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别扭(一)
    年轻俊秀的大皇子,大秦的储君。

    众诰命夫人的眼睛不约而同地亮了起来,各自盘算起家中是否有合龄的女儿或孙女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就不得不羡慕傅家的好运道了。

    傅阁老已日落西山,却有一个争气的长孙,做着天子中书令,深得天子器重信任。嫡出的曾孙女蕙姐儿,做了阿娇公主的伴读,和阿奕皇子同处宫中,时有见面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如何能不让人心生艳羡?

    年仅十岁的阿奕,尚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众诰命夫人眼中的香饽饽。在众女眷的夸赞声中,依旧维持着温和平静,不疾不徐,不骄不躁。颇有几分温润如玉的风范。

    就连罗芷萱看在眼里,也忍不住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撇开储君身份,阿奕也是极出色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罗芷萱忍不住看了身侧的蕙姐儿一眼。

    今日天子下旨立储,阿奕自是众人瞩目的焦点。蕙姐儿也在看着阿奕。容貌秀美的蕙姐儿正抿唇而笑,白里透红的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,甜美又可爱。

    阿奕似察觉到了蕙姐儿的注目,迅速看了过来,冲蕙姐儿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蕙姐儿和阿奕十分熟稔,半点都不忸怩,笑容愈发甜了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之间的互动再自然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,落在别有用意的人眼中,却颇为微妙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芷萱不着痕迹地侧过身子,将蕙姐儿掩在身后,也将众人揣度好奇的目光隔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宴结束后,众人移步正殿,一边欣赏宫中歌舞,一边低声闲话絮语。

    阿奕也终于从众人看稀世珍宝一样的目光中解脱出来,悄然松了口气。转头和阿娇说话:“阿娇,这儿人多气闷,我们悄悄溜出去如何?”

    阿娇没有转头,随口应了句:“你想走便走,我留在这儿看歌舞。”

    阿奕一时没反应过来,点了点头。待走出几步,才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阿娇虽是女孩子,性格却爽朗明快,最喜和他一起溜出去玩耍。今儿个怎么一反常态,不愿和他一起出去了?

    阿奕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阿娇分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却神色端凝,看也没看他。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,不过,阿娇无疑是不高兴了!而且在生他的气,所以才对他不理不睬!

    他最近说错了什么,做错了什么?哪里惹到阿娇了?

    阿奕满心疑惑地走出正殿。很快,得了“暗号”的俊哥儿等人也来了,众男童凑在一起说话,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阿奕很快就将这个疑问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岁生辰一过,阿娇阿奕便搬出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两人分别住进了琼华宫和宣德殿。

    这两座寝宫离椒房殿不远,步行约有盏茶时间,来回颇为方便。两个月前顾莞宁选定这两座寝宫,命人重新布置收拾一新。

    阿奕早已习惯住在椒房殿,平日和阿娇同进同出。骤然独住,既觉得新奇有趣,又觉得冷清。

    每日早晨,姐弟两人都要去椒房殿请安。

    阿娇步伐略快,阿奕大步跟了上去,一边说道:“阿娇,你怎么走得这么快?等一等我。”

    阿娇不但没停,反而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憋了一肚子闷气,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,拦下阿娇:“阿娇,你到底怎么了?为何这几日一直和我闹别扭?”

    自两人十岁生辰那一日开始,阿娇就一直不肯理他。和她说话,她爱理不理。主动去琼华宫等她,她也没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阿奕忍了几天,到底忍不住了,执意要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素来爽快的阿娇,这回却一反常态,一个字都不肯多说,神色冷淡地说道:“没什么。我就是懒得说话。”

    阿奕气得红了脸:“你不是懒得说话,你是不愿理我!”

    见了别人就有说有笑,见了他就横眉冷对,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。两人自出生起就朝夕相伴形影不离。阿娇和他闹别扭,他心里格外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阿奕一激动,声音不免比平日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阿娇从不是逆来顺受的脾气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也犯起了倔劲,霍然瞪了过来,眼底似有两簇火焰在燃烧:“你说得对,我就是不想理你!我看到你这张脸,就觉得气短胸闷,心里难受的很。你识趣就离我远一点。不然,我这坏脾气一上来,非揍你不可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被猝不及防地凶了一顿,心里别提多委屈多气闷了。在原地站了许久,才憋屈地迈步去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日早晨请安后,阿娇阿奕会陪着顾莞宁一起用早膳。然后去上书房读书。

    今日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颇有默契。当着顾莞宁的面,并未露出半点不和的迹象。直至出了椒房殿,才各自扭过头,互相不理睬对方。

    看得没错,就是互不理睬!

    因为好脾气的阿奕也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俊哥儿等人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。往日一下课,众人就会聚在一起说话。现在,阿奕却绷着脸孔说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。我们和她们几个虽然一起长大十分熟稔,如今年岁渐长,也该避嫌一二才是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和阿奕感情最好,有意揶揄道:“是是是。以后我们不见阿娇表姐,也不见蕙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阿奕最喜欢蕙姐儿,每日见面嘘寒问暖问长问短。避嫌不见面,也得阿奕自己忍得住才行。

    阿奕果然犹豫了片刻,想到阿娇冷漠的脸庞,阿奕动摇的心意很快坚定起来:“不见就不见!”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很明显,阿奕这是闹别扭使性子了。

    不用多问,肯定是和阿娇在生气。

    偌大的宫中,敢惹阿奕生气的,除了阿娇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俊哥儿心里暗暗思忖,却识趣地没有追问,顺着阿奕的话音说道:“男女八岁当分席。你的顾虑确实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等人也猜出了几分,纷纷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阿奕这才舒展眉头,心里暗暗发狠。

    闹别扭就闹别扭,看谁先低头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体育彩票开奖查询 吉林快3app 广西11选5杀号技巧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江苏快3投注
天天彩票官方网站 pc蛋蛋 河南快3预测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摇钱树娱乐注册送58
广西快乐十分官方网站 分分彩坑人规律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3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
亚豪娱乐全能王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' 福彩20选5 11选五开奖结果 pc蛋蛋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