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服药
    顾莞宁的手异常沉稳,并未颤抖。

    徐沧目光复杂地看了顾莞宁一眼,不再多言,默默站到了床榻边。

    这世上,能令徐沧全心拜服的人极少。萧诩是第一个,顾莞宁便是第二个。

    世人对女子多有偏见,以为女子是男子附庸。而顾莞宁,无疑打破了所有世人对女子的固定认知。

    她的凌厉,她的坚强,她的狠辣,她的果决,都远胜普通男子。

    说句诛心的话,便是天子萧诩,在果决狠辣之处,也不及顾莞宁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女子,又有天下最尊崇的皇后身份,有萧诩全心的信任和支持,锋芒之锐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便拿今日之事来说,换了别的女子,少不得要瞻前顾后犹豫不决。而顾莞宁,从做了决定的那一刻开始,便再未退缩踌躇过。

    萧诩还在昏睡。

    顾莞宁用勺子舀了汤药,轻轻吹了几口,送到萧诩嘴边。

    可惜,萧诩在昏睡中,并未张口。药汁根本无法送入他口中,更遑论咽下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皱眉,转而自己喝下汤药,在徐沧惊愕的目光中,俯下身子,以唇相渡。带着血腥气的苦涩药汁,从她的口中一点一点地渡入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既香艳又撩人。

    徐沧一把年纪了,却也未见过这等场景,涨红着脸转过身。

    顾莞宁根本未留意到徐沧的反应。在她的眼中,只有自己的夫婿萧诩。

    一口接着一口,一碗药便这样喂进了萧诩的口中。

    苦涩的余味从舌尖蔓延至舌根。

    顾莞宁顾不上回味,用丝帕为萧诩擦拭嘴角,然后抬头问徐沧:“徐沧,他什么时候能醒?”

    徐沧很老实地答道:“这个微臣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前所未见的病症,以人心头血为引熬制出的汤药,谁也不知药效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片刻,才道:“你和我一起在这儿守着。”

    徐沧点点头。

    萧诩一时未醒,身边便离不得人。他自是要留下。

    萧诩真实的病症,一直对外隐瞒。知情的人极少,便连闵太后,至今也被瞒在鼓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萧诩并无醒来的迹象,甚至睡得更沉了。

    徐沧为萧诩诊脉,忍不住说道:“真是奇怪!皇上的脉搏沉稳有力,应该是醒来之兆。为何一直没醒?”

    顾莞宁眉间微蹙,口中却道:“稍等片刻,或许很快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等待,显然也没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徐沧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门忽地被敲了几声。

    寂静无声中,骤然响起的敲门声令人猝不及防。徐沧一惊,反射性地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迅速皱眉,很快又平复,扬声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小贵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启禀娘娘,太后娘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怎么会忽然来了?!

    顾莞宁又皱了皱眉,却不得不起身出去相迎:“徐沧,你在这儿守着皇上。若有任何异动,立刻让人禀报本宫。”

    徐沧沉声领命。

    顾莞宁缓步走出寝室,未等到正殿,就见闵太后已经笑着来了。

    “莞宁!”闵太后被蒙在鼓里,对一切茫然不知,兀自笑道:“你怎么白日也在福宁殿?早知你要来,哀家便和你结伴而行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片刻,顾莞宁已调整了面部表情,露出和平日无异的微笑:“母后今日怎么忽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闵太后笑道:“阿诩整日忙碌,哀家已有几日没见他了。今日闲着无事,便过来看看他。没想到,你也在这儿。今日中午,我们婆媳两个就在福宁殿里陪皇上一起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挽起顾莞宁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顾莞宁按住闵太后的手,歉然说道:“皇上这几日因国事操劳,刚睡下不久。不如母后改日再来吧!也免得扰了皇上安寝。”

    在闵太后心中,什么都不及儿子休息重要。听顾莞宁这么一说,闵太后立刻改了口:“既是如此,我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殷切叮嘱:“你也早些回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应了。

    送走闵太后,顾莞宁眼里的笑意也迅速退散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天生爱说谎的人。欺瞒一个满心装着自己儿子的母亲,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。只是,比起这些微的愧疚,她更不愿闵太后成日烦心忧思过度。

    这沉重的一切,就让她来背负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膳时,阿娇姐弟四人来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姐弟四个早已习惯每日和顾莞宁一起共进三餐。得知顾莞宁来了福宁殿,便也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没能踏进父皇的寝室,被母后拦在了门外:“你们父皇颇为疲累,已经睡下了。待明日你们再来。”

    小四似懂非懂,阿淳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阿娇阿淳都已长大,俱都心思敏锐,立刻察觉出了异样。

    父皇的病症不是已有所好转吗?怎么又在白日昏睡?还有,平日便是昏睡未醒,母后也从未拦着不让他们见父皇……

    阿娇略略皱眉,低声问道:“母后,父皇的病症是不是又加重了?”

    阿奕同样神色凝重:“我们不是不解事的孩童了。有什么实情,母后直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只可惜,顾莞宁并未动容,依旧温声道:“你们别胡思乱想。你们父皇就是累了,需要安静地休息一会儿。你们既是来了,母后便陪你一起去饭厅用膳。”

    不等阿娇阿奕说话,便吩咐传膳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无奈地住了嘴,心里莫名地笼上一层阴云。

    午膳后,阿娇阿奕一起去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一路上,姐弟两人不时低声窃语。

    “阿奕,母后为何不让我们见父皇?”阿娇英气清秀的脸庞没有半点笑意:“难道是父皇的病症有何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阿奕同样忧心忡忡:“以母后的性子,既拦着不让我们见父皇,可见此事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姐弟两人对视一眼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俱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忧虑。

    从感情上来说,他们对萧诩都有极深厚的感情,绝不愿萧诩病症加重。

    从理智上来说,他们同样清楚父皇的安危于大秦来说是何等重要!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分分彩后一稳赚公式 快3计算公式绝准法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秒速飞艇app下载 甘肃快三今天的开奖号
青海11选五 东京1.5分彩开奖 易游与快乐 快乐十分同步开奖 山西11选5走势图 基本
快中彩开奖结果 盛源众彩彩票 大乐透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 11选5开奖结果
北京赛车pk10软件最新版 7m篮球比分直播网 盛大彩票官方网址 香港二肖中特期期100准 102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