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条件(二)
    罗霆看似神色不动,实则早已竖长耳朵,仔细聆听。

    自吐蕃国师被关入天牢,他便有意识地学起吐蕃语。上一层地牢里关着的几个吐蕃商人,大多会说大秦语。罗霆每日都会抽些时间,学上几句。半年过来,罗霆已能大致听懂吐蕃语,也能说上数句了。

    不过,罗霆心思十分缜密仔细。当着吐蕃国师和齐王世子的面,从未曝露过自己能听懂吐蕃语的事。每次都当做听不懂。

    此时,齐王世子的低语,罗霆已听懂了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说的是:“萨丽,你将方法告诉她。我撑不下去了。让我早一步投胎,下辈子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一脸阴冷凶残的吐蕃国师,听到这短短几句话,泪水顿时涌了出来,不停地喊着萧睿的名字。

    罗霆心中焦急,面上未露声色,继续听了下去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没力气再说太多话了,只低声道:“萨丽,我求你,让我安心赴死吧!这样活着,比死了更痛苦。”

    吐蕃国师忽地发出凄厉地嘶喊,像野兽濒临死亡前的嚎叫。

    凄厉的喊叫声在天牢里回荡,刺入众人耳中,犹如细针扎进耳里一般。

    琳琅皱了皱眉,担忧地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晦暗不明的灯光下,顾莞宁的脸庞如冰雪雕琢而成,冷漠而坚定,毫无动容。

    顾莞宁总是这样,总习惯用冷漠的面具示人,令人窥不破她的心思。便是再坚强,她也是人,总有脆弱无助之时……

    琳琅心里暗暗叹口气,依然保持沉默,只悄然往顾莞宁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顾莞宁察觉到了琳琅的举动,略略转头,安抚地看了琳琅一眼,示意自己无事。

    琳琅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外人只知顾莞宁性情冷硬手段凌厉,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,她是最宽厚体贴的主子,待身边人如家人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吐蕃国师凄厉地嘶喊了许久。

    仿佛要将心中所有的怨怼憎恨都借着长嘶发泄出来。直至声音嘶哑,再发不出声音。又化为无声地痛哭。

    这位吐蕃国师,对齐王世子倒是动了真情。

    玲珑暗暗想着,悄然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可惜,谁也无法从顾莞宁的面上看出她此时的真实心绪。

    已经等了半年之久,顾莞宁的冷静耐心无人可及。就这么默默地站着等着。

    终于,吐蕃国师停下哭喊,怨毒的目光扫过顾莞宁的身影,很快又落在罗霆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记下。”吐蕃国师说的是大秦语,音调十分怪异别扭。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罗霆耗费半年之功,终于等来吐蕃国师松口,不由得暗暗长舒一口气。不过,他依旧维持神色平静,点头应了一声。然后,对顾莞宁说道:“娘娘,微臣暂退片刻,稍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罗霆退下,一是要取纸笔,二是要将几个精通吐蕃语的商人带来,免得自己听错笔下有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霆动作十分迅捷,不过片刻功夫,便已回转。

    同来的,还有几个神色仓惶满目惊恐的吐蕃商人。这半年来,几个商人在罗霆的手中也吃足了苦头,见到罗霆,便反射性地双腿打颤全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罗霆简单地下了命令:“将吐蕃国师说的所有话都翻译成大秦语,写在纸上。谁有半字错误,我立刻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几个吐蕃商人哆嗦着应了,各自拿了炭笔,唯恐听漏半个字。

    罗霆这才看向吐蕃国师:“你别想耍什么花招,如实道来。否则,你们师徒休想赴死,我会让你们继续人不人鬼不鬼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吐蕃国师显然听懂了罗霆的威胁,瞳孔收缩了一下,目中闪过怨毒和愤怒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罗霆不知看过多少回这样的目光,丝毫未惧。

    顾莞宁十分信任罗霆,一直未出声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微弱地喊了一声“萨丽”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心中最后一丝怨恨不甘,也在这一声绝望的呼喊中溃散。迅速低语了一长段话。几个吐蕃商人不敢怠慢,立刻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他们都精通大秦语,普通的书写也无问题。唯恐罗霆不满,各自竖耳倾听,写得飞快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说完之后,便闭上双目。

    罗霆收集了几个商人手中的纸,每一封逐一对过。虽然有表述上的不同,具体内容却一模一样,看来并无篡改之处。

    罗霆挑出笔迹最端正的一份,送到顾莞宁手中。

    那几个吐蕃商人,没了用处,自然要送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轻飘飘的纸,宛如千钧。

    顾莞宁下意识地捏紧了这张纸,心潮澎湃,一时难平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半年,终于等来这一天!

    萧诩的巫术,终于能解了!

    顾莞宁按捺住激动的心绪,迅速低头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段话,平平实实,和普通的药方无异,看着再寻常不过。上面书写的十几味药材,也不算特别稀奇罕见。

    唯有药引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原来,吐蕃国师当日下咒时,不但用了萧诩的头发,还掺和了自己和齐王世子的血肉,一同做引。要解开巫术,便需以吐蕃国师和齐王世子的心头血为引!

    怪不得吐蕃国师一直拒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要取心头血,便要开膛破肚。到时焉还有命在?

    张口是死,闭口也是死。左右都是死,倒不如硬撑到底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这是打着死了也要拖个垫背的念头。若不是齐王世子相求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她便熬至油尽灯枯的一日,也绝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完后,将这张纸送到玲珑手中,沉声吩咐:“立刻送到徐沧手中,请钱大夫和慧平大师一同看药方。若无疑问,迅速来回禀。”

    玲珑应了一声,飞速退出天牢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还要等徐沧等三人会诊,不知要耗费多久。

    罗霆略一犹豫,轻声说道:“天牢污秽,娘娘不如移步到外面等候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不用了,我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罗霆见顾莞宁如此坚持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齐王世子,缓缓睁开眼,看了顾莞宁一眼,又再次闭上眼睛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预测 幸运农场下载 幸运飞艇冠亚和小 幸运农场直播 幸运农场技巧
北京赛车官网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博彩平台出租 北京赛车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北京赛车pk10电脑直播
北京赛车pk10官方简单吗 北京赛车冠军规律破解 幸运飞艇几点到几点 北京pk10计划群 北京赛车彩票控
幸运飞艇-聚彩 北京pk10计划软件计划群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pk10北京赛车缩水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