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立储(二)
    阿娇阿奕的十岁生辰,过得极为热闹。

    宫中设宴,三品以上的官员俱有资格列席。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,全部进宫赴宴。

    闵太后坐在最上首,看着一双优秀出众的孙子孙女,喜上眉梢,满脸骄傲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承恩公夫人殷勤地张口奉承:“大皇子和阿娇公主俱是人中龙凤,优秀出挑,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自上次惹祸出丑之后,承恩公夫人一直躲在府中,这是第一次进宫露面。

    也亏得她脸皮又老又厚,只做没见到众人或奚落或嘲笑的目光,牢牢巴住闵太后不肯放。

    闵太后再不喜娘家长嫂,也不会当众落她的颜面。再者,今日是阿娇阿奕的十岁生辰,是个大喜的好日子。好心情的闵太后早已忘了之前的不快,笑着说道:“达哥儿今日怎么没随着你进宫来?”

    闵达刚进宫的时候,实在不甚讨喜。时日久了,众人习惯了他的淘气率直。便是闵太后,对这个娘家侄孙也生出了几分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说,当日承恩公夫人厚着颜面相求让闵家儿郎进宫做伴读一事,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。

    日久生情,这个道理摆在哪儿都说得通。

    “达哥儿前两日练射箭,伤了胳膊。”承恩公夫人提起淘气的孙子来,也颇有些头痛:“今日他倒是嚷着要跟进宫来,被我拦下了。”

    白白错过了出头露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的目光在阿娇英气勃勃的俏脸上转了一圈,心里暗暗打起了主意。

    青梅竹马,近水楼台。

    闵达和阿娇同龄,时有见面相处的机会。待过上几年,说不定便有攀龙附凤的运道……阿娇是萧诩和顾莞宁唯一的女儿,也是大秦最尊贵的公主。若闵达能做阿娇的驸马,闵家至少能再兴盛几十年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心里打着如意算盘,看阿娇的目光更显得亲切,笑着夸赞道:“阿娇今日穿戴得如少女模样,愈发显得水灵。”

    阿娇在人前颇有皇家公主的风范,闻言微微一笑:“多谢承恩公夫人盛赞。”

    瞧瞧这份气度,这份从容,分明和顾皇后如出一辙!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平日对顾莞宁颇多怨言,此时却又觉得,若能有一个这样的孙媳,日后生下的子嗣,绝不会再有闵家人的软弱平庸……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一不小心想远了,脸上露出热切过度的笑容。

    阿娇目光一扫,很快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身为天家公主,身为最得帝后喜欢的女儿,她素来骄傲自信,甚至不屑揣度承恩公夫人的那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罗氏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久未露面的罗芷萱,此次也被宣召进宫赴宴。

    傅家守孝未满三年,按理来说,罗芷萱也无资格进宫。不过,皇后娘娘亲自下凤旨宣召,傅家上下只有感恩戴德的份儿,无人敢阻拦。

    屈指一算,两人已有近两年没见面了。

    罗芷萱少女时的活泼诙谐都已收敛,此时端眉敛容,显得格外稳重。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。”顾莞宁细细打量罗芷萱一眼,略略皱眉道:“许久未见,你清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瘦了,也憔悴了。

    这份憔悴,未显露于外,而是隐藏在不再热情爱笑的眼眸下。

    罗芷萱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,轻声应道:“府中上下俱在守孝。长辈们都坚持茹素,我们自然也得跟着茹素。”

    整日吃素,沾不着荤腥,想不瘦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再者,府中人人心情阴郁,天天沉着脸,十分压抑。傅卓进宫当差,蕙姐儿进宫读书,只剩下她在内宅里苦熬。想不憔悴都不可能!

    椒房殿里到处是人,说话不便。

    顾莞宁无暇细问,闲话几句,便命人赐座。

    罗芷萱坐的位置不算惹眼,蕙姐儿乖乖随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不过,坐在她周围的女眷们,无人敢小觑她半分,一个个含笑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罗芷萱是顾皇后的闺阁密友?谁人不知蕙姐儿是阿娇公主的伴读,深得顾皇后喜爱?

    傅家虽然败落式微,傅卓一家三口却深得圣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宴很快开始了。

    有品级的诰命夫人们自动自发地坐在一起,罗芷萱则和崔珺瑶顾莞华姚若竹等人坐了一席。

    顾莞华也不复往日的丰润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脸颊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罗芷萱低声笑道:“平西伯世子此次在边关立下大功,不日即将班师回京。你快些趁着这些时日多吃些,让脸上的肉长回来。不然,夫妻重逢之时,你夫婿不知怎生心疼。”

    一张口,那个机灵诙谐的罗芷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顾莞华略略红了脸,笑着叹道:“说了不怕你笑话。这一年多来,我没有一日吃得好睡得安稳。直到边关大胜,我这颗心才彻底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丈夫在边关打仗,她寝食难安日夜忧心。

    崔珺瑶深有同感,笑着插嘴道:“我也盼着大军早日回京。”

    便是顾谨行还要再去边关,至少夫妻有重逢相聚之时。

    姚若竹素来斯文少言,此时含笑聆听几人说话,并未出言。

    罗芷萱略一犹豫,凑过头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姚若竹面不改色,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罗芷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罗霆被召至宫中一事,知晓的人寥寥无几。罗芷萱也是直到昨日才听傅卓提起。不免提心吊胆,颇有些忧心。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性子,绝不会无端召罗霆进宫。

    到底会是什么事?

    看姚若竹的样子,显然也未知悉内情。

    罗芷萱有心追问,碍于此时人多不便多言,只得将这个疑惑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宫宴过后,御前总管贵公公捧着圣旨而来,当众宣读天子立储的旨意。

    在座的诰命女眷,大多已经从夫婿儿子的口中听闻此事,此时露出适宜的惊讶和喜悦,一个个起身恭贺。

    嘴甜乖巧的,诸如承恩公夫人,说了一箩筐好听话。

    闵太后喜得合不拢嘴,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确实是一桩喜事。阿奕过来,给大家伙儿道个谢。”

    阿奕含笑应了一声,起身过来,冲着众人拱手:“多谢诸位夫人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时时彩投万位 排列3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 035期二肖中特 快三
云南11选5历史开奖 浙江快乐12分开奖结果 白小姐金牌三尾中特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玩法 澳洲幸运开奖公正吗
黑龙江11选五APK nba比分迅盈 三合搅珠开奖历史记录 六开彩彩特码资料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
状元红六合心水 江苏快三大小技巧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官网 体彩11选五玩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