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心动(二)
    宫门酉时就已关闭。

    沈谨言在戌时正才回宫。他身上有宫中腰牌,可以随时出入宫门。守宫门的禁军侍卫自然认识这位声名赫赫的沈公子,立刻开了宫门。

    沈谨言悄然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他本想一个人悄悄回寝室睡下,没想到顾莞宁还未休息,听闻他回宫,立刻命人将他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谨言踏进寝室的时候,见到的正是帝后低声说话相视而笑的一幕。

    换在往日,他只会为姐姐和姐夫情意相投感情深厚高兴。此时此刻,却生出了微妙的希冀和向往。

    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    漫长孤寂的生命里,若有心意相通彼此相惜的人相伴,会是何等模样?

    “阿言,”顾莞宁听到脚步声,已含笑看了过来:“你怎么在那儿发呆?”

    沈谨言迅疾回过神来,含糊地笑了笑,上前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萧诩目光掠过沈谨言泛着红晕的脸孔,随口笑道:“一整晚都不见你的踪影。你一个人偷偷溜到哪儿喝酒去了?”

    沈谨言自知身上的酒气瞒不了人,又不想在此时提起顾莞琪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我一个人无事,便出宫走了走,随意找了一家酒楼,喝了几杯。没想到这点酒味,都被姐夫闻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意味深长地看了沈谨言一眼。

    这谎话说得实在不怎么高明。既瞒不过他,又怎么瞒得了细心敏锐的顾莞宁?

    果然,顾莞宁笑容一顿,略略皱眉: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和顾莞宁对视片刻,便乖乖交代:“我去了八方客栈,和齐小姐喝了一晚的酒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帝后而言,顾莞琪无疑是最不愿被提及的名字。

    顾莞宁便是有心追问,也不愿在萧诩面前多言,随意地点了点头:“天色不早了,你快些回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沈谨言暗暗松了口气,忙告退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椒房殿里有许多空置的屋子。

    沈谨言特意挑了一间偏远又安静的。

    长随顾福苦着脸迎上来:“公子,你可算回来了。皇后娘娘知晓公子一个人独自出宫,狠狠训斥奴才一顿。”

    顾福也够命苦的。

    跟着沈谨言数年,没过一天安生日子。先在普济寺里受苦,然后在太子府里憋屈,之后是太医院里苦熬。再到边关待两年。难得回京城,还被皇后娘娘训斥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些年东奔西走,顾福和珍珠成亲的日子一拖再拖,直到年底才成亲。没等相聚几日,明年又得随着沈谨言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沈谨言看着伴随自己多年的长随,目中露出一丝歉然:“是我任性,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便令顾福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做主子的待身边人这般宽厚,除了沈谨言之外,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人了!

    顾福立刻笑道:“没事,奴才脸皮又老又厚,被数落几句也无妨。对了,公子今日身上满是酒气,莫非是喝酒了?奴才早已准备好热水,公子沐浴一番,去去酒气再休息。”

    顾福向来机灵有眼色,见沈谨言没有多提,一个字也不多问。伺候沈谨言沐浴更衣休息后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烛火已全部熄灭,只有窗外点点寒星闪着熹微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谨言安静地平躺在床榻上,动也未动。

    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今晚和顾莞琪见面的情景。一幕一幕,都是那么鲜明,彷如镌刻在他的脑海中一般。

    微笑时的顾莞琪,淘气时的顾莞琪,爽朗开怀大笑的顾莞琪,还有酒意熏然眼眸熠熠闪亮的顾莞琪……

    一颗心似要跳出胸膛。

    沈谨言红着脸,侧过身,继续想她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他只是那个青涩不懂事的少年郎吧!她根本未将他当成成年男子看待。再者,他的出身是顾家难以洗刷的耻辱。她或许同情他,却也和其他顾家人一样厌恶他吧……

    不,她对他那般友善亲近,怎么会厌恶他?

    所以,她是喜欢他的吧!

    只是,这份喜欢,只是姐弟一般的情感,并无男女之情……

    沈谨言黯然长叹,又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隔日,顾福见到一脸萎靡面色晦暗的沈谨言时,被吓了一跳:“公子,你……莫非是一夜没睡?”

    沈谨言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我的脸色很难看吗?”

    顾福异常诚恳地点点头:“十分难看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和顾福大眼瞪小眼对视片刻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然后皱眉说道:“我得去给姐姐请安。这副样子,不宜让姐姐看见。”

    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顾福也皱眉苦思,很快有了办法:“奴才去寻一盒脂粉来,给公子稍稍敷上一些。让公子看来气色好一些,皇后娘娘便不会生气追问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馊主意?!

    沈谨言下意识地拒绝:“我又不是姑娘家,怎么能涂脂抹粉。”

    顾福无奈地摊手:“那奴才也没辙了。公子若不惧娘娘追问,便这么去见娘娘吧!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一咬牙一狠心:“好,你动作快些。”

    顾福精神一振,应了一声,手脚麻溜地退了出去。不到片刻,便兴冲冲喜滋滋地回来了。献宝似地从袖中逃出一盒脂粉来:“公子,这可是宫中特制的脂粉,细腻光滑,香气扑鼻。我好不容易才从珍珠那儿要了一盒来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情:“行了,别说了。少涂一些,遮掩一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一盏茶后,面色“白皙”的沈谨言出了寝室。

    顾福天生一双巧手,对涂脂抹粉无师自通。一层薄薄的脂粉,遮掩去了沈谨言一夜未眠的憔悴颓丧。

    今日是新年初一,众诰命夫人照例要进宫觐见。顾莞宁这一日忙碌的很。沈谨言趁着早膳后见了顾莞宁一面,“安然过关”后,便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这颗心放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中午宫宴结束后,众诰命欣赏歌舞之际,琳琅微笑着来了:“沈公子,娘娘请你过去说话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东十一选5 中国德州扑克比赛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 排列三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
正版(四不像)一肖中特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陕西福利彩票 广西.快乐双彩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直播
云南时时彩玩法 大东方彩票投注 吉林时时彩稳赚法 浙江十一选五对时间 快3开奖
华人彩票 六和曾道人玄机 河北20选5大复式套小复式 pc蛋蛋怎么试玩 北京pk10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