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上元(二)
    沈谨言稍稍用力,将她的手攥在手心。

    他的手修长温暖,她微凉的手几乎立刻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琪俏脸上泛起红晕,不知是羞涩抑或是恼怒,如一朵在寒夜中盛放的桃花,娇艳明媚。

    沈谨言在她翻脸动怒之前,已松了手,改而虚虚扶着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顾莞琪也不知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,迅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沈谨言紧跟着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留下一堆丫鬟和侍卫。

    丫鬟们有些无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跟着上去就会扰了主子说话,不跟着,就得任由主子和一个年轻男子独处……

    侍卫们倒是无此困扰。他们只负责保护顾莞琪的安危,至于她和谁独处说话,便与他们无关了。

    顾莞琪从车窗探出头来:“你们先行一步,在侯府外等我。”

    丫鬟们一起应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丫鬟侍卫们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马车也未多停留,缓缓启程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出自宫中,自然舒适奢华宽敞。八角宫灯悬挂在车顶,脚下是雪白柔软的毛毯,炭盆被放置在角落,车厢里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顾莞琪终于取下帷帽,露出俏丽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脸上犹有未褪的红晕,眼眸灿若星辰,红唇扬起浅浅的弧度:“现在只我们两人。有什么话,我便直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谨言,我是顾家的女儿。哪怕我如今姓齐,这也是无法更改的事实。而你姓沈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已无需再说。

    顾莞琪已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沈谨言静静地看着她,低声道:“你不用再说了。这些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出生,便是最大的错误。是顾家永远的耻辱。这世上,没人比我更痛恨自己的出身。无需外人鄙夷轻蔑,我自己也瞧不起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得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顾莞琪听得心中一酸:“你别这样说自己。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。这是你生父生母之错,本不该怪你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目中露出浓得化不开的悲凉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我承袭了他们的血脉,又岂能抛开这一切?”

    “当日我和你说的话,都是认真的,并未骗你。我从未想过娶妻,也未想过喜欢谁。却没想到,见了你之后,便情难自禁。”

    老天和他开了一个最残酷的玩笑。

    他喜欢谁都可以,最不该喜欢的人便是她。

    偏偏,他对她动了心生了情。

    顾莞琪目中依稀闪过水光,双手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沈谨言声音也有些哽咽:“我明知不该向你倾诉心意,却难以自制。这些日子,你一定十分困扰苦恼。对不起,婉儿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。”顾莞琪终于忍不住落了泪:“你什么都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红着眼眶,坚持道:“不,我要将心里话都说出来。今晚一别,我们或许再无相见之日。你我此生无缘,我不敢奢求,却也盼着你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你一直对我避而不见。我已知道你的决定。只是,心里总存着一丝奢念,想再见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今晚的相聚,我余愿已足。哪怕你是出自怜悯同情,我也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是怜悯同情?

    她若半点未动心,怎么会这般痛苦难过?

    顾莞琪泪如雨下,身子轻颤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谨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明日你就要离开京城。再过数日,我也要远离京城,奔赴吐蕃。此行路途遥远,危险重重,归期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琪一惊,霍然抬头:“你为何要去吐蕃?”

    大秦已经打了胜仗,他还要去吐蕃做什么?

    沈谨言一时冲动,脱口而出,此时才惊觉自己失言,十分后悔懊恼。忙道:“我说错了,是去边关才对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不再哭泣,一双如水洗过的明眸双眸微微眯起:“沈谨言!你在隐瞒什么?快些如实道来。别想骗我,否则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饶不了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这等毫无威胁的话语,听在沈谨言的耳中,却格外甜蜜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,只有在心上人面前才会这般娇嗔动怒,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沈谨言想了想,吐露部分实情:“我去吐蕃,是有要事。此事无人知晓,便连大哥也被蒙在鼓里。你心中有数便可,万万不能透露口风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在外行走几年,已非昔日那个娇憨天真不解世事的少女。一听便知此中别有内情,眉头不由得皱紧:“此去有没有性命之险?”

    沈谨言心里涌起暖意,避重就轻地答道:“我要更名易姓,隐藏身份。”

    果然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事,需要沈谨言独自前往?竟连顾谨行也不知情?

    顾莞琪越想越是心惊,眉头也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眉心忽地被轻轻一触。

    顾莞琪一怔,一抬头,沈谨言已迅疾收回指尖,有些腼腆羞涩地说道:“你还是笑起来最好看,别皱着眉头。”

    很快又补了一句:“不过,你为我担心,我心里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占便宜的混账小子!

    顾莞琪想瞪他,一想到两人即将分别,又于心不忍。暗暗叹了口气,罢了,两人只相聚这片刻,便纵着他一些。

    沈谨言何等聪慧敏锐,立刻察觉到了顾莞琪的软化,心中又酸又涨又甜。明知自己是饮鸩止渴,却无法控制想靠近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鼓起勇气,颤巍巍地伸出手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顾莞琪像被火烫一般,用力缩回手……手是缩回来了,一同过来的,还有沈谨言的手和人。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在沈谨言是个羞涩的少年郎,并未过分唐突,只坐在她的身侧,继续握着她的手而已。

    并肩而坐,远比相对而坐亲昵,

    两人靠得极近,近的可以嗅到彼此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无人再说话,只有默默的情意在车厢里流淌涌动。

    沈谨言已深深沉醉,不管马车向何方行驶,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骤停,顾福惊惶失措的声音响起:“公子!公子!”

    没等沈谨言反应过来,车门已被人用力拉开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彩票平台上线公告 今晚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热血篮球 澳洲幸运10官方开奖网 北京11选5开奖
11选5中奖结果云南 大乐透开奖 北京时时彩pk10 看今晚开什么特马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
3g500万彩票网 香港号码走势图 银河赌场 乐天堂微博 快乐十分钟彩票
安徽快3全天计划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香港赛马会中彩堂网坛 辽宁省体彩11选5 江苏时时彩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