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糟心
    傅府。

    傅卓迈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低声细语的罗芷萱和蕙姐儿一起抬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大一小两张俏脸不约而同地露出甜美的笑容,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爹,”九岁的蕙姐儿声音娇脆悦耳:“你可总算回来了。我和娘一直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傅卓微笑着摸了摸蕙姐儿的头发,轻声道:“爹今日有些疲累,先早些歇下,蕙姐儿乖乖回屋去,明早再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蕙姐儿听话地点点头,行了一礼才离开。

    罗芷萱探询的目光落在傅卓的脸上: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夫妻十余载,两人对彼此的性情脾气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傅卓满腹忧思,自然瞒不过罗芷萱。

    傅卓也无隐瞒之意,目中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:“确实有一桩令我哭笑不得的事。”然后,将阿奕欲以他为钦差被众臣齐齐反驳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殿下到底太过年轻,一直在帝后的庇护下长大,没什么城府心计。”

    傅卓叹道:“别说我无意于此。便是我有这份心意,也不能这般行事。至少也该让臣子张口推荐,试探众臣的反应,然后顺理成章地点头应允。便是众臣反对,殿下也可从容应对,不至于像今日这般被动,颜面全失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也叹了口气:“他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少年郎,心思率直,哪里懂得迂回行事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一片好心,想借着此事抬举你。你办妥了这桩差事,便是大功一件。接下来再升官职便是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想法是好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太过天真了!

    便是天子,也不能这般任人唯亲。要提拔谁,总得有个循序渐进令众人心悦诚服的过程。哪能这般直接!

    傅卓低声道:“今日在朝上,王阁老崔阁老一力反对,两位世子也义正言辞。其余众臣皆出言附和。唯有顾尚书厚道些,保持缄默,未曾出言。殿下哪里敌得过众人口舌,羞愤交加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我,也分外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得主动站出来请辞。饶是如此,散朝后,众人看我的眼光总和平日不同。崔三郎更是尖酸刻薄,借着此事狠狠地奚落了我一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谁遇到这等事,都会觉得糟心。

    傅卓看似温和,实则心高气傲。被众人用看“奸佞小人”的轻蔑目光看着,心中懊恼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和崔三郎同为中书令,一直面和心不和,明里暗里的较劲争锋从未停过。

    崔三郎一直被压着一头,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。这回算是逮住机会,毫不客气地出言嘲讽羞辱他一番。

    偏偏傅卓无法反驳,只能生生地咽了这口闷气。

    罗芷萱见傅卓神色阴郁烦闷,自是心疼不已,伸手握住他的手:“你也别太过生气,气坏了自己身体可不值得。崔三郎嫉恨于你,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。你别理会他!”

    傅卓闷闷地应道:“都是天子近臣,皇上更信任更器重我,他被压了一头,便处处看我不顺眼,和我较劲。我实在不愿理会他。”

    奈何两人都是中书令,每日见面机会多的是,再不喜对方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罗芷萱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傅卓,默默地握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傅卓同样沉默不语,眉头依旧紧皱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罗芷萱才轻声打破沉默:“你今日心情烦闷,怕不止因为这一桩事吧!”

    傅卓神色复杂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罗芷萱抬起眼,轻声问道:“你可是为了皇上久病不愈而忧急?”

    傅卓叹了口气: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一病就是数月,一直在椒房殿里养病,再未上朝露面。储君萧天奕代父上朝,听政理事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就是再迟钝的人也会生疑。

    皇上生病是常事,像这般避不露面的,却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皇上的病症到底如何?是否还有痊愈的希望?抑或是就此一病不起,大秦将要由年轻的储君继位?

    便是傅卓,也免不了思虑忧心。朝中众臣会如何作想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有储君坐镇朝堂,中宫皇后坐镇后宫,母子合力稳住局势。人心浮动,却是谁也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“……魏王韩王一前一后上奏折,显有试探之意。若皇上有个三长两短,藩王叛乱夺位之事,怕是会再次上演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听得心惊不已,下意识地应道:“他们怎么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!”傅卓目光一闪,语气冷然:“魏王韩王都是野心勃勃之辈。这么多年一直被先帝弹压,后来又因齐王被诛心生忌惮,这才不甘不愿地困在藩地。却将魏王世子韩王世子都留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直在‘静候良机’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他们觉得机会来了,所以动手行动。若是朝廷不及时应对,或是态度太过绵软,接下来便有祸起萧墙之忧。”

    傅卓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罗芷萱长于闺阁,囿于内宅,听到和“谋逆篡位”相关之事,顿觉心惊肉跳。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傅卓又长叹一声:“这些还不是我最忧心之处。我最担心的,还是皇上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整整几个月没见过皇上了。这在往日,从未有过。便是皇上病重,也不至于所有人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皇上是真的不久于人世了。所以,皇后娘娘才不肯让任何人见皇上。为的是瞒下皇上的病症,为储君争得更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骇然,不自觉地用力抓紧傅卓的手:“你……这等话怎么能说出口!”

    这等忤逆犯上的话,绝不该出自傅卓之口。

    他是天子近臣,也是萧诩最好的朋友!怎么能说出这等诛心之言?

    傅卓满面苦涩:“连我都这么想了,别人又会如何?两位世子都不是等闲之辈,岂会不窥准时机出手?”

    “等着看吧!很快,他们便会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遍体生寒,身体从里都外都是冰冷一片:“他们会做什么?皇上还在世,储君每日临朝,后宫有顾皇后坐镇,闵太后也安然地在慈宁宫。他们敢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qq山东11选5彩票网 山西十一选五号码查询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七星彩票
南粤风采36选7 大赢家娱乐 l辽宁11选5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记录
重庆幸运农场综合走势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彩 上海时时乐咋天跨度走势图 赚钱
北京快3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快中彩玩法 河北11选5秘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