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求死(一)
    “娘娘,乐阳郡主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玲珑低声禀报:“奴婢亲自去看了一回。乐阳郡主一直哭喊不休,神智有些不清,近乎崩溃。此时问话,她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冷意:“让人将她抬到椒房殿来,我要亲自问她!”

    特意将乐阳郡主关在吐蕃国师的隔壁,便是要用严苛的血肉酷刑击溃乐阳郡主的心里防线,令她意志瓦解。

    这样,才能从她的口中问出想要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出乎意料的难缠,一直拒不张口。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乐阳郡主就好对付多了。

    还没到十天,乐阳郡主已撑不住了!

    玲珑迅速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椒房殿的偏殿内,顾莞宁端坐在凤椅上,定定地看着瘫软在地上的乐阳郡主。

    短短七八日,乐阳郡主消瘦得愈发可怕。往日灵秀动人的脸庞,此时瘦得只剩下一层皮,眼中满是绝望凄厉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饱受折磨,几乎未曾合眼。面色惨白如死人一般,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之前还嘶厉叫嚷的乐阳郡主,自从被抬进屋子之后,便住了嘴,维持同样的姿势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未心急追问,就这么安稳地坐着,冷冷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却再无勇气和顾莞宁对视,刻意将目光避开,全身微不可见地轻颤。

    “既是无话可说,我这就让人抬你回天牢。”顾莞宁神色淡淡地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天牢两个字一入耳,乐阳郡主全身痉挛了起来,整个人抖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人间地狱!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!”乐阳郡主霍然抬头,声音嘶哑:“顾莞宁,我别无所求,只求速死!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中满是森冷,声音如冰冻:“你犯下滔天重罪,边关无辜死去的百姓和几万将士的阴魂,都在等着你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。你有何资格求速死?”

    千刀万剐!凌迟极刑!

    乐阳郡主出身皇家,自然清楚这是何等酷刑。

    死不可怕,她已必死无疑。比死更可怕的,是受尽痛苦而死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最后一丝坚持也在顾莞宁冷凝的话语中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她用尽所有力气,爬至顾莞宁的凤椅前:“顾莞宁,我是皇室郡主,是吐蕃太子妃。便是我犯下大错,你也该留我一条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了。你现在就让我去死!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乐阳郡主哭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声哭喊,宛如开了闸门。乐阳郡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不停地哭喊求饶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都是“现在就让我死”之类的字眼。

    一个人到了求死的地步,心志已全然崩溃,宛如疯妇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乐阳郡主被铁链捆缚得极牢,玲珑还是警惕地上前一步,目光紧紧地盯着乐阳郡主。琳琅则警觉地站到了顾莞宁身侧。

    这两个细微的小动作,令顾莞宁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其实,她们两个实在无必要多此一举。此时的乐阳郡主,已没了求生的意志和本能,只求留条全尸速死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人这般时刻紧张关心自己,总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乐阳,只要你老老实实交代你知道的一切,我便如你所愿。”顾莞宁声音不高不低,却又透出无形的冷肃威严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哭声一顿,迫不及待地追问:“你说得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道:“我顾莞宁说出口的话,从未反悔过。不过,你说出口的话绝不能有半字虚假。否则,你便是想死,也由不得你。我会让你长长久久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乐阳郡主神情僵硬,目中布满恐惧。

    所谓长久地活下去,绝不是顾莞宁宽容大度要饶她性命。而是要让她像吐蕃国师那样,日夜受刑,饱受折磨……

    “乐阳,是不是吐蕃国师用巫术谋害皇上?”顾莞宁沉声发问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全身抖索一下,咬牙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毫不意外,继续问道:“吐蕃国师是不是受萧睿怂恿?”

    乐阳郡主又答了一句“是”。

    顾莞宁丝毫不给她半点犹豫的机会,继续追问:“皇上所中的巫术,是不是和边军中闹了瘟疫之事相关?”

    乐阳郡主死寂一般的脸孔骤然有了波澜,震惊不已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莫非吐蕃国师早已松口说出了实情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亲眼见到吐蕃国师是如何熬过酷刑,关于巫术一事,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可是,为何顾莞会知道这般隐秘的事?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神色冷然地继续发问:“萧睿让萧启取皇上的发丝,到底是有何用?”

    乐阳郡主面色如纸,白得不忍目睹,一双眼中闪过诸多复杂的情绪。最终,归为虚无,只剩一片死灰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乐阳郡主才张了口。

    “吐蕃国师精擅巫术,深不可测。吐蕃皇室对她颇为敬畏,就连国主,也对她十分礼遇。我嫁入吐蕃之后,很快便听闻她的赫赫声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她对我这个大秦郡主,颇有些厌恶。偶尔见面,从无正眼给我。我所知道的一切,都是从吐蕃太子口中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吐蕃国内有上千巫道,无人能及她的巫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她所会的巫术中,最恶毒的,莫过于万人咒。”

    万人咒?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跳了一跳,心中陡然一沉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提起这三个字时,目中露出一抹惧色。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,无关爱憎。

    “所谓万人咒,顾名思义,便是以一个人的身体发肤为引,杀害无辜之人性命。死的人越多,巫术发作起来越厉害。具体过程如何,我并不清楚,只知这样的巫术,恶毒之极!”

    “大哥曾送过一回信给我,信中隐晦提及吐蕃国师用了万人咒的巫术暗中毒害堂兄。边军里闹的瘟疫,便是吐蕃国师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瘟疫及时被遏制,死伤人数只在两三千之数,堂兄早已巫术发作,命陨归天了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pk10助赢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云南体育彩票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
北京pk10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北京pk10计划软件 排列5杀号定胆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
福建11选5开奖号码 天津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 北京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
3d试机号走势图 36选7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幸运飞艇官网 双色球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