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相聚(三)
    沈谨言没料到这么轻易便说服了顾莞宁,既惊又喜:“姐姐,你真的应允我去边军?不会反悔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笑:“我顾莞宁说过的话,什么时候反悔过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激动之下,像幼时一般,猛地搂住顾莞宁。很快又松开,俊秀的脸上满是欢喜愉悦的笑容:“姐姐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阵温软,轻声笑道:“你这般上进,我这个做姐姐的,当然要支持你。总不能拖你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继续呵呵傻笑:“刚才我抱了你一回,你可千万别告诉姐夫。不然,他又该拈酸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知该气还是该笑,瞪了沈谨言一眼:“去了边关一回,竟学会油嘴滑舌,连我也敢打趣了。”

    军中多的是糙汉,开起玩笑来生冷不忌荤素不拘,沈谨言从一开始的面红耳赤,到后来的充耳不闻格外坦然,充分应证“环境能改变一个人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说笑几句后,沈谨言才问起最关心的事:“齐王世子进宫已有半个多月了。不知吐蕃国师可曾松口?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笑意退去,淡淡应道:“还未松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齐王世子被关进天牢后,每日受刑的人不再是吐蕃国师,而是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果然极其在意齐王世子,齐王世子受刑,比对她用刑更令她痛苦。每日叫嚷怒骂不绝,甚至放下身段哀求。

    可只要一问及萧诩所中巫术,她便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哪怕是齐王世子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,哪怕她心如刀割痛哭失声,也未曾松口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彼此倒像是彻底较上劲,端看谁先熬不住求饶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阴郁,却从未流露至脸上。一来不愿让萧诩窥见自己的忧心,二来也是不愿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,譬如闵太后,譬如阿娇姐弟。

    此时在沈谨言面前,倒是没什么顾忌,一股脑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也笑不出来了,神色间笼上一层阴霾:“看来,他们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所以才会咬死了不松口。

    他们师徒死了无所谓,只怕萧诩所中巫术再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低声道:“此事得做好两手打算。罗霆继续用刑拷问他们两人,另外,我打算派人去吐蕃国内,暗中寻找善于巫术的巫道,或许能知晓解开此巫术之法。用重金诱之也好,直接捆绑到京城来也可。”

    “萧诩身中巫术之事,知晓之人除了你我之外,还有我身边的几个人。另有徐沧钱大夫慧平大师和大哥。绝不能再传进别人耳中。”

    “去吐蕃国内寻访巫道之事,我不放心交给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话还没说完,沈谨言已毅然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复杂地看着沈谨言:“阿言,你可知道此事有多危险?”

    沈谨言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吐蕃战败,死在大秦将士手中的士兵极多。便连吐蕃太子也丧命在边关。吐蕃国主心中必十分记恨。此时他示弱退让,不过是因为无力和大秦再战罢了。此时大秦人再进吐蕃,一定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还不止如此!

    要进吐蕃,得横穿过突厥。突厥此次战败,同样憋屈窝囊。若遇上骁勇善战的突厥战士,很难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更遑论,还有沿途未知的种种艰险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你让我去吧!”

    短短片刻,沈谨言已下定决心,俊脸上满是坚定之色:“我会做好万全的准备,带着季同和暗卫们一起去吐蕃。一定寻到能解巫术的巫道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有感动,有欣慰,有释然,还有更多的是愧疚。

    从她张口的一刹那起,便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。沈谨言甚至未等到她将最难以启齿的话说出口,便主动请缨前去……

    “阿言,”顾莞宁声音微微有些哽咽:“你一定要安然回来。”

    你一定要保重自己!绝不能让自己出半点意外!

    沈谨言笑了起来,笑容一如往日干净明亮:“放心,我一定会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鼻间满是酸意,用力地握住沈谨言的手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顾莞宁才低声叮嘱:“此事你知道便可。便是大哥那里,你也暂时不要透露。待一切准备妥当,从边关出发之前,再告诉他也不迟。到时候,让他想办法为你遮掩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点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边关离京城数千里之遥,传递消息不便。只要遮掩得当,无人会知道他暗中离开边关,去往吐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姐弟两个正低声说话,门外响起了琳琅的声音:“启禀娘娘,定北侯世子前来觐见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来了!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欢喜,立刻道:“请世子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顾谨行昂然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他身上铠甲尚未脱去,行走间颇为威武,带着杀伐凌厉之气,令人神为之夺。那张英俊温和的脸孔,历经战火,也多了冷肃之气。脸孔变得更有棱角。

    和顾莞宁遥远模糊记忆中的大伯父顾淙惊人的肖似。

    顾谨行难以抑制心里的激动,拱手行礼:“微臣顾谨行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露愉悦,声音也比往日轻快得多:“这里又无外人,大哥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大哥,顾谨行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笑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略显冷冽的五官顿时柔和起来,又恢复了昔日温和的兄长模样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样看来更顺眼一些。”顾莞宁半开玩笑半打趣:“之前大哥一进椒房殿,气势夺人,我这个皇后都被边军主将的风采震住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略有些无奈地笑道:“我也不想整日板着脸孔。不过,军中将领人人比我年长。我冷着脸,他们便会老实许多。”

    这一招还是顾柏特意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苦练了一年多,这一招颇见成效。

    如今他在军中已树立威信,无人敢轻忽怠慢。

    顾莞宁被逗乐了:“原来大哥做主将做得这般辛苦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体彩11选五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快乐12投注 7k官方彩票 半岛娱乐彩票平台
快三稳赚不赔技巧 黑龙江福彩网 分分彩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论坛 时时彩购彩
2018年开奖记录表 排列3开奖公告 体彩浙江11选5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 吉林时时彩购买
极速赛车投注公式 博宝娱乐城 网上怎么买快乐十分 双色球中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