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虚张
    场面稍稍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众臣都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。能在朝堂混迹多年升至今日之位,脸皮薄了怎么成?

    就见崔阁老上前一步,歉然道:“此等重任,除了两位世子,再无人能承担。所谓能者多劳,辛苦两位世子了。”

    众臣一起拱手:“辛苦两位世子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用目光制止住韩王世子的不耐和不快,从容应道:“也好,我们两个这便去一趟椒房殿。诸位在此稍候。”

    众臣用钦佩敬重的目光送走两位世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着实不甚美妙!

    韩王世子一路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瞥了他一眼,淡淡提醒:“又不是毛头小子了,怎么还是这副七情上脸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这句话半点不假。韩王世子这两年收敛了许多,一遇到事,暴躁易怒的本性到底还是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哼了一声:“这群老匹夫!拿我们两人当投石问路的棋子!我焉能不怒!”

    萧诩一连多日未曾露面,他们两人当然也“惦记”的很。可惜宫中早已是顾莞宁的天下,椒房殿更是戒备森严,根本探听不到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这么明晃晃地到椒房殿,摆明了是对顾莞宁生了怀疑……

    想及此,韩王世子的脸色愈发难看。

    和顾莞宁交锋对阵,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事!

    魏王世子当然清楚他的愤怒因何而起。低声安抚道: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皇兄情形到底如何,我们正好探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心里一动,迅疾和魏王世子对视一眼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臣不得擅入后宫,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当然不算外臣。这一路上虽惹人瞩目,却顺顺当当地到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一扫,已发现椒房殿内外多了许多侍卫。这些侍卫,俱是跟随萧诩多年之人,一眼扫过去,几乎都是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倒也合乎情理。天子在椒房殿养病,椒房殿守卫森严是理所应当之事。

    “去通传一声,就说本世子和魏王世子心忧皇兄龙体,今日特来探望。”韩王世子迅速调整心情,语气平缓。

    宫女应了一声,进去通传。不到片刻,满面为难地出来了:“皇后娘娘说了,皇上刚喝过药,正在休息,不宜被惊扰。两位世子还是请回吧!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一来就碰了个硬钉子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目中闪过一丝怒意,硬邦邦地说道:“我们见不得皇兄,见一见皇嫂总无碍吧!”

    宫女只得再次去回禀,片刻后,又满面歉然地来了:“皇后娘娘今日也有些不适,请两位世子改日再来!”

    这一回,便连城府颇深的魏王世子也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正经的萧家子孙,和萧诩是嫡亲的堂兄弟。顾莞宁这么做,摆明了是没将他们两个放在眼底。实在可气可恼。

    只是,再气也不能硬闯椒房殿。

    两人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刚才为何不出去见魏王世子韩王世子?”琳琅略略蹙眉,颇为忧心:“两位世子被拒之门外,定然恼怒,记恨于心。”

    玲珑也满心不解地接了话茬:“是啊,琳琅说的不无道理。娘娘便出去,随意说几句将他们打发走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为何这般强势强硬,故意激怒他们?

    顾莞宁随意地扯了扯唇角:“这么做,才不会令他们对皇上生疑。”

    琳琅玲珑听得一怔。

    顾莞宁从不喜解释,见两人都未会意,难得多说了两句:“他们两人来椒房殿,既想亲自看一看皇上,也有试探之意。我越是强硬,他们越是忌惮,反而不会疑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是啊!娘娘平日就是这样的性子脾气。今日若太过温和,只会让人觉得是心虚掩饰。这般冷硬不留情的做派,更镇得住魏王世子韩王世子。

    所谓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心悦诚服:“娘娘深思熟虑,奴婢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,眼中却无笑意。

    她有如此底气,是因为萧诩一直坚定不移地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否则,她身为中宫皇后,不得干涉朝政,如何对萧凛萧烈乃至一众朝臣有这等威慑影响力?

    她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的萧诩,却不知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对人心的把握,堪称绝妙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无端“受辱”,心中确实恼怒。心里却不约而同地认定了萧诩病症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否则,顾莞宁哪来的底气这般待他们兄弟?

    两人无功而返,众臣并未失望。

    大秦储君萧天奕已来了金銮殿。

    “……父皇要静心养病,不宜操劳国事。我身为人子,理当为父皇分忧。”

    十一岁的少年储君相貌俊秀目光清朗:“从今日起,我会代父皇主持小朝会。有需要批阅的奏折,还像往日那般送到福宁殿。我自会批阅。”

    储君这般有担当,令一众臣子们心中甚慰,无人有异议,一起拱手应是。

    阿奕目光一扫,落在神色不愉的魏王世子韩王世子身上,温和又歉然地说道:“两位皇叔去椒房殿,想来是吃了闭门羹吧!这些时日,母后因父皇再次病重心情不佳。还请两位皇叔多海涵,不要放在心上。侄儿代母后,向两位皇叔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重地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只得侧过身子,避开储君这一赔礼:“哪有这般严重。皇嫂心中忧虑,我们心中都明白,岂会见怪。”

    阿奕闻言松了口气,欣然笑道:“两位皇叔胸襟宽敞,令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连连自谦,心中各自憋了一肚子闷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强势冷硬令人恼怒生畏。年轻的阿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这软刀子用得恰到好处!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两人这口闷气,不咽也得咽了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建快3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 幸运28技巧 山西11选5技巧
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分析软件 山东时时彩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破解选号 白小姐马报
甘肃快三软件 海南环岛赛2016回播 江西多乐彩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赢了三百万 内蒙古快3时时彩
三分彩计划软件 七乐彩直播 嘉美彩票阿里彩票 云南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彩民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