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怒叱
    顾莞宁冷厉的目光,如刀锋刮过众人脸孔。

    众臣心中俱是一凛。

    中宫之威,众人绝不是第一次领教。来之前,众人都有充足的心理准备。不过,真到了这一刻,众人才心惊地发现,顾皇后比想象中的更凌厉威势。

    “宫中素有规矩,外臣不得入后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道:“尔等俱是大秦肱骨之臣,莫非竟连先祖定下的规矩也忘了?还是明知故犯,根本未将皇上和本宫放在眼底?”

    这两顶大帽子压下来,谁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王阁老身为首辅,首当其冲要顶在前面,立刻张口解释缘由:“……近来有许多不利皇上和娘娘的传言。臣等深为娘娘不平,今日一起前来面圣,便是要证明这些留言全是无稽之谈。皇后娘娘素有贤名,和皇上鹣鲽情深。岂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。所以,臣等今日特意前来,为皇后娘娘一证清白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尚书便接了话茬:“王阁老言之有理,微臣不才,也愿为娘娘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瞧瞧这一脸慷慨激昂!

    听听这满口的忠心仁义!

    顾莞宁讥讽地扯了扯嘴角,目中没有半点笑意:“如此说来,本宫还应该多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王阁老等人出声,又冷冷道:“这天底下多的是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无耻之徒。本宫今日算是开了眼界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阁老是一朝首辅,自恃德高望重,竟被当众这般羞辱,便是再有城府,脸孔也觉得阵阵涨热。

    顾莞宁毫不停歇,继续怒叱:“尔等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本宫清名着想。二十余名朝中重臣一起闯进本宫的椒房殿。只这一桩,便是对本宫最大的羞辱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和皇上是少年夫妻,成亲十余年,恩爱两不疑。你们听信子务虚有的谣言,将这一盆污水往本宫身上泼,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“身为臣子,你们不敬储君,仗着人多势众,逼迫储君。居心又是何在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以为皇上病重,觉得本宫没了依仗依靠,便想来轻贱我们母子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诘问,听得众臣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王阁老急急想张口辩驳,可惜根本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顾莞宁疾声厉色,语速极快地继续说了下去:“是非黑白,全凭你们一张嘴。表面道貌岸然,实则满肚子谋逆不忠。”

    “他日,若皇上真有个三长两短,这宫中朝堂哪里还有我们母子的立足之地。大秦天下都落入尔等之手。”

    这等诛心之言,谁都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王阁老脸孔泛白,连连拱手道不敢:“娘娘请息怒!臣等绝无此意!”

    原先蹦跶得最欢的李尚书,此时也成了鹌鹑,根本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见势不妙,立刻冲魏王世子使了个眼色。魏王世子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。然后,两人一前一后地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皇嫂请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众臣担忧皇兄龙体,今日特意来探望,绝无他意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冷笑一声,打断了韩王世子:“你们两个是阿奕的皇叔,他们联手逼迫阿奕时,你们可曾出言相助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口口声声说担忧皇上,举动却截然相反。莫非以为众人都瞎了眼,看不出你们两人是何等居心?”

    “皇上如何待你们兄弟,满朝文武皆知。你们两人不念皇上恩厚,见皇上病重,便煽风点火兴风作浪,简直是狼心狗肺!令人不齿!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被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,愤怒的火苗在眼底迅速燃烧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可恨的顾莞宁!

    一张嘴像刀子一般,半分不饶人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显然更沉得住气,沉声道:“事已至此,皇嫂便是对我们存了误会,我们也无可奈何。我等对皇上忠心耿耿,日月可鉴。待面见皇上,确定皇嫂并未做出任何不当之事后,我们自会向皇嫂请罪。”

    王阁老也缓过劲来了:“魏王世子说的有理。身为臣子,为君尽忠,理所当然。便是被人误解,微臣也义无反顾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嘴角:“也罢!今日不让你们见一见皇上,你们无论如何是不肯死心了。好,本宫这就让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且记住。今日你们擅闯椒房殿之过,本宫都记下了,绝不会就此甘休!”

    说完,顾莞宁走上前,握住阿奕的手:“阿奕,母后知道你今日受了委屈。你放心,母后自会为你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众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的后背不约而同地窜起凉意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众人已是骑虎难下。便是有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冒失的,也没了回头的机会。众人各自咬咬牙狠狠心,先后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一开始,阿奕一直没有张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地看着母后大发凤威,将一众臣子压得透不过气来。心中憋着的那股闷气,已悄然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我要是像母后这般厉害该有多好!

    阿奕没有说出口,目光将心意表露无疑。

    他身高已和顾莞宁相差无几,肩膀却略显单薄。朝堂争斗对他而言,还是太过沉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怜惜和心疼,淡淡说了一句:“不用担心,一切都有母后顶着。”

    阿奕心里暖融融的,迅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待众臣进了寝室,顾莞宁才携着阿奕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天子“萧诩”正闭目昏睡,并无病容,气色还算红润。

    任谁看在眼中,也不会生出“天子已病重将不治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魏王世子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王阁老等人却悄然松了口气。他们最担心的,是天子病情太重随时会归西。现在看来,天子病症倒是和往日一样,整日昏睡罢了。

    “尹院使,”韩王世子张口吩咐:“你领着众太医为皇兄仔细看诊,务必要诊断出皇兄的病因。”

    又故意挤兑徐沧:“徐太医素以医术精湛闻名,最得皇兄信任。只可惜,徐太医一直未能治好皇兄。”

    徐沧淡淡应道:“希望众位太医能找到医治皇上的办法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11选5选 街机千炮捕鱼 竟彩足球 福彩3d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
香港六合彩天线宝宝 北京赛车官网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时时乐 pk10开奖直播
豆豆网幸运28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奖金介绍 大富豪棋牌
广西快三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来彩彩票浙江11选5 秒速赛车公式 河北十一选五在线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