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死讯(二)
    玥姐儿越说越激动,一张脸孔涨满了愤怒憎恶的红晕!

    玥姐儿素来性情温软,从未这般激动愤怒过!

    吴妈妈看着既觉心惊,又是阵阵心疼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上前一步,将玥姐儿搂进怀中,口中轻声安抚:“一切都过去了,世子已经死了,再不会牵连到你身上。你且安心地在宫里住着,皇上和皇后娘娘都是心胸宽广之人,不会容不下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玥姐儿抬起泪眼,哽咽着说道:“吴妈妈,我真恨我自己。为何偏偏出身齐王府,为何我的亲祖父谋逆造反,为何我的亲生父亲投敌叛国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别人轻视小瞧,便是我自己,也分外憎恶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皇伯母救下我,不准我死,我真想一死了之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听得心中惧怕又惶惑,手中愈发用力,将玥姐儿搂得更紧:“我的傻郡主,什么生啊死的,你还这般年轻,定要好好活下去。以后可千万别再说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伏在吴妈妈的怀里,恸哭起来。

    瘦弱的肩膀不停耸动,哭声隐忍而压抑。便是在这一刻,她也不愿让守在门外的宫女们听见她的哭声。

    吴妈妈轻拍着玥姐儿的后背,心中满是酸楚。

    这样的痛苦,便是一个成人也未必能承受。何况是纤弱敏感的玥姐儿。

    她今年不过十二岁,还是个孩子,就要被逼着面对这残忍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吴妈妈情难自禁,和玥姐儿抱头痛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微暗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,正和堂。

    顾海面色凝重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已很久没见到顾海神色这般慎重,心里一个咯噔,站了起来:“老三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顾海的目光复杂难言,低声道:“母亲,齐王世子死了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神色一僵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太夫人身体时好时坏,大病小病不断。不过,真正危及性命的,只有一回。便是听闻齐王世子叛国之事,怒急攻心,大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若不是顾莞宁当机立断地赶回侯府陪伴安慰,只怕太夫人根本撑不过来。

    也因此,顾海此时看似镇定,实则精神紧绷,密切留意着太夫人的神色变化。随时准备着冲上前来扶住太夫人。

    太夫人僵硬地维持着同样的神情,许久未曾说话。

    也未曾昏厥。

    顾海暗暗松口气。走上前几步,低声说道:“宫中传出消息,齐王世子没熬过刑法,死在天牢里。已和吐蕃国师一起被下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生前背宗弃祖,叛国投敌,再无资格葬进皇陵。何处下葬,无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面如雕塑,嘴唇动了动,却挤不出半个字来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是她自小看着长大的嫡亲外孙,和顾莞宁一样,曾是她的骄傲。

    她曾以为,齐王世子会和顾莞宁成亲,成为顾家的孙婿。

    然而,世事无常。齐王世子一步行错,步步皆是错。最终,滑落至无可救赎的深渊,以惨死牢狱为收场……

    两滴浑浊的泪水从太夫人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顾海见太夫人这般伤心难过,心中也百般不是滋味,低声宽慰许久。

    太夫人到底性情坚毅,虽然伤心,却未至崩溃的地步。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老三,你放心,我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萧睿落到今天这一步,全是他咎由自取,罪有应得。让他就这么死了,算是便宜了他!”

    “母亲能想明白就好。”顾海目露释然:“儿子惟愿母亲平安无事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这是顾海发自肺腑之言,说得格外真挚。

    如今的定北侯府,有顾谨行承袭爵位镇守边军,有他任吏部尚书撑起门户,内宅清明。已无需太夫人撑着大局。

    然而,太夫人是顾家所有人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年已四旬的顾海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每日回府的第一件事,便是到正和堂来。或有正事商议,或是陪伴太夫人说些闲话。哪怕只见上一面,心里也觉得格外踏实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们顾家离不开你。”顾海忍不住又道:“儿子也需要母亲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目中闪过水光,声音微微哽咽:“好,你一日需要母亲,母亲便一日伴着你。”

    亲生抚养四个儿女长大,顾湛顾淙顾渝相继离世,唯有幼子顾海一直伴随在身边。他们没有血缘牵绊,彼此间的感情却极其深厚,犹生亲生母子。

    顾海鼻子一酸,险些泪洒当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罗府,却是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皆因离府半年的罗霆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最是内敛自持的罗尚书,此时也是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罗夫人早已激动地上前,拉住罗霆的手上下打量,口中絮叨个不停:“老天保佑!你可总算回来了。这半年来,我每日寝食难安,心中总记挂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比起以前,罗霆显得清瘦了不少,皮肤也显出了几分异样的苍白。

    这是终日不见天日才会有的模样!

    罗夫人一时没看出来,罗尚书却看得清楚明白,心中略一沉吟,张口问道:“差事可办妥了?”

    罗霆进宫一事,只有父母妻子知晓。具体办什么“差事”,连罗尚书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罗霆简短地答道:“已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的死讯已然传开,就在这一日,罗霆回了罗家。到了此时,罗尚书焉能猜不出这半年来罗霆的“差事”是什么?

    父子对视一眼,彼此了然。

    罗夫人未会意过来,兀自追问罗霆这半年来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罗尚书替罗霆挡下了追问:“他为皇上办差,岂能轻易透露。”

    罗夫人只得闭口不问。

    罗霆暗暗松口气,目光落在妻儿身上。

    谦哥儿和二郎三郎像模像样地上前行礼,素来内敛的姚若竹,此时也难抑住心中的激动,目光定定地落在罗霆的脸上。

    夫妻一别就是半年。

    姚若竹对夫婿思之若渴,罗霆也同样思念温柔的娇妻,四目相对之际,心中俱是重逢的喜悦。

    罗霆大步上前,握住姚若竹的手,轻声道:“若竹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目中迅疾闪过一丝水光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建11选5网址 江苏快3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新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
菲律宾九龙娱乐 广东36选7规则 威客赚钱是真的吗 广东26选5好彩2奖金 11选五
吉林时时彩五星预测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秒速时时彩开奖 上海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pk10开奖直播
1号站娱乐平台手机版下载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澳门金字塔娱乐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