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悔恨(一)
    上书房。

    俊哥儿一上午已经发愣数回了。

    俊哥儿素来勤奋专注,这样的心神不宁,在往日从未有过。太傅目光一扫,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俊哥儿心中一凛,立刻回过神来,不敢再发呆,专注地读起书来。

    散学后,阿奕凑过来,低声笑道:“俊表弟,你今日是怎么了?一直发呆发愣,莫非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俊哥儿含糊地笑了笑,没有出言解释。

    昨日他一时冲动,将齐王世子叛国之事告诉了玥姐儿。今日一来,便听说玥姐儿病了没来上书房……

    他眼皮跳了几回,总觉得有什么不妙的事发生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奕表哥,”俊哥儿终于下定决心:“听闻玥表姐病了,我想去碧瑶宫探望。不知你可否与我一同前去?”

    男女八岁不同席,玥姐儿十一岁,已经到了该避嫌的年龄。他有心去碧瑶宫探病,也得拉上阿奕做幌子。

    阿奕并未多想,爽快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趁着午膳后的空闲,去了碧瑶宫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刚到宫门外,两人就被拦了下来。守门的宫女一脸歉然地请罪:“皇后娘娘有命,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碧瑶宫,奴婢不敢不遵令。还请殿下恕罪!”

    阿奕心里涌起一丝异样,和俊哥儿迅速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玥姐儿生病,为何不准任何人探望?

    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故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又去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俊哥儿没出声,乖乖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阿奕一脸疑惑地张口发问:“母后,玥堂姐到底生了什么病?为何不准我们去探望?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有些奇异:“阿奕,你先退下。我有话要单独问俊哥儿。”

    阿奕一惊,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顾莞宁。只可惜,顾莞宁在一刹那的异样后,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。从面上看不出半点情绪。

    阿奕到底没胆量顶撞母亲,悄然地给俊哥儿使了一个“你好自珍重”的眼神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俊哥儿忽然紧张起来,心跳加速,喉咙发干,甚至没了抬头看顾莞宁的勇气:“不知姑母有何事要问我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深深地看了俊哥儿一眼:“俊哥儿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你和玥姐儿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俊哥儿面色绷紧,声音不自觉地紧张起来:“姑母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!”顾莞宁略略加重音量。

    俊哥儿头皮一麻,不敢再隐瞒:“玥表姐百般恳求,让我将齐王世子的事告诉她。我一时心软,便将知道的都告诉她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!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皱了一皱,声音沉凝:“你可知道,这么做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俊哥儿惶惑地抬起头来:“姑母,玥表姐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昨晚用刀子割了自己的手腕。”顾莞宁声音不辨喜怒:“差点命丧当场!若不是徐沧抢救及时,今日宫中又多一个亡魂了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俊哥儿脸孔瞬间煞白。

    俊哥儿胸口如被巨石压着,呼吸困难,一张白皙清俊的脸孔迅速涨红,目中满是悔恨和自责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心软多嘴,玥姐儿根本不会知道此事,也不会轻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俊哥儿,此事只有阿娇知晓,现在,又多了你一个。你是否能守口如瓶,谨守这个秘密?”顾莞宁目光冷然,气势凌人。

    俊哥儿的泪水在眼眶里滚动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一切都是我的错!求姑母责罚!”

    “玥姐儿此次被救回了一条性命,罚不罚你都不重要。反之,若是她真的死了,我就是罚你罚得再重,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声音不疾不徐,却又重于千钧:“俊哥儿,你也不算小了。过了今年,也有十岁。这个年纪,应该知道轻重,知道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之事,你当铭记于心,永不再犯同样的错误!”

    俊哥儿泪如雨下:“是,侄儿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俊哥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,暗暗叹了口气,声音却未放缓,依旧严厉:“你身为定北侯府的嫡曾孙,自出生之日起,便肩负重任。说话行事,也要格外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将此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曾祖母。向你曾祖母请罪!”

    俊哥儿哭着应是。

    “哭过这一回,便将眼泪擦干净。”顾莞宁淡淡道:“记住,顾家儿郎,流血不流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对俊哥儿来说,刻骨铭心,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他狠狠哭了一场,泪水并未将心底的悔恨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顾莞宁命人替他去上书房告假,又将他送回定北侯府。他跪在太夫人面前,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又惊又怒:“混账!这等事情,怎么能告诉玥姐儿?我不是曾叮嘱过你,不得向她透露口风吗?你为何明知故犯?”

    “好在玥姐儿被救了回来,否则,这一条性命便因你一时失言而死。你日后还有何颜面见你姑母?”

    俊哥儿自出生之日起,便受尽众人宠爱,太夫人对他更是宠爱有加。他从未见过太夫人这般震怒。

    俊哥儿又怕又悔,哭着磕头请罪:“曾祖母说的是,都是我的不是。差点害了玥表姐的性命。请曾祖母重重罚我!”

    太夫人余怒未消,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头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崔珺瑶被召至正和堂。

    崔珺瑶见俊哥儿跪哭不休,心中倏忽一沉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未因此慌了手脚,上前行了一礼,才张口问道:“祖母叫孙媳过来,是否因俊哥儿做了错事?”

    太夫人平日最疼俊哥儿,别说罚跪,便是大声说话也舍不得。此时这般愤怒,定是俊哥儿犯下大错!

    太夫人也未隐瞒,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:“……俊哥儿和他爹一样,天生的软心肠。禁不住女孩子哀求,便会心软。好在此次没酿出不可挽回的大错,否则,这样小的年纪,便要背负一条性命之失。他如何能承受得起?”

    崔珺瑶早已变了脸色,在儿子的身侧跪了下来:“都是孙媳教子无方,请祖母责罚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