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遮掩
    沈谨言陡然生出不妙的预感,试探着问道:“琳琅,你可知道姐姐叫我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琳琅笑容如常:“奴婢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娘娘还在等着公子。还请公子现在随奴婢过去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只得无奈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竟将一殿的诰命夫人都抛下,独自在偏殿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沈谨言一看这架势,头皮不由得发麻,低着头走上前,垂手束立:“姐姐找我前来,不知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你又没做亏心事,慌什么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应了一声,坐了下来,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瞄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你为何不敢抬头看着我?”

    沈谨言只得抬起头:“今日是新年元日,姐姐定然忙碌的很,竟还特地抽空见我。真让我于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哼一声:“竟还学会涂脂抹粉来遮掩面色敷衍糊弄我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恨不得立刻去洗净脸上的脂粉。

    都是顾福,出的什么馊主意!

    堂堂七尺男儿,涂什么脂粉!还妄图蒙混过关!事实证明,根本瞒不过顾莞宁的利眼。平白被多训斥一顿!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光落在沈谨言泛红尴尬的俊脸上:“你昨晚为何去八方客栈?和四妹喝了多少酒?”

    沈谨言还妄图遮掩:“我一个人在宫中待着气闷,便独自悄悄溜出宫。正好走到了八方客栈附近,便去见了四姐。不过,我们并未喝多少酒,只几杯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越说越低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不出声,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谨言编不下去了,老实交代:“我喝了大半壶,她喝得更多一些,昨晚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她?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微一闪,忽地问道:“你昨夜一夜没睡?”

    沈谨言从来藏不住心思,被这么一问,很快就说了实话:“嗯,前半夜没睡,后半夜勉强睡了一会儿。早上起来脸色太难看,不敢让姐姐看出来。所以我才听了顾福的建议,抹了一点脂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笑意,语气却依然冷肃:“胡闹!莫非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去?”

    沈谨言一脸惭愧自责:“姐姐说的是。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话锋一转:“你昨夜为何没睡好?”

    沈谨言神色有些僵硬,口中却答得异常流利:“昨晚见了她,我想到了自己的身世,一时心中难过,迟迟未能入眠。”

    又是她!

    连四姐也喊不出口了么?

    顾莞宁眼眸微眯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目光在沈谨言的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沈谨言这次倒没有低头,主动抬起头来和顾莞宁对视,目光还算镇定:“姐姐这般关心我,实在令我心中感动。以后我一定照顾好自己,不令姐姐忧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柔和了一些:“你知道我担心你便好。过了年,你也有二十了。也该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才是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乖乖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顾莞宁未再多言,叮嘱几句,便又起身回了正殿。

    沈谨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年之际,宫中总比平日热闹几分。椒房殿里孩子众多,愈发喧闹。

    阿娇姐弟四个都喜欢温和好性子的沈谨言,时不时来寻他玩耍说话。沈谨言已经许久未曾领略到这等温馨惬意的生活,日子过得也颇为舒心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心里总有些难言的空虚和失落。

    白日人多热闹,他想起顾莞琪的次数稍少一些,到了夜晚,却无法抑制。想要再见她的渴望和冲动,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他压抑不住心里的渴切,在新年初五这一日又独自出了宫。

    为了不惹来顾莞宁的注意和疑心,他特意挑了傍晚时分出宫。然后满怀隐秘喜悦的去了八方客栈。

    只可惜,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守在客栈里的管事一脸歉然地说道:“今日定北侯府的三夫人邀齐小姐在府中赴宴,齐小姐却之不恭,便未到客栈来。公子想见小姐,奴才这便去侯府送个口信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心中失望之极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,温和说道:“无妨,我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管事对这位俊秀出众的沈公子印象深刻,心里暗自琢磨他的来意,闻言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椒房殿。

    玲珑轻声禀报:“小姐,沈公子今日又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未变,淡淡问道:“还是去八方客栈?”

    玲珑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玲珑悄然抬眼看了顾莞宁一眼,低声问道:“要不要派人继续盯着沈公子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顾莞宁出人意料地说道:“暗中派人保护他的安危就可。他何时出宫回宫,不必再回禀了。”

    玲珑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玲珑出去之后,顾莞宁又独坐了片刻,久久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一直盼着沈谨言早日解开心结,早日遇到自己的心上人,娶妻生子……却未想到,老天竟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沈谨言,齐婉儿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露出苦涩无奈的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沈谨言,正沉浸在重见顾莞琪的喜悦中,根本不知自己百般遮掩的事实已经曝露。

    “哟,今日穿戴得真有精神。”顾莞琪大咧咧地调笑:“你这副模样走出去,不知多少大姑娘小媳妇要回头看你。”

    丝毫没觉得自己用言语调戏了一个二十岁的大龄未婚男青年。

    今日的沈谨言,穿着一袭月白色绣着水波暗纹的锦袍,腰间束着玉带,长发用玉冠纶起。一身贵气,端的是丰神俊朗清俊不凡。

    沈谨言被夸赞得暗自窃喜。有些羞涩地看了顾莞琪一眼,大着胆子夸了回去:“你今日也格外美丽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五官生的好,虽然年龄稍大一些,眉宇间却神采奕奕,比普通的闺阁少女更多了几分英气飒爽。

    她不耐涂脂抹粉,也未刻意穿得华美,只一袭简单的天青色罗裳。长发一半挽起,一半披散在胸前,头上只戴了一支金簪,再无别的装饰。

    她意态悠闲,举止洒脱,一颦一笑间,别有一番不拘一格的魅力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铁算盘三码中特 浙江快乐12任3选号技巧 福建体彩36选7 吉鑫娱乐747154免费推广 福建31选7玩法
11选5期期中独胆公式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 山西11选5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广西特码生肖诗
mgm包 中国第一快3投注平台 贵州快三官方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快3公交车
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北京赛车计划软件手机版app 香港六合彩图库 极速时时彩心得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