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相怜(一)
    顾莞琪想再瞪他,已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性情爽朗,笑起来的时候格外明丽,宛如开了一树的花。

    沈谨言自八岁起去普济寺,后来进了太子府,再后来随顾莞宁进宫。这些年来,他身边从无同龄的少女。见得最多的是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喜说笑,生性冷凝,偶尔笑起来,也是节制而含蓄的。

    而顾莞琪,却毫无顾忌,一张嘴咧得老大,目中盛满了欢快的笑容。如同烛火一般,照亮了整间屋子。

    温暖而明亮的笑容,令人心生向往。不自觉地想靠近,悄然汲取那份乐观阳光和温暖。

    沈谨言心跳莫名地快了几拍,耳后也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他忽然无比庆幸自己的一时冲动,今日出宫之后来了八方客栈,见到了她……到底庆幸什么,他没有去深想。

    眼下这一刻,已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欢愉时光。

    “一转眼,我都快二十三岁,确实不再年轻了。”顾莞琪毫不介意地说起自己的年龄:“对了,你小我三岁,过了年也有二十了吧!”

    沈谨言点点头:“我已至弱冠之龄。”

    对男子来说,二十岁是一个极重要的年纪。弱冠之年,意味着男子长大成人。便如女子的及笄之年。

    顾莞琪好奇地问道:“你也不小了,为何还不成家?”

    沈谨言是顾莞宁一母同胞的弟弟,如今又有正经的五品官身。便是出身不堪,也不乏想和他结亲的高门大户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沈谨言回京城的那一日起,不知有多少家蠢蠢欲动,想结下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成亲。”沈谨言很自然地吐露心声:“我姓沈,日后若是成亲生子,岂不是要延续沈家血脉?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如此。所以,我不会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沈家,自我断绝血脉香火!”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多的猜测,都不及亲耳听到来的震撼!

    沈谨言没有伤悲之色,也未动怒,就这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:“我已决定此生孑然一人,姐姐早知我有此意,并未逼我成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哑然片刻,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这样也好。人生短短数十年,但凭自己心意活着就好。不必顾虑世人怎么想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听得沈谨言心潮澎湃,似有一种极陌生的汹涌情绪再胸膛中来回激荡,扯动他多年未曾动过的心房。

    沈谨言定定地看着顾莞琪。

    顾莞琪略略侧过头,露出大胆淘气的笑意:“你不想回宫,我不想回顾家。你孤身一人,我也正愁无人作伴。不如你留下,我让厨房做几味菜肴,我们两个小酌几杯如何?”

    沈谨言想也不想地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顾莞琪走到门边,开门吩咐一声,很快转身笑问:“你酒量如何?”

    沈谨言很老实地答道:“往日从不曾饮酒。后来到边关,天气太过寒冷,大哥喝酒的时候,我也跟着喝过几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酒量如何?”顾莞琪饶有兴致地追问。

    沈谨言怡然道:“三杯!”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能喝三杯酒的人,有什么可骄傲的!

    沈谨言又徐徐笑道:“不过,我和大哥喝酒,他从未赢过我。每次都是他先醉倒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顾莞琪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:“大哥酒量虽不甚佳,喝一壶还是没问题的。怎么会喝不过你?”

    沈谨言眨眨眼,悠然一笑:“因为我每次喝酒前,会服一颗特制的解酒药。之后,便是喝再多酒,也绝不会醉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那样的场景,顾莞琪颇觉好笑,又为兄长忿忿不平:“你这么做可太不厚道了。这不是成心灌醉大哥吗?”

    沈谨言笑着叹了口气:“大哥初到边军时,将领们对他并不服气。千头万绪,烦心事极多。既要顾着军中之事,又要面对不停死去的士兵,还思念牵挂着家人。那一段时日,是大哥最苦闷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整整半年,都未安稳地睡过一整夜,每夜做噩梦。只有酩酊大醉,才能勉强入眠。所以,我时常陪他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让他喝醉,我只能先服解酒药。否则,我只三杯就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顾莞琪恍然,想到喝醉才能入睡的兄长,不由得阵阵心疼,忍不住叹道:“外人只看到大哥的风光,有谁知道大哥在背地里是这等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哥确实不易。”沈谨言对顾谨行同样敬重钦佩:“换了是我,未必能如大哥这般坚强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看了过来,目光温和:“你不必妄自菲薄。如果当年你身世未曝露,今日获胜归来的边军主将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沉默片刻,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:“世上哪有这么多如果!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世上没有如果!

    曾经的过往,在他的心里烙下惨烈的无法消除的烙印。

    便如她一般,再努力也回不到当初了。

    顾莞琪心中莫名地酸了一酸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是伤春悲秋的性子,很快便将这丝消沉抛在一旁,欢快地笑道:“今日你没带解酒药吧!我倒要看看,你是否三杯就会醉倒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连连拱手求饶:“还请婉儿姑娘口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口下留情……听着怎么有些别扭!

    顾莞琪心里暗暗嘀咕一回,俏皮地眨眼应道:“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男子说的话不能尽信。

    沈谨言酒量并不止他说的那般浅薄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菜肴送来后,两人各自斟了上好的佳酿,开始喝酒。

    顾莞琪这几年在外,练就了一身酒胆,远胜过酒量。吹大气时颇有架势,颇为唬人。真正喝起酒来,其实酒量并不算高。

    而号称“三杯就醉”的沈谨言,已经喝了“十个”三杯了,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    酒气蒸腾下,满面红晕如泛桃花的顾莞琪杀气腾腾地瞪了过来:“沈谨言!干了手里这一杯!”

    沈谨言有些无奈地提醒:“你快喝醉了!”

    顾莞琪睥睨的横了他一眼:“我怎么会喝醉!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省11先5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开豹子规律 百宝彩电子走势图下载 三分彩软件 太子彩票是正规的吗
贵卅快3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赛车八码稳赢公式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 幸运28预测单双公式
山东11选5历史记录 体彩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资料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诀窍
广东快乐十分官网 黑龙江快乐10分直播 平特肖的计算公式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