,故作镇定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沧倒是不以为意,一脸欢喜地随着陈月娘退出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陈月娘快走数步,一转头,就见徐沧慢吞吞地走过来。不由得好笑:“瞧瞧你,走得这么慢,还不及一个妇人。”

    徐沧一脸无辜地应道:“你身手这么好,世上能及得上你的男子能有几个?”

    谁说徐沧木讷?

    说起甜言蜜语来,可不输任何人。

    陈月娘想白他一眼,嘴角已忍不住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玲珑神色惊惶地快步而来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赛车pk10改单软件 上海天天彩选四现场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 北京时时彩pk群 河南22选5开奖走势
北京赛开奖历史记录 快中彩奖池 体育彩票飞鱼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微信群
重庆时时彩专家计划软件 海南环岛赛游戏在线 山东群英会官网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湖北新11选5
鹿鼎娱乐注册 北京pk10开挂 江西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走势图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