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流言
    隔日。

    椒房殿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后娘娘,傅大少奶奶递了帖子,想进宫给娘娘请安。”琳琅轻声禀报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罗芷萱是闺阁密友,身份虽有高低,却未影响到两人的深厚感情。罗芷萱每个月至少进宫一两回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病重,在椒房殿里养病。罗芷萱听闻此事后,不忍来惊扰,已有几个月没进宫了。

    玲珑低声道:“娘娘,皇上还在椒房殿,傅大少奶奶进宫多有不便。不如奴婢亲自去傅家一趟,向傅大少奶奶当面解释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无妨,让她进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玲珑还想说什么,琳琅已抢过话头:“奴婢这就打发人去傅府送信。”

    事后,玲珑少不得要嘀咕几句:“如今的椒房殿,便是太后娘娘来了,都得好生布置安排,免得露出马脚。何苦让傅大少奶奶进宫!”

    琳琅嗔怪地白了玲珑一眼:“你只想着安全谨慎,却未想想。娘娘这几个月来精神紧绷,满腹忧思,无人可倾诉,心里不知何等气闷。傅大少奶奶进宫,或许能让娘娘心情好些。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琳琅最细心。

    玲珑有些羞愧:“对不起,这么简单的事,我竟未想到。”

    琳琅无奈地轻叹:“娘娘生性刚强,从不肯露出半分软弱痛苦。你我整日在娘娘身边伺候,何曾见过她长吁短叹愁容满面?”

    “只是,娘娘也不是铁打的人,总有熬不住的时候。只盼傅大少奶奶能宽慰开解娘娘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罗芷萱便进了宫。

    一踏进椒房殿,罗芷萱便察觉到了些许异样。

    椒房殿里守卫森严,更胜以往。并无来来去去的宫女,显得格外安静。顾莞宁的身侧,只有琳琅和玲珑两人。其余伺候的宫女,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罗芷萱请安后入座,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几个月未进椒房殿,今日一来,仿佛变了个模样,安静了许多。我都不敢大声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:“有你在,足以抵得上十个人说话热闹。我这是特意让她们都退下,免得扰了你说话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不满地抗议:“你这到底是在夸我,还是在笑我!”

    顾莞宁俏皮地眨眨眼:“当然是夸你。除了你之外,我可不耐烦听别人啰嗦絮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可就太过分了。我出口成章,言之有物,和普通妇人的啰嗦絮叨有天壤之别。”罗芷萱贫嘴起来,功力非凡。别说顾莞宁,便是琳琅和玲珑也听得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沉寂了数月的椒房殿,终于又有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闲话一番话,罗芷萱才说起正题。

    “昨日晚上傅卓回府,说起了朝中之事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轻声道:“殿下是一片美意,对他多有提携。他心中不胜感激。只是,他为形势所迫,不得不主动请辞。伤了殿下的颜面,只盼殿下不要介怀。”

    君臣有别。阿奕再年少,也是大秦储君。主动对臣子示好被当众拒绝,无疑是驳了储君颜面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挑眉:“原来你进宫是为了替夫婿说情来了。亏得我以为你是久不见我心中挂记。”

    话语轻快,带着熟悉的戏谑。

    罗芷萱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顾莞宁既是这般态度,显见并不在意傅卓的冒犯之举。

    “阿奕性子冲动,行事不妥,我昨晚已训斥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说笑几句后,顾莞宁正色道:“他听政之日尚短,也未经历过朝堂磨炼,行事不免有疏漏之处。无端给傅卓惹祸,是他的不是。你们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这般通情达理,令罗芷萱心中颇为感动,立刻应道:“殿下还小,行事未曾仔细思虑,偶有疏漏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笑,此事便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罗芷萱略一犹豫,终于低声提醒道:“两位藩王一起上奏折,或有试探之意。接下来,或许还有别的举动。娘娘需谨慎应对。”

    依傅卓所言,两位世子不动手则已,一有举动,必会以顾莞宁为目标。

    顾莞宁显然听懂了罗芷萱的话中之意,淡淡应道:“放心,我早有防备。”

    事涉皇家,罗芷萱不便再多言,很快笑着扯开话题:“蕙姐儿这些日子回宫,时常说起阿娇打理后宫之事。阿娇虽然年少,行事倒是颇为沉稳老练,颇有你当年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确实是个好帮手。”提起长女,顾莞宁心情愉悦,目光柔和了许多:“这些日子有她相助,我轻松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笑道:“还是女儿最好,贴心又孝顺。”

    闲话许久,罗芷萱方才离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,礼部左侍郎被命为钦差,亲自去魏王藩地,负责赈灾之事。

    韩王所上的奏折,被搁置未理。

    傅卓因“钦差”一事,平白成了众人眼中的“焦点”。这两日里不知听了多少别有用意的嘲弄。到后来,索性不吭声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任凭众人戏谑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众人倒是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唯有崔三郎,逮住这等好机会,不肯就此放过傅卓。不知从哪儿联合了一帮碎嘴的臣子,四处散播“傅卓是奸佞小人谄媚讨好储君意图升官”之类的话,颇有些穷追猛打的意思。

    傅卓心中恼怒,和崔三郎心结日深。

    阿奕身为储君,朝中也有耳目,知晓此事后,心中颇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好心办坏事,便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是臣子之间的事,他冒然插手,只会令傅卓的处境更尴尬。只能装聋作哑,权当不知。

    到此时,他也终于明白顾莞宁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再多的教导训斥,都不及亲身经历来的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此事之后,他性子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朝中风波未息,流言又四处而起。

    无人知晓流言从何而来,似乎一夜之间,便传遍京城,传至所有人耳中。

    天子萧诩,其实并未患重病。

    中宫皇后顾莞宁将天子困于椒房殿,不准任何人靠近,也不允太医院众太医为天子看诊。顾莞宁扶持少年储君临朝听政,以生母之身份,掌控储君,进而掌控朝堂。牝鸡司晨,居心叵测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007皇家赌场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彩经网 皇家赌场007 四川快乐12走势图
快乐扑克奖金 青海快三公式 新加坡快乐8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刷方案 福建快三遗漏值开奖
内蒙古快三一定牛基本二码 11选5赚钱方法 六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七乐彩开奖号码 皇冠时时彩平台出租
贵州快三走势图遗漏 腾讯分分彩2期全天计划 韩国济州岛快乐8 广西11选5乐选玩法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