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共死
    陈月娘在听到闷响声的刹那,已知不妙,迅疾踢开门,闪了进来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跪倒在地上,哭喊不已。

    齐王妃已溘然倒地,额上鲜血不停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救一救我母亲!”乐阳郡主转过头来,满目都是悔恨的泪水:“求求你,快点叫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目中闪过复杂的情绪,大步走上前,蹲下身子,在齐王妃的鼻下探了一探,然后低声道:“叫太医来也没用了!齐王妃一心求死,适才用尽全力,此时已命归西天了。”

    乐阳郡主如遭重击,全身颤抖不已,死死地盯着齐王妃的脸。

    怎么会就这般死了?

    她只想见母亲最后一面,却未想到,母亲会心灰意冷一心求死……

    都是她害了母亲!

    早知如此,她一个人死便罢了,为何还要拖上母亲一起?

    乐阳郡主如木桩一般楞了片刻,然后说道:“陈月娘,端毒酒来。”

    毒酒是早就准备好的!

    陈月娘抿紧嘴角,起身出去,片刻后进来,手中多了一个托盘。托盘上放的正是毒性最猛烈的毒酒。

    乐阳郡主未曾犹豫,端过毒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间,乐阳郡主已毒发,重重地倒在地上。正和齐王妃倒在一起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一起命丧九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月娘收拾复杂的心情,迅速至顾莞宁面前,禀报了此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让人将她们母女一起安葬。另外,你去一趟定北侯府,将此事告诉祖母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应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“你最知祖母的脾气,一定要好生安抚宽慰祖母。”顾莞宁又张口道:“祖母年事已高,再经不起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心里一酸,张口应道:“是,娘娘放心,奴婢一定好好劝慰太夫人。”

    待陈月娘退下后,顾莞宁一个人独坐了许久。

    人性复杂,实在难料。

    便是她也未想到,懦弱怕死色厉内荏的齐王妃,竟会因为萧睿兄妹所犯之滔天大错寻死。

    祖母又要经历生离死别之痛。

    想及此,顾莞宁心中阵阵抽痛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只盼着祖母坚强一如既往,撑过丧女之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妃母女同死的消息,迅速被送入慈宁宫和福宁殿。

    闵太后听闻此事后,并无太多感慨,只觉得十分解气:“这个齐王妃,早就该死了。让她苟活多年,算是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批阅完奏折,本已有些疲惫,打算休息。听闻此消息,却命人准备轿辇,抬着自己到了椒房殿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疲倦,好好歇着就是。怎么还到椒房殿来?”顾莞宁上前扶住萧诩的胳膊,一边轻声嗔责。

    萧诩任由她抱怨数落几句,然后才柔声道:“我放心不下你一个人,特意过来看看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涌起暖意,口是心非地说道:“她们一死,我心里不知多畅快!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在意她们的生死。只是担心祖母会因此郁郁寡欢,再病一场。”萧诩一语道破顾莞宁的心事:“以你的性子,心里再焦虑着急,面上也不肯表露出来。必是一个人躲在屋子里,不肯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难得有些忸怩,将头转到一旁。

    萧诩无奈又宠溺地轻叹一声,轻轻将她搂在怀中:“你总是这般倔强要强。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可逞强的。便是我,也有些忧心祖母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到底是太夫人嫡亲的女儿。太夫人对她有再多失望,听闻她骤死的噩耗,也一定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头扭了归来,抬头看着萧诩:“祖母伤心是难免的。不过,我知道她一定能撑过来。”

    就如当年撑过丧子之痛一样。

    萧诩爱怜地用手指拭过顾莞宁的脸庞:“你若放心不下,便回侯府几日,陪一陪祖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显然早已想过此事:“待夫子回来,问一问祖母的反应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她心系祖母,可宫中此时实在离不得她。真恨不得人分做两半,一半坐镇宫中,一半回去陪伴年迈的祖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正和堂。

    太夫人见到陈月娘时,心情颇佳,笑着打趣道:“你不在宫中伺候皇后娘娘,怎么有闲空回来看望我这个老婆子?”

    陈月娘心情沉重,无心说笑,低声道:“太夫人,奴婢奉娘娘之命,特意回府送信。”却未直言是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太夫人何等敏锐,顿时察觉到了什么,锐目盯着陈月娘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陈月娘轻声道:“无论听到什么,都请太夫人平心静气,万万不能枉动心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齐王妃出事了?”太夫人倏忽打断陈月娘。

    陈月娘哑然无语,表情却已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太夫人手微微颤抖,目中迅疾闪过一丝水光。良久,才低声道:“若不是皇上宽厚仁慈,六年前她便该命丧九泉。如今死了也好,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手颤抖得更厉害,双目开始泛红,水光在眼眶中汇聚,化为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看着无声落泪的太夫人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陈月娘心中酸涩不已,哽咽着说道:“请太夫人不要沉溺伤痛,保重自己的身体。皇后娘娘特意叮嘱奴婢好好宽慰太夫人。万一太夫人再次病倒,娘娘不知会何等忧急伤心。”

    提起顾莞宁的名讳,太夫人的泪水缓缓顿住。

    太夫人平缓了情绪之后,才低声问道:“齐王妃一直身在宗人府,为何忽然传出丧信?”

    陈月娘不敢隐瞒,将近来发生之事说了出来:“……当时奴婢就在门外守着。齐王妃和乐阳郡主所说的话,奴婢都听进耳中。只是,奴婢没想到齐王妃会萌生死意,毅然以头撞墙。待奴婢听闻动静有异踢门而入,齐王妃已没了呼吸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乐阳郡主悔不当初,饮下毒酒,和齐王妃一同赴死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原本伤心不已的太夫人,此时反而平静了许多,目中甚至闪出一抹释然:“阿渝这一辈子活得糊涂,临死倒是明白了一回。总算不枉我用心教导她一场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6合一肖彩精准计划 2018中国羽毛球公开赛 广东11选5前二组选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时时彩提前2分钟开奖器
北京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浙江6+1开奖结果查询 愉快的旅行漫画全集7 浙江11选5前二组选走势图 江西快三综合走势图
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江苏体育彩票7位数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1 捕鱼视频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勢图
正在直播网球 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 欧冠小组赛抽签2019 安徽有时时彩吗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