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八十章 捷报(二)
    萧诩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这位钱大夫,也是个妙人。

    钱大夫和徐沧一样,都对医术十分痴迷。两个人年龄加起来过了八十,天天同吃同住同进同出,在一起研究药方琢磨医术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
    徐沧其貌不扬,这位钱大夫,比起徐沧尚且不及,堪称丑陋。偏偏两人互看顺眼的很,时常彼此夸赞恭维。

    陈月娘忍不住开过几回玩笑,说徐沧如今对钱大夫比对她还要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徐沧吓得脸都白了,指天指地赌咒发誓心中只有娇妻。

    这也成了宫中弥久留新的笑谈。

    “钱大夫,你在朕身边也有数月之久。”萧诩温和地张口道:“你忠心待朕,朕心中清楚。朕也从不辜负任何一个忠心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大可以放心。不管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,都不用害怕。朕不会做出卸磨杀驴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钱大夫听了这番话,心弦一颤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徐沧曾对他说过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“士为知己者死。当年,皇上还是太孙的时候,我便已下定决心,此生追随于他。哪怕倾尽一切!”

    这样宽厚的天子,生出追随之心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心潮澎湃的钱大夫,肃容拱手:“草民谢过皇上。”顿了片刻,又说道:“日后皇上若有差遣,草民定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不过,话中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显。

    萧诩略略有些意外,很快笑了起来:“钱大夫一片心意,朕就领受了。”

    钱大夫话一出口,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冒失,正有些忐忑不安。听到这样的话,便如春风拂面,无比舒畅。

    徐沧在一旁看着,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萧诩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。只要是在他身边待得久了,总会情不自禁地对他掏心掏肺,忠心追随。

    钱大夫显然也被天子的气度所折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很快便知道了朝堂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用一万吐蕃俘虏交换萧睿兄妹的主意,本就是他们私下商议好的。

    看着萧诩苍白的俊脸,顾莞宁心中涌起丝丝心疼和怜惜,伸手轻抚他的脸孔。

    萧诩略略调整姿势,将自己的脸更贴近顾莞宁的掌心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般赖皮厚颜的举动,让人好气又好笑。正是萧诩一惯以来的行事风格。顾莞宁忍不住捏了捏萧诩的脸:“真想量一量你的脸皮,到底有多厚。”

    萧诩低低笑了起来:“反正,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厚一点。”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在她的掌心里萦绕,带来一阵奇异的悸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漾起温软的笑意,将头也凑了过去。两人脸颊相贴,默默地感受着对方的体温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顾莞宁才坐直身子。脸颊嫣红,眼眸如星光般璀璨。

    萧诩顿时情动,意欲靠过来索吻,却被顾莞宁嗔责地按了回去:“别乱动,好好歇着。”又问起正事:“傅卓和崔三郎可将国书修好了?”

    萧诩收敛玩闹之心,点点头说道:“已经修好,盖上御印,送往边军。”

    时间紧急,无暇再派钦差。萧诩索性将此事全部交给顾谨行来处置。

    顾谨行人在边关,手掌重兵,有先斩后奏之权,也能极大地节省时间,早日将萧睿兄妹带回京城。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压低了声音道:“吐蕃国师已被押送进京,算一算时间,最多再有两三日便能抵达京城。我已下了密旨,将罗霆接进宫中暂时住下,还有慧平大师,也一并接入宫中。”

    罗霆在刑部多年,精擅严刑拷问,忠心也绝无问题。萧诩生病的实情不宜透露宣扬,让罗霆暗中审问吐蕃国师,最是合适。

    宫中已有徐沧和钱大夫,再加上慧平大师,只要知道病因,一定能治好萧诩的病症。

    萧诩温柔地凝望着顾莞宁:“阿宁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毫不客气地收下天子的感激:“待你病好了,定要做牛做马来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萧诩失笑不已,目光愈发温柔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正在闲话絮语,儿女们来了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迈步而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阿淳照例是跟在他们身后。小四尚在蹒跚学步,不肯要人抱,硬是要在地上走。

    儿女一来,夫妻独处的静谧顿时宣告结束,福宁殿里立刻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小四口齿不清地喊着娘。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含笑,俯下身来,抱起小四,亲昵地在他额上吻了一吻。

    六岁的阿淳丝毫没有小男子汉的觉悟,用羡慕渴望的眼神看过来。顾莞宁暗暗好笑,弯腰又亲了亲阿淳。

    阿淳笑嘻嘻地咧嘴而笑,眼中闪出愉悦的光芒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向阿娇阿奕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同时露出惊骇之色,一起后退两步:“母后,我们已经长大了。你该不是也要亲我们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闷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白了阿娇阿奕一眼:“以前整日缠着我,现在自以为长大,便嫌弃起自己的亲娘来了。一对没良心的白眼狼!”

    阿娇嘴甜如蜜,立刻娇俏地凑上前来,挽住顾莞宁的手:“我怎么会嫌弃母后。母后想亲便亲,想搂便搂。”

    阿奕实在做不来这等举动,无奈地拱手告饶:“母后就饶过儿臣吧!要是被俊表弟他们知道,保准会笑上一年。”

    一堆毛还没长齐的小子,一个比一个爱装大人模样。

    其中,尤以阿奕俊哥儿为最。

    阿奕自小被精心教导,早早便有了身为嫡长皇子的气度。俊哥儿的老持沉重却是与生俱来的。

    阿奕和几个伴读感情都不错,脾气最相得的,还要属俊哥儿。

    顾莞宁忍不住又笑了一回。

    阿奕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再过两日,儿臣就满十岁了。母后以后别将儿臣当成孩子一般看待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笑点头。

    天伦之乐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说笑一番后,阿娇阿奕才说起正事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和阿奕的十岁生辰就在后日。”阿娇率先张口道:“宫宴结束后,我和阿奕便一起搬出椒房殿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安徽11选5开奖走势图 幸运飞艇6码技巧 足球比分推荐 游戏赚钱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
云南11选5彩票通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遗漏
广东11选5论坛 3d福彩开奖结果 兰博基尼娱乐城 11选5 幸运飞艇代理
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大乐透胆拖计算器 香港六合彩官网 时时彩计划软件 海南七星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