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患难
    王璋似未察觉到众人异样的目光,依旧低头跪灵。

    他的俊脸曾受过伤,留下了一道伤疤。这几年来疤痕渐渐淡去,看着总算没那么碍眼。只是,总令人有些扼腕。

    便如一件上好的白玉,偏偏摔了一道浅浅的裂缝。

    中午有半个时辰吃饭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颇为厚道地安慰王璋:“太皇静太妃生前对高阳堂姐最好,高阳堂姐为她守灵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说话就没那么含蓄了,冲王璋暧昧地挑了挑眉:“高阳堂姐一走就是三年。这三年里,驸马倒是能过些松快逍遥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对着高阳公主这等跋扈蛮横易怒刻薄的妇人,日子不知怎生难熬。高阳公主去守灵,对王璋来说是个好消息才是。

    王璋勉强扯了扯嘴角,并未吭声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没了趣味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灵满七日后,便要起棺去皇陵下葬。

    帝后未能亲至,由魏王世子夫妇韩王世子夫妇代为前往皇陵。

    被关了几日的高阳公主,也终于重见天日,在众人面前露了面。这三日里,她被捆住手脚不得动弹,又口不能言,着实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再大的火气再多的怒气,也被消磨了大半。

    送灵一路也颇为辛苦,不得乘马车,一路步行。从未吃过这等苦头的高阳公主,未曾停歇地走了一天一夜,脚底全是水泡。一走便疼地钻心。

    待太皇静太妃下葬之时,高阳公主跪在墓前哭得撕心裂肺,几度昏厥。也不知是伤心还是因为自苦。

    安葬了太皇静太妃之后,魏王世子一行人便要返回京城。

    唯有高阳公主,要被留在皇陵里守灵。

    到底是堂姐弟,魏王世子韩王世子虽然不喜高阳公主,临走前也得去道别,顺便叮嘱几句。

    “大堂姐,你安心在此守灵。一晃三年就过去了。”魏王世子率先张口安慰。

    滚!

    你怎么不在这儿守三年!什么一晃就过去,三年是何等的漫长!

    高阳公主怒瞪回去。

    对这等不识好歹的人,魏王世子也不愿再多嘴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一张嘴最是刻薄,原有的一两分同情,在见到高阳公主不知悔改的模样时,也迅速消弭殆尽,嘲弄地说道:“你有本事就瞪皇嫂去,瞪我们算怎么回事。又不是我们让你来守灵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气得涨红了脸,伸手指着韩王世子怒骂:“萧烈,我是你堂姐。你不向着我说话,倒要捧着顾莞宁。呸!真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天生的暴脾气,听了这等刻薄话,顿时暴跳如雷:“若不是看在你是我堂姐,我今日保准一拳揍扁你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冷笑连连:“你敢在此动手,就不怕我祖母半夜去找你算账吗?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怒极反击:“太皇静太妃要找也是找你这个不肖孙女,叫嚣灵堂,动手打人,又被罚来守墓,论出丑丢人,谁人都不及你。太皇静太妃的脸,都被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额上青筋毕露,神色狰狞,双手握拳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还待出言挑衅,魏王世子瞪了他一眼,硬是将他拉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一走,屋子里顿时冷清下来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僵硬地站着,很快,泪水急急涌出眼眶,肆意滚落脸颊。

    她嚎啕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涕泪横流,毫无仪态,全身簌簌发抖。心中满是冰冷和荒芜。

    世上最疼爱她的人走了!这世上,再也没有人会像祖母这般疼她爱她了……

    一声熟悉的轻叹传入耳中,很快,一双胳膊搂住了她,不算宽厚的胸膛却格外温暖:“别哭,我还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身子一颤,抬起满是涕泪狼狈不堪的脸:“王璋,你为何还不走?”

    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    王璋住进公主府,也是无奈之举。若不是王家落魄至此,王璋绝不会向她低头。现在,她也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他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弃她而去。

    王璋的眼中并无嫌弃之色,拿出干净的白色丝帕为高阳公主擦拭脸上的泪痕。丝帕很快狼藉不堪。

    王璋将丝帕放在一旁,然后轻声说道:“我不会走。我会留下你,陪你一起在皇陵守孝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全身巨震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霍然抬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会留下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王璋的声音依旧平静温和,显然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:“一直陪着你,你在皇陵,我在皇陵。你回京城,我便和你一起回京城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似哭似笑,神情颇为怪异:“王璋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祖母死了,如今我是彻底的无依无靠,又为帝后厌弃。便是萧凛萧烈,也都没将我放在眼底。”

    “顾莞宁将我贬至皇陵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让我在皇陵里守孝三年,宫中内外没一个人为我说话求情。我只徒有一个公主的名头,其实已如丧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过后,我再回京城。京城中还有谁肯理我?你和我在一起,再也捞不着半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王璋平静地说道:“所谓夫妻,便是能同富贵,也能共患难。今日我若离你而去,以后还有何颜面和你并肩。”

    “高阳,我们虽做了多年夫妻,却一直心存怨怼彼此憎恶。哪怕是这几年,也不过是勉强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落魄至此,我也一无所有。你我所能依靠的,不过是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便让我们做一对患难夫妻,好好过日子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怔怔地看了王璋许久。

    王璋已年近三旬,不再年轻,脸上多了一道碍眼的疤痕,俊秀的脸孔顿时黯然失色。再没了当年的风采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男人,在她最凄凉无助的时候,不离不弃,坚持陪在她身边,要和她做患难夫妻。

    泪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撕心裂肺,没有嚎啕痛哭,她就这样无声地流着泪。仿佛此生的泪水都汇聚到了此刻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黑龙江快乐十分 江苏快三现场 无声彩博士绝杀二码 河北20选5规则 澳洲幸运10是不是政府合法彩票
11选5一期计划 香港六合彩彩图 重庆时时彩技巧交流群 内蒙古11选5技巧 北京赛车高手贴吧
茗彩分分彩是不是骗局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杲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 今天15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公式
极速赛车720p 香港六合彩特码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 利来娱乐w66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