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相聚(五)
    重逢的激动里,伴随着喜极而泣的泪水。

    吴氏再也按捺不住,哭着扑上前,一把搂住顾谨行:“谨行,我的儿,你可算回来了。为娘朝思暮想,就盼着重逢的这一日……”

    顾谨行哽咽着喊了一声“母亲”。

    崔珺瑶泪流满面,一手拉着俊哥儿,一手拉着胜哥儿,双手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她硬是忍下扑上前相拥而泣的冲动。顾谨行却已心有灵犀地看了过来,夫妻四目对视,俱是泪眼模糊。

    几百个日夜的分别,几百个日夜的相思,俱在此刻凝结定格。

    便连顾海,此时也是心潮澎湃,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顾海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穿着铠甲的顾谨行身上。一瞬间,仿佛生出错觉,长兄顾淙和二哥顾湛的灵魂,也随着顾谨行一起归来。

    顾海深呼吸一口气,张口道:“谨行安然归来,是何等喜事!都别在这儿哭了。先进府再说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激动澎湃的心情,在门口宣泄了一回。

    进了正和堂之后,又因吴氏哭泣不止,众人又哭了一回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众人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仔细地打量着顾谨行,然后舒展眉头赞道:“边关果然是个好地方。谨行去了不到两年,便已脱胎换骨,俨然有了主将之风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?

    顾谨行素来温和谦逊,此时铠甲未脱,神色坚毅冷静,威严冷肃,令人情难自禁地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和往日相比,果然是脱胎换骨,气质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顾谨行被熟悉的家人用敬佩的目光看着,颇有些吃不消,立刻笑道:“我今日领军归京,又要进宫面圣,之后急着回府,无暇换下铠甲。待会儿就换下!”

    “不用换,不用换。”吴氏立刻抢着说道:“就这么穿着,我看着顺眼的很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崔珺瑶眼泪未干,此时又是满心甜意。目光紧紧地落在顾谨行身上。

    分明还是那张熟悉的温和脸孔,却又多了一丝陌生的冷肃威严。矛盾的气质糅合在一起,令她生出奇异的悸动。

    成亲十余年的夫妻了,竟还有这般看一眼眼热心跳的感觉,说起来真是令人羞臊……

    顾谨行似察觉到了什么,迅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夫妻再此对视。

    崔珺瑶脸颊微红,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顾谨行心中一荡,涌起浓腻的甜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的声音打断了顾谨行的遐思:“谨行,你带了多少人回来?”

    顾谨行立刻回过神来,沉痛又黯然地应道:“不足百人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心中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当日顾家家将暗卫倾巢而出,总数达两千之众。而今,生还者不足百人……这是何等惨烈!

    众人也随之沉默。

    顾海的声音里透出几分晦涩:“不管如何,总算是打了大胜仗,大秦边关平安。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是啊,顾家死了这么多人,换来的是边军大胜大秦平稳,也值得了!

    太夫人将眼中的水光逼退回去,只有微颤的声音出卖了她此时的悲伤激动:“老三说的对。谨行,你不必愧疚自责。顾家人从不畏死!只求死得其所,生死无憾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哽咽着应道:“祖母说的是。只是,孙儿实在心中有愧。当日他们随孙儿出征,豪情壮烈。今日孙儿得胜归来,却未能将他们带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有的死在战场上,永远魂归他乡。

    还有的尾随季同,行刺吐蕃太子,死在敌军阵中。尸首被吐蕃人泄愤屠戮,连个全尸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场大胜,是顾家人用鲜血性命铸就而成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顾谨行双目泛红,泪水滚落。

    太夫人也红了眼眶,声音却温和镇定:“他们有妻儿留在京城,我们顾家自要好生安置他们。还有许多尚未成家的,我也会为他们立碑。”

    顾海很快接过话茬:“我和母亲早已商议过。边军此次殒命的士兵颇多,他们大多有妻儿在世。朝廷有极丰厚的抚恤,我们顾家从这些遗孤中,挑选一些底子好又甘心入侯府的孩子。数年后,他们都将是顾家的家将亲兵。”

    顾海早已在信中说过此事。

    顾谨行用手擦拭眼泪,沉声应道:“我已经照三叔所言,命人去各地寻访挑选。只是,我日后要去边关,后续之事只能交给三叔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点点头,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顾谨行激荡的心绪,此时总算缓缓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久别重逢,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胜哥儿躲在崔珺瑶的怀里,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亲爹吗?

    很威风,也很爱哭。

    还有,他的肚子好饿,什么时候才能吃晚饭?

    “娘,我饿!”胜哥儿最不耐饿,终于忍不住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失笑不已。

    顾谨行也笑着看了过来,目中满是喜悦和怜爱:“胜哥儿,过来,爹抱一抱你。”

    胜哥儿有些畏怯,扁扁嘴说道:“你身上很硬,我不要你抱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哑然失笑:“好,爹这就去脱下铠甲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笑道:“也好,家宴早已备好,你去换了衣服,我们便可以入席,先填饱肚子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脱下厚重的铠甲,换上崭新的锦袍。眉眼清俊的顾谨行,立刻又变回了昔日的儒雅贵公子模样。

    胜哥儿这才欢喜地扑到顾谨行的怀里。

    顾谨行抱着胖墩墩的次子,然后冲一脸渴盼孺慕的长子俊哥儿笑道:“俊哥儿,随爹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笑着应了一声,走到顾谨行身边。

    顾谨行又笑着招呼妻子:“阿瑶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夫妻重逢后,这是两人之间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崔珺瑶笑着嗯了一声,脸颊莫名地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不知顾谨行是否看出了崔珺瑶的甜蜜羞涩,当她站在他身侧时,他飞速地握了握她的手。崔珺瑶脸上红晕更深,娇嗔地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孩子都在,也不收敛些。

    顾谨行冲她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崔珺瑶心中漾起浓腻得化不开的甜意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排列5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幸运飞艇-上盛世网 福建11选5任5遗漏 pk10北京赛车开奖记录
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网上赌场 快乐8 安徽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
北京赛车赢了三百万 浙江11选5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综合走势 极速赛车下载 广东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
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z浙江11选5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平台 七天娱乐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