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离京
    “姐姐,明日我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站在顾莞宁面前,和她拱手作别:“我现在来和你作别,明日一大早,我便离宫。”

    病了一场,沈谨言清瘦了不少,目光没了往日的明亮朝气。似火焰燃尽,留下的是沉淀后的灰烬。平静中透着苍凉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恸,轻声道:“阿言,一路平安!”

    沈谨言抬眼,目中露出坚定:“姐姐放心,我一定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秘密去吐蕃一事,只有他们两人知晓。

    顾莞宁连萧诩都瞒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姐弟两人四目对视,流淌过只有彼此清楚的忧心和牵挂。

    “行李可都收拾好了?”顾莞宁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沈谨言嗯了一声:“我想将顾福留在京城。这些年,他随我东奔西走,着实辛苦。如今他和珍珠新婚不久,我实在不忍让他随我离京。”

    “顾福为人机灵伶俐,姐姐让他在李山手下领个差事吧!”

    也好。

    顾莞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谨言这是心知此行艰险,不愿让顾福一同赴险。

    “还有季同,”沈谨言又张口道:“他去年受了重伤,将养至今,血气亏损,身体大不如前。让他也一并留在京城。我另挑暗卫随我同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犹豫。

    顾福不去也就罢了。季同身手过人,胆大心细,无疑是极大的助力。季同不在沈谨言身边,她委实放心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我会保护好自己。”沈谨言加重语气,目光诚恳:“你让季同留下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暗叹一声,终于点头应允:“好,一切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月初一,天刚蒙蒙亮,大军便已开拔。

    几万将士骑着骏马,声势十分壮观。

    沈谨言一脸无奈地骑着骏马,身后跟着顾福和季同。

    此时刚启程,大军行军的速度不快。沈谨言骑着骏马犹如踏春一般,慢悠悠地前行。

    沈谨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低声叹道:“顾福,我这一去,不知何时才会回京。你何苦跟随我前去?你留在京城,和珍珠过些平静安逸的日子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顾福低声道:“主子吃苦,奴才享福。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。除非公子不要奴才了,否则,不管公子到哪儿,奴才总是要跟着一去去的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心里涌起一阵暖意。这些年,顾福一直跟随在他身边。于他而言,和家人也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他何尝舍得下顾福?

    顾福硬是要跟着他一同离京,他口中数落,心里却十分温暖。

    沈谨言下意识地又看向季同。

    季同重伤一场,养了半年之久,如今外伤已痊愈。从外表看来,和往日无异。俊朗沉稳,锋芒内敛。

    不过,沈谨言亲自替季同治伤,自然清楚季同因重伤大损元气,远不如前。

    “季同,”沈谨言张口喊了季同的名字,一时却又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季同和顾福不一样。

    顾福自少时起就跟在他身边,季同却是顾莞宁的心腹,跟随他不过两年多光景。论亲疏,自不及顾福。沈谨言和他说话,也带了几分斟酌和小心。

    季同抬眼,声音低沉有力:“公子什么都不用说了。奴才昨日晚上去求见皇后娘娘,娘娘已经点头首肯,奴才会一直伴随在公子身边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姐明明先答应他了,怎么会这么快改变主意?

    季同似看出沈谨言的复杂心情,低声道:“娘娘命奴才,一直随行保护公子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顿时会意过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到底还是担忧他在吐蕃国中遇险,所以才会点头应允,而且,看季同的样子,显然已知道吐蕃之行的内情了。

    罢了!他们两个坚持要跟随,他这个主子也只得领了这份心意。

    沈谨言重重呼出一口气:“放心,我一定安然带你们回京!”

    然后,目光遥遥地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绣着顾字的军旗在风中飘扬,沉闷的马蹄声嘚嘚作响。汇聚成惊雷一般的巨响,震人心弦。令人油然而生豪情壮志。

    沈谨言连日来的阴郁消沉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此时悄然淡去,取而代之的,是豪情激烈。

    姐姐,我一定不负所托,早日归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娘娘,五更天时,沈公子便已离宫。顾福和季同一并随行。”

    椒房殿里,琳琅正轻声禀报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昨日沈谨言走了没多久,顾福和季同便一前一后地来了。两人不约而同地跪地恳求,随沈谨言一起离京。

    她权衡过后,点头应允了。

    人难免有几分私心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沈谨言的安危自然排在第一位。顾福照顾沈谨言起居,季同随行守护,有他们两人同行,她也能稍稍安心。

    玲珑神色有异地过来了,先飞快地瞥了琳琅一眼。

    琳琅心中了然,立刻领着宫女们退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微动,低声问道:“可是天牢那边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玲珑应了声是:“罗大人命人来回禀,说齐王世子已支撑不住,愿意劝服吐蕃国师吐露实情。只是,齐王世子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冷芒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玲珑略一犹豫,顾莞宁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是不是要我去天牢见他一面?”

    玲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玲珑一脸震惊,脱口而出道:“娘娘,你怎么猜到是这个条件?”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抿得极紧,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玲珑话一出口,便知自己失言,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齐王世子自幼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感情极佳。十三岁之前,顾莞宁的眼里只有齐王世子。对他的性情脾气自然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昔日的表兄妹早已反目成仇。然而,有些记忆早已深深地烙印在心底,永远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这世上,唯有顾莞宁最了解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正如齐王世子也同样了解她。

    他提出这样的条件,是因为他笃定她一定会去。

    果然,顾莞宁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:“你和琳琅,一起随我去天牢。”

    玲珑将所有纷乱的念头赶出脑海,低声应是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开奖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pk10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到底有多假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
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微信群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时间
幸运飞艇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今天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直播 幸运农场是假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