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恩人(二)
    此事被当做笑谈,很快在京城勋贵圈里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登门到定北侯府来做客的,大多怀着好奇之心,想见一见这位传闻中“富贵不能淫”和已逝顾贵妃十分肖似的齐小姐。

    不过,齐小姐忙着处理货物,无暇和内宅贵妇们见面寒暄。

    这等亲力亲为的做派,和十指不沾阳春的京城闺秀们又自不同。贵妇们口中赞誉的同时,私下少不得要非议几句。

    “身为闺阁千金,这般毫无忌讳的抛头露面,和商贾掌柜打交道,这等行事,实在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丧父丧母,无人教导,行事有所偏颇。”

    在贵妇们眼中,闺阁千金就该有闺阁千金的样子,弹琴作画读书习字做消遣才是正理。便是要学些庶务,也该囿于内宅。想做什么事,打发身边的大丫鬟或管事去就是了。哪有自己亲自出面的道理?

    这位齐小姐,行事做派太不讲究了!

    原本听闻齐小姐依旧未婚生出结亲念头的贵妇们,纷纷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流言纷扰,对齐小姐显然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她暂住定北侯府,每日早出晚归,忙忙碌碌,根本无暇顾及这些留言碎语。

    她租下了一家颇大的客栈,放置带进京城的货物。

    这些货物都是从海外带回来的,有极名贵少见的香料,有许多稀奇少有的珠宝,有海底特有的珊瑚之类。更有从异域带来的新奇调味料和粮食种子。

    京城商贾们趋之如骛,争相高价购买。

    有定北侯府这座大靠山,谁也不敢动什么小心思打什么鬼主意。齐小姐带来的货物在短短数日里便卖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私下替这位齐小姐算了一回。不算本金,这些时日卖出的货物价值已高达百万两。刨去本钱,怎么着也得赚上几十万两吧!

    这么能干有本事的女子,娶回来做儿媳绝对是稳赚不亏啊!

    真正的高门大户不屑娶这样的儿媳,门第稍低一些的不免动了活络心思。因齐小姐住在定北侯府,便有人托请官媒到方氏面前探听口风。

    方氏一律推辞不应:“齐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反复央求,她才肯在顾家暂住几日。我一个外人,哪里敢替她做主。”

    前来探口风的,俱都碰了一鼻子灰,悻悻而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个穷疯了的破落户,谁的主意都敢打。”

    罗府里,罗夫人低声对儿媳姚若竹说道:“也不动脑子好好想想,齐小姐怎么可能再嫁人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中,透露出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姚若竹却恍若未听懂一般,抿唇微微一笑:“婆婆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罗家和顾家就在隔邻,罗夫人对“已逝”的顾莞琪当然熟悉。见过这位齐小姐之后,心中不无猜测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事看破想破却不能说破。罗夫人也只在儿媳面前露过一两句口风罢了。

    罗夫人看了姚若竹一眼,看似不经意地笑问:“你前几日回过侯府,也见过齐小姐了。依你看来,齐小姐和已逝的顾贵妃有几分肖似?”

    姚若竹柔声细语地应道:“儿媳不敢妄言,五六分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世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人。五六分相似,倒也不算特别罕有。

    罗夫人目光一闪,若有所指地说道:“方氏这几年一直为爱女故去郁郁寡欢,如今多了这位齐小姐在眼前,倒也是个安慰。只可惜,齐小姐不肯认她做义母,否则,日后走动也方便得多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微笑道:“听闻齐小姐过了年就打算离开京城。她四处跑动行商,根本不会常住京城,谈不上走动。最多便是来京城的时候在侯府借住几日罢了。”

    罗夫人点点头: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到底好在哪里,却又不曾细说了。

    姚若竹也不再多问。婆媳两人随意闲聊几句,便移开话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府。

    崔夫人少不得也在崔阁老面前念叨几回:“这个齐小姐,既已来了京城,为何又不肯认方氏做干亲?还每日抛头露面,和商贾们打交道!实在不成体统!”

    崔阁老却道:“妇人之见!认干亲太过惹眼,也易惹来非议。眼下这样岂不正好。”

    既能正大光明地来往,又不会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“还有,经商也是桩好事。这样磊落光明的做派,和普通闺秀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如此坦荡地露面,倒比遮遮掩掩强的多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别人越是不会起疑。

    崔夫人想了想,不得不承认这么做的好处:“老爷说的是,是妾身想得太多了。早知可以这样,当日我们也该为阿莹安排好退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慎言!”崔阁老板着脸孔打断崔夫人:“这等话,以后永不准说出口。”

    崔夫人也知自己失言,立刻讪讪应了。

    当日崔珺莹假死出宫,崔家将她的衣物放进空棺里下葬,然而暗中将崔珺瑶送走安置。便是崔夫人,也不知崔珺瑶到底被送到了何处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崔夫人心中不时惦记,却也知今生再无相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见到齐小姐正大光明地归京住进定北侯府,崔夫人的心思不免也活络起来。忍不住出言试探几句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崔家,和顾家不同。”

    夫妻数十载,崔阁老对老妻的心思知之甚深,低声张口道:“崔家历代文臣,忠于朝堂。荣辱全寄在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而顾家简在帝心,圣眷极浓。顾海任吏部尚书,掌管大秦吏治。谨行承袭定北侯爵位,以后坐镇边军,军权在握。宫中还有顾皇后坐镇,可谓声势鼎盛,崔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能做的事,我们崔家做不得。不但不能做,还要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,永不提起。”

    崔夫人满面愧色:“老爷说的是,是妾身一时糊涂,竟生出了奢念。想着再见阿莹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已然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崔阁老为崔夫人擦了眼泪,神色依然镇定冷静:“阿莹已更名易姓,嫁人生子。此生都会过得安稳幸福。你不必再惦记牵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排列五广西十一选五 广西11选5技巧稳赚 五分彩玩法介绍 德州扑克 新闻 无敌炸金花
广东快乐十分logo 天津时时彩奖金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02489太阳城娱乐网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
德州扑克游戏规则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足球鞋 新疆时时彩评测网 广西快乐十分数学技巧
一肖一码中特图 陕西11选5缩水 香港二分彩官网 河北快3网上平台 山东群英会20选5走视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