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死讯(一)
    姐弟两人各自怀着沉重的心思进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玥姐儿心思最是细腻,见阿娇眉头紧皱,顿时心中一紧,悄然凑过来,低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看着玥姐儿满目的关切,阿娇却发现,自己根本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母后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玥姐儿出身齐王府,便是性子再温柔再好,对她也不能全无戒心。事关父皇龙体,不能随意泄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阿娇若无其事地笑道:“就是刚才在路上和阿奕闹了两句口角,心里有些郁闷罢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目光微微一暗。

    自去年轻生被救回性命之后,玥姐儿在宫中说话行事愈发谨慎小心。她看得出来阿娇不愿多说,便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被抓捕进宫一事,不算什么秘密。玥姐儿便是消息不灵通,也早已知晓此事。却一直忍着闷着,从未问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奕年岁渐长,又被正式册立为储君,处处行事都格外留心,对自己要求颇为严苛。他记着顾莞宁的教导,不管有什么心事,在人前都要遮掩。

    因此,进了上书房之后,阿奕便将所有心思压了下去,和一众伴读微笑寒暄。

    眼前的阿奕,已被正式立为储君,身份不同往日,说话行事不能太过随意。

    众伴读都到了知事的年纪,说话行事比往日谨慎得多。

    就连最鲁莽淘气的闵达,也被家人耳提面命反复教导过。凡事都要顺着阿奕的心意,要顺着他说话,切忌出言莽撞冒犯储君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众人闲话几句,便各自坐下温习书本。

    俊哥儿坐在阿奕身侧。两人最是交好,素来亲近。

    俊哥儿飞速地扫了阿奕一眼,低声问道:“你今日是不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阿奕应得飞快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也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专注于学习,时间流逝飞快。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便又到了散学的时间。玥姐儿瑜姐儿朗哥儿俱住在宫中,其余伴读都要离宫回府。

    一众少年男女颇有默契地凑在一起,闲话数句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天之中,为数不多的相聚时光,能正大光明地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年龄最大的玥姐儿已有十二岁,最小的孙柔也有九岁。一个个身量长开,或多或少有了少年模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闵达,这一个年头长高了一大截,傲立众人,看着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闵达又在瑜姐儿身边献殷勤。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玩伴,瑜姐儿又承袭了亲娘的圆滑伶俐,和闵达言谈甚欢。

    朗哥儿站在孙柔身侧,一口一个柔妹妹。

    谦哥儿和虎头,照例是阿娇的跟屁虫。两人不知笑闹什么,逗得阿娇笑声连连。

    蕙姐儿抬头看着阿奕,轻声问道:“奕哥哥,你今日心情不好么?”

    阿奕打起精神笑道:“没有,我心情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眨着灵动明亮的大眼,低声道:“你的眼里一点笑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阿奕哑然片刻,才无奈地笑道: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等了片刻,见阿奕不再说话,倒也没追更问底,善解人意地换了话题。阿奕心中了然,不由得涌起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他已十一岁,少年心思萌动,已明白自己的心意。他喜欢自小一起长大的蕙妹妹,母后也已默许他们的亲近。

    等过上几年,他长大她也长大了,他便能娶她了。

    少年想着这些,耳后不由得悄然发热,看着自己的小媳妇,心里甜丝丝美滋滋的。心里那一丝阴云,也暂时被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有说有笑,颇为热闹。唯一的例外,便是玥姐儿。

    她本就不喜说话,轻生被救之后,话愈发少了。

    为了遮掩手腕上的伤疤,玥姐儿的衣袖总比普通的稍长一些。左手总缩在衣袖中,从不示人。

    众人猜出几分,为了顾全她的颜面,无人细问。

    俊哥儿告病两个月,重新进宫读书,性子比往日更见沉稳,话语也少了。颇有三思而后行的意味。

    往日俊哥儿出于怜悯之心,时常主动和玥姐儿说话。可如今,俊哥儿却总避着玥姐儿。

    今日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俊哥儿一直站在阿娇身侧,并未看玥姐儿。

    玥姐儿鼓起勇气,上前喊了一声俊表弟。

    俊哥儿彬彬有礼地应了一声,然后……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俊哥儿明显的疏远,玥姐儿又不是傻子,自然心知肚明。心中莫名地觉得凄惶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主动打一声招呼,已是她能做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俊哥儿和谦哥儿虎头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玥姐儿默默地看了俊哥儿的身影一眼,无声地轻叹一声,回了自己的寝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瑶宫一如往常冷清安静。

    玥姐儿不喜说话,伺候的宫人也不敢喧哗。行礼过后,很快便退下。

    吴妈妈迎了上来,眉头紧皱,面色难看。一看便知有心事。

    在玥姐儿心中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乳母吴妈妈早已是世上最亲近之人。见吴妈妈满面忧色,玥姐儿立刻将心里的怅然抛开,关切地询问:“吴妈妈,你为何面色这般难看?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吴妈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玥姐儿心里一紧,神色也紧张起来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声音已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吴妈妈一手将玥姐儿养大,自然清楚她是何等怯懦胆小。只是,这等大事,想瞒也瞒不过去,总是要让她知道的……

    “小郡主,奴婢今日听闻一桩事。”吴妈妈咬咬牙说了出来:“听闻齐王世子没熬过刑法,已经死在天牢里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神色一僵,身体瞬间僵直。

    吴妈妈忙握住玥姐儿冰凉的手,焦急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玥姐儿的脸上:“我知道你听了此事一定十分震惊难过。只是,世子犯下大错,这也是迟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妈妈,”玥姐儿出人意料地打断了吴妈妈的安慰:“你不用安慰我。他死了是活该!我半点都不为他伤心难过!”

    “我只恨他为何不早一点死!”

    “在齐王谋逆篡位的时候,他就应该死了!他早些死了,就不会叛国投敌,铸成大错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