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余波(二)
    这两日,高阳公主一直都被关在景阳宫最偏僻的屋子里。门外有六个宫女守着,一个个神色戒备,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眼尖的宫女看到顾莞宁的身影,立刻低声提醒:“皇后娘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宫女们顿时打起精神,上前来行礼。

    顾莞宁面沉如水,淡淡说道:“免礼,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宫女鼓起勇气应道:“启禀皇后娘娘,高阳公主一直在里面吵闹不休,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被摔碎了。还总嚷一些不利于娘娘的话。奴婢们轮番进去劝慰过公主,公主根本听不进去,动辄打骂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此时若进去,只怕公主会忽然躁怒伤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果然见到几个宫女面上都有青肿淤痕。

    另一个宫女也大着胆子说道:“今日公主闹着要出来,一直在踹门。好在门板结实,一时半会儿倒是未被踹坏。奴婢们不知如何是好,这才禀报给玲珑姑娘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内又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快些开门!你们这些贱婢,竟敢将我锁在屋内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喊了两日,声音早已嘶哑不堪,听着如砂砾磨过耳朵,分外刺耳:“顾莞宁你这个毒妇,你杀了萧启和丹阳,接着是太皇贤太妃,现在竟敢对我祖母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肠如此狠辣,如何配做中宫皇后!皇上也是被你迷昏了头,竟任由你称霸后宫为所欲为。他日到了地下,你们夫妻有何脸去见黄泉之下的皇祖父?如何敢面对无辜枉死的祖母?”

    “你自以为能一手遮天,指鹿为马。实则人人心中都清楚,就是你杀害了我祖母!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毒妇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的叫嚷怒骂声越来越亢奋激动!

    然后,又响起了踹门声。

    厚实的门板被踹得嘭嘭作响,那一声声“毒妇”“杀人”,更听得人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眸微微眯起,嘴角扯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的宫女们垂着头,额上俱都冒出了冷汗,无人敢抬头看顾莞宁此时的面色如何。

    陈月娘等人俱是满眼愤怒,尤以琳琅为最。琳琅沉着脸说道:“谁手中有钥匙,现在开门。”

    玲珑和陈月娘各自戒备地上前,将顾莞宁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门锁被打开,那个宫女尚未来得及开门,里面便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迎面撞来。门被猛地撞开,宫女被撞中了额头,踉跄着摔倒。

    然后,高阳公主如疯子一般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陈月娘和玲珑早有防备,两人一起出手,一人拧住高阳公主的一边胳膊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顿觉双臂一阵剧痛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愤怒地盯着两人,咬牙切齿地怒骂:“你们两个贱婢,竟敢对本公主动手!本公主饶不了你们,定要取你们的狗命!”

    陈月娘和玲珑虽是奴婢身份,却是顾莞宁心腹亲信,在宫中地位颇高。便是闵太后对她们也颇为礼遇客气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一口一个贱婢,听得人心火直冒。

    陈月娘尚且按捺得住,玲珑受不了这等羞辱闲气,立刻反唇相讥:“奴婢犯错,自有皇后娘娘责罚,就不劳公主操心了。公主还是想想,该如何为自己的口出妄言向娘娘请罪才是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狠狠地呸了一声,目光凶狠得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道:“玲珑,无需和她啰嗦,先点了她的哑穴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霍然转头,正欲破口怒骂,玲珑已运指如飞,点中了她的哑穴。高阳公主不停张嘴,却发不出半点声音,不由得双目倏张,满是惊恐骇然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沉声吩咐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几个伺候的宫女低着头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这才看向高阳公主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死死地盯着顾莞宁,目中满是彻骨的憎恨怨怼。

    “太皇静太妃安享天年,寿终正寝,是她的福气。”顾莞宁冷然说道:“我未曾对她动过杀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。总之,没有就是没有,我无需向你证明,也无需立毒誓向众人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杀她,根本无需等这么久。几年前我就可以动手!根本没人会追根问底,也没人理会你的胡言乱语。这一点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大闹灵堂,又胡乱叫嚷,将这盆污水泼到我身上,无非是心中过于悲恸,这才迁怒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幼在太皇静太妃身边长大,对她感情颇深。她离世,于你而言,确实是莫大的痛苦。我本不欲和你计较。只是,你不该将我的宽容当成了懦弱忍让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得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眼中的怨毒愤怒,渐渐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顾莞宁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杀了你。”顾莞宁冷然道:“只是,一个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伤心难过,便好好地尽一尽孝心。太皇静太妃数日后在皇陵下葬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你身为太皇静太妃嫡亲的孙女,为她结庐守墓也是应有之义。待守孝三年再回京城!”

    在皇陵守孝三年!

    高阳公主脸色陡然惨白,拼命扭动身子想挣脱开来,嘴唇迅速张合。

    可惜,陈月娘玲珑两人的手如铁铸一般坚实有力,她用尽全力也未能挣脱。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已不再看她,淡淡吩咐一声:“夫子,点她昏穴,再将她的双手双脚都捆住。太皇静太妃丧礼未过,每日给她点两次哑穴,免得她胡乱叫嚷扰了死者清静。”

    你不能这样对我!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眼睛几乎快瞪出眼眶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地扯起唇角:“你若再不老实,就永远都别想张口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入耳,高阳公主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了!

    说到底,她不过是一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!

    遇到心狠手狠毫不留情的顾莞宁,她既无破釜沉舟两败俱伤的勇气,又没有死撑到底的骨气。

    就如一只膨胀的皮球,稍稍一戳,便漏了气。

    陈月娘运指,高阳公主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呼出胸口的浊气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奖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北京pk10计划手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
重庆幸运农场推测技巧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北京pk10揭秘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技巧 幸运农场主题店
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 幸运飞艇计划 幸运农场平台出租 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北京pk10
北京pk10开奖视频 北京pk10互动 北京赛车技巧大全 北京赛车改单流程 幸运飞艇哪个网站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