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软禁(一)
    徐沧长长地松了口气,面色复杂地看着昏迷不醒的“萧诩”。低低地说道:“巫术竟这般可怕,实在令人难料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穆韬也是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天子醒来,令众人喜不自胜。谁能想到,在天子体内醒来的,竟是该千刀万剐的齐王世子萧睿?

    若不是皇后娘娘敏锐过人,惊觉真相,不动声色设下此局,困住这个“萧诩”。还不知他会利用天子的身份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顾莞宁将三人齐召至屋内,同时在场的,还有琳琅玲珑和陈月娘三人。

    知悉“萧诩”真正身份的,只有他们六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将他软禁在椒房殿里,不容他见任何外人。”略显昏暗的光线中,顾莞宁面如霜雪,毫无温度:“不管是朝臣还是母后和阿娇他们几个,一律不见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反射性地脱口而出:“这怎么可能!便是皇上病重之时,王阁老等一众重臣也会不时探望。若不让皇上见人,只怕朝臣们都会生疑。”

    穆韬也皱起眉头:“再者,皇上一直待在椒房殿里,传出去同样惹人生疑。这两年,皇上可是一直在福宁殿里养病。”

    琳琅也忧心忡忡地张口:“阿娇公主和几位殿下,都听娘娘的话。只怕太后娘娘心中牵挂皇上,一直避让不见,太后娘娘必会不满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长久之计。”陈月娘也道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掠过,声音低沉而坚定:“你们的顾虑,我早已都想过。只是,这已是眼下最稳妥的办法,再无其他选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贵子满心沉重,穆韬和徐沧又何尝轻松?

    眼下他们所做之事,堪称惊世骇俗。若被人察觉,便是犯上作乱,只有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只是,正如顾莞宁所言。他们已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迈步而入,随之一同前来的,正是琳琅玲珑陈月娘三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到床榻边,目光落在熟悉的俊脸上,心中百味杂陈,面上毫不动容:“从今日起,皇上便留在此处。我会对外宣称皇上病重不起,不能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人,务必严守秘密,绝不能将真相透露出去。以免传出任何不利皇上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这是下定决心,要维护天子的尊严体面。宁愿让他一直“生病静养”,也绝不肯让他手握权势,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不能传出任何对皇上不利的谣言!

    皇后娘娘的声名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及此,众人心神一阵激荡,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冷漠,面上平静无波。谁都无法从她的脸上窥破她的真实心绪。

    顾莞宁沉声下了一连串的命令:“徐沧,你和穆韬先守在这里。夫子守在寝室外,不让任何人靠近。琳琅去慈宁宫送信。玲珑,你负责封锁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小贵子,你去金銮殿传本宫凤旨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病情反复,龙体有恙,今日罢朝。朝堂之事,照例由几位阁老和一众尚书们先行处置。若有悬而不绝之事,暂且搁置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銮殿。

    众臣正在等候天子上朝。

    在等待的时间里,众臣少不得要低声闲话数句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来,皇上每日都上朝,精神一日好过一日。看来,此次皇上的病症很快能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等早就盼着这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国不可一日无君。

    哪怕萧诩一声不吭,只端坐在龙椅上,于众臣而言,也如有了主心骨一般。任何人都无法替代。

    当小贵子出现在金銮殿时,众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贵公公,为何皇上今日不临朝?”王阁老率先发问。

    小贵子一脸愁容,歉然说道:“皇上昨夜饮酒几杯,兼之受凉,寒气入体,旧疾发作,不能下榻。今日不能临朝。皇后娘娘特意吩咐奴才来送信,今日皇上不上朝,还请诸位大人先商议朝事。”

    众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又病倒了!

    反正也不是第一回。众人也没放在心上,各自说了几句场面话,便照常议事。

    便连魏王世子韩王世子,也未生疑心。只在心里嘀咕几句。

    萧诩还没好几天,这又病倒在塌。龙体这般虚弱,该不会撑不过几年了吧……当最后这一句,只在心头打了个转,又被两人各自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子再次昏迷病倒,此事迅速在宫中内外传开。

    不出顾莞宁所料,众人都未起疑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来,萧诩的病症时好时坏。有一段时间,甚至几个月未曾上朝。众人早已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阿娇姐弟听闻此事后,本想来探望,被顾莞宁阻止。姐弟四人倒也听话。

    倒是闵太后,执意要亲自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看就看吧!反正“萧诩”还在昏迷,折腾不出风浪来。

    闵太后看了昏厥不醒的“萧诩”后,少不得又哭了一回。顾莞宁耐心地劝慰许久,才将闵太后劝走。

    皇上病重,本该在福宁殿里静养。不过,既在椒房殿里昏迷,又不宜挪动龙体,也只得留在椒房殿里养病。

    一众朝臣进福宁殿是等闲事,进后宫却多有不便。这么一来,自然无从“探病”。

    闵太后一日不落,每天都来。

    “不巧”的是,每次“萧诩”都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闵太后忧虑之下,召来徐沧相询。

    徐沧无奈答道:“皇上每日都会醒来两三回,只是,时间不定。时常在半夜醒来。微臣自不敢惊扰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又问起了最忧心牵挂之事:“皇上的病,什么时候能治好?”

    徐沧避重就轻地应道:“皇上需静心养病,请太后娘娘隐忍克制,不必每日到椒房殿来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红着眼眶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徐沧看在眼里,心中也觉恻然。

    欺骗一个爱子心切的可怜妇人,他实在于心不忍。不过,眼下也没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闵太后实在没什么城府,又无承受力。若将实情相告,只怕闵太后会第一个倒下。顾莞宁也是出于这一点考虑,一力将此事瞒下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11选5快彩乐 香港六合彩网站 新疆时时彩 幸运农场走势图 宁夏11选5玩法
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福建31选7 福彩3d专家预测 重庆时时彩骗局 江苏11选5计算器
北京快乐8预测 幸运飞艇预测 极速赛车rain 贵州11选5和值走势 浙江11选5中奖故事
360德州扑克 在家里做什么能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奖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