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余波(三)
    顾莞宁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任谁遇到这等糟心事,心情都好不起来。

    太皇静太妃一直是个厉害又难缠的人物,活着的时候没少给人添堵,死了也不消停。不偏不巧挑了一个最坏的时机。令她无端背上谋害太皇静太妃的恶名。

    更可恼的是,这等事无从解释,也不宜分辨。

    否则,便是越描越黑,也成了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她心情本就不佳,高阳公主又不知死活的闹腾,不给高阳公主一个教训,实在难消心头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道:“让人好生看着高阳公主!”

    玲珑立刻敛容领命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沉声道:“既是来了,索性一并处置承恩公夫人她们三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着被关了两天的承恩公夫人,一开始自信满满,以为很快就会被放出去。结果两天过来,依旧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心里开始暗暗发慌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勋贵女眷,更是满心焦虑急切,不时低声窃语。

    “不知皇后娘娘会如何发落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虽然性子严厉,却处事公正。我们只犯了口舌之错,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重罪。总不会要了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理。我们不必着急。想来娘娘很快就会让人放我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拼命安慰彼此,却掩不住彼此眼中的惊惶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满心烦闷,听她们两人小声嘀咕,愈发烦躁:“行了,你们两个别再嘀嘀咕咕的,听着让人头痛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撇撇嘴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一直捧着承恩公夫人,无非是看在闵太后的份上,想跟着沾沾光。

    可惜,心软的闵太后这次硬是狠下心肠,果然没理会承恩公夫人。连带着她们两个也被关在屋子里……

    两人眼中的嘲弄和轻蔑,承恩公夫人如何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事实上,她心里也憋着一团闷气。

    闵太后是出了名的嘴硬心软。这一回却对她不管不问。落到心狠手辣的顾莞宁手上,想安然脱身,怕是不易……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开锁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一惊,脱口而出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另两个女眷也被吓了一跳,不约而同地起身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张熟悉的美丽脸庞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一身素白的衣裳,未能减弱她半分容光,依旧艳光灼灼,明媚照人。凤面含威,唇边毫无笑意,冷然的目光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是顾皇后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不敢迟疑犹豫,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另两个女眷也一起行礼。

    顾莞宁迈步而入,目光一扫,淡淡说道:“诸位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凤驾亲临,妾身心中不胜惶恐。”

    今日的承恩公夫人,态度显得格外恭敬谦卑:“这两日,妾身一直在反省当日所为,悔恨懊恼不已。还请皇后娘娘责罚!”

    另两个女眷立刻齐声道:“请皇后娘娘责罚!”

    认错态度良好,比起高阳公主来可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头闷气已出,无意再刁难三人,淡淡说道:“你们知错便好。在灵堂里出言不敬在先,之后又冒犯天家公主,本宫不罚你们,不足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谅在你们认错及时,本宫便罚你们接下来跪灵时不得张口,一日只吃一顿饭。另外,太皇静太妃下葬之时,你们也要一起去皇陵,在她墓前磕头认错。以告慰太皇静太妃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责罚,确实算不得重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丢些颜面……反正丢人也丢得够多了,也不差这一桩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很擅长自我安慰,很快便躬身谢了恩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承恩公夫人,在一众异样的目光下再次进了灵堂,老老实实地跪下。

    闵太后心中微微惊愕,低声问顾莞宁:“你如何处置她们三人?”

    顾莞宁低声轻语几句。

    闵太后眉头略略舒展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重拿轻放,并未重罚,显然是为了顾及她这个太后颜面。这份体贴,她心安理得地领受了。

    闵太后又问起了高阳公主:“你打算如何处置高阳?”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人听到这句话,着意竖长耳朵听顾莞宁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应道:“高阳对太皇静太妃感情极深,所以才会这般失态。儿媳便让她去皇陵,为太皇静太妃守孝三年,也算全了她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地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在皇陵守孝三年,这一招可真够狠的。

    不能穿华服美裳,不能离开皇陵半步,不得食荤腥,冷清度日……和坐三年苦牢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这对喜好奢华享受的高阳公主来说,无疑是极重的处罚。

    闵太后很快回过神来,点点头道:“你处置得甚是妥当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闵太后的心里,顾皇后做什么都是对的吧!

    众人心里默默腹诽,却无人敢多嘴饶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阳公主被罚守陵一事,很快悄然传开。

    宫中设了两处灵堂,女眷们在景阳宫的灵堂,外灵堂则设在另一处寝宫里。

    天子龙体欠安,每日露一回面,象征性地跪上一时半刻。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安庆王等人却是整日跪灵。

    既是以太皇太后之礼操办丧事,皇室宗亲自然都被召至宫中跪灵。高阳公主的驸马王璋也未例外。

    王璋已经很久未在人前露面,此次进宫跪灵,也格外沉默少言。

    不过,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依旧很多。

    王璋是太皇静太妃嫡亲的侄孙,是高阳公主的驸马,也是王家的嫡长子。俊美温润,才学出众,曾是京城中最出色的年轻俊彦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太皇静太妃被废了后位,王家也迅速败落。王璋的身上也没了往日的光鲜,无端地多了几分落魄的意味。

    王璋这几年一直住在高阳公主府中,众人看着他的目光里,不免有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当高阳公主大闹灵堂被罚守灵之事传来,众人就更同情王璋了。

    娶了高阳公主,实在不算什么好运气。

    王璋这辈子,算是毁在高阳公主手里了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易富彩娱乐是骗子吗 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
在线广西快乐十分 湖北11选5app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 湖北快三号码预测 河南快3开奖直播
金7乐开奖 12选5开奖结果 皇冠彩票投注网 体彩快中彩中奖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
河北时时彩计划 浙江11选5走势图爱彩人 3d今日试机号 南国七星彩论坛4+1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