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教子
    有储君坐镇朝堂,浮动的人心,迅速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阿奕说话行事颇有其父风范,对着众臣十分礼遇。不骄不躁,虚心有礼。遇到不懂不会之处,并不吭声,只默默倾听记下。偶尔出言,也颇有见地。

    众臣看在眼底,俱觉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身为臣子,能遇到温和贤明的天子已是幸运。再得遇这等温和有礼好学上进勇于担当的储君,更是三生之幸。

    说句诛心的话,便是天子一病不起,也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不过,阿奕到底还年轻,从未批阅过奏折。几位阁老不忍将此重担压到阿奕身上,索性轮流在宫中当值,辅佐指点储君批阅奏折。

    首辅王阁老一把年纪,最年轻的崔阁老也不算年轻。每日陪着自己在福宁殿里熬夜,阿奕心中十分感动,私下对顾莞宁说道:“母后,几位阁老轮流住在福宁殿里,陪我熬夜批阅奏折。实在令人感动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:“他们这么做,也不全是为了你,更是为了防备我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听得一愣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:“母后为何这么说?几位阁老从未在我面前说过母后半字不是,反倒是对母后赞誉有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瞥了天真善良的阿奕一眼:“他们又不是傻瓜,便是对我有不满,也不会在你面前挑唆。一旦传进我耳中,只会得不尝失。倒不如说些夸赞我的话,对我们母子示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值留在宫中,是担心你将奏折带到椒房殿来,由我指点批阅。如此一来,朝政大事便会落入我眼中,也会受我操控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么做,正是防患于未然之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奕愣了半晌没说话,眼底的笑容慢慢退却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真相是这样的!

    他的感动和欣喜,现在看来,显得苍白无力而可笑!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大受打击的儿子,心中暗暗叹口气,低声道:“阿奕,你还年轻,哪里斗得过这些浸淫官场数十年的臣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你,便是你父皇,登基之后,也用了几年时间,才完全掌控朝堂,令众臣心悦诚服。你想做到这些,还早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过将此事放在心上。不管如何,他们为国朝尽力总是好事。他们这般防着我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阿奕忍不住反驳:“母后一心一意为我好,何须提防!他们这般防着你,和防备于我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顾莞宁听得心中阵阵暖意。脑海中忽地浮出久远的前世。

    前世,阿奕年少登基,她身为太后,自要全力辅佐儿子。她一心为朝为国为儿子,却未想到,儿子心生畏怯不满,和她日渐疏远离心……

    这一世,她没有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她没有权倾朝野之意,没有争权夺利之心。朝堂之事不出乱子,她便不多过问。阿奕张口相问,她耐心作答。阿奕不问,她也不多言。

    退步相让,换来的是阿奕的亲近和尊敬。

    便如此刻,阿奕便因臣子们的“防微杜渐”忿忿不平!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笑,伸手轻拍阿奕的肩膀:“阿奕,这天下是你父皇的,将来是你的。臣子们因我性情冷厉果决,忧心子弱母强,更忧心我会借此将手伸进朝堂,掌控朝政。他们也是一片忠心,你不必介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动怒生气,只会为你庆幸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你切勿因此对他们心生嫌隙。他们对大秦忠心,是你父皇得力的臣子。如今你代你父皇上朝,自要善待他们。”

    阿奕渐渐冷静下来:“母后说的是。刚才儿子太过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继续说道:“当然,温和不意味着软弱,宽容也不是一味容忍退让。身为储君,要有自己的主见,不能轻易被臣子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批阅奏折来说,他们指点于你,你便听着。到底该如何批阅,你自己斟酌。不能全听他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决定不下的事,你暂且搁在一旁。晚上回椒房殿来,和我商议一二也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再说教导,而是改成了商议。

    阿奕听在耳中,忽然生出自己已长大成人的自豪和骄傲,点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沉吟,又低声道:“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两人,你要多留意多提防。这些年来,他们一直被压制得不能动弹,心中早有怨气。他们两人都是才智出众之人,弃之不用不可能,委以重任却又危险。其中分寸,你得慢慢学着掌握。”

    阿奕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有齐王府谋逆的先例在前,便是顾莞宁不叮嘱,他也会对魏王府韩王府多加防备。

    “王阁老有野心无胆量,崔阁老善审时度势行事圆滑……”顾莞宁对朝中众臣一一点评。话语简洁,一针见血,将众臣的性情特点说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阿奕凝神听着,默默记下。

    待顾莞宁说完,阿奕笑问:“母后说来说去,为何漏了顾尚书?”

    阿奕口中的顾尚书,说的正是顾莞宁嫡亲的三叔顾海。

    顾莞宁哑然失笑,白了淘气的阿奕一眼:“这还用说吗?你三叔祖,性情果决,精明厉害。只用了两三年时间,便将吏部整顿一新。吏部官员索贿贪墨之风,被彻底遏制。对大秦忠心不二,更无质疑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说的是。”阿奕一本正经地应道:“有这等既忠心又能干的臣子,是大秦之福。我以后遇事,一定多向顾尚书请教。”

    说笑几句后,顾莞宁又叮嘱道:“左右中书令,小事琐事交给崔中书令,重要之事,交给傅中书令。”

    阿奕想也不想地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崔中书令是崔阁老的幼子,父子同朝,其中一个还是当朝阁老。崔家势力太盛,理应弹压一二。

    而傅家,早已西落西山,今非昔比。重用傅卓,倒无家族势力过盛之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傅卓是父皇伴读,感情深厚。又是他的未来岳父……

    阿奕一不小心,就恍了神,俊秀的脸孔悄然泛红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中,露出了然的揶揄。

    吾家有子初长成啊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农场夜场时间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北京pk10计划群
pk10计划软件app 重庆幸运农场派奖图片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 幸运飞艇视频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
重庆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幸运飞艇博彩平台出租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连接
幸运飞艇冠亚和公式 幸运飞艇冠亚和走势图 幸运农场三连中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 幸运飞艇直播开奖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