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照面
    门外的琳琅找不到借口拦着阿奕,不过是故意拖延时间,让顾莞宁有些心理准备罢了。

    听到顾莞宁的声音,琳琅略略松口气,终于让了开来。

    被杖责二十的储君忍着后背的疼痛,竭力装着行走如常。一不小心牵动到了背上的伤口,疼得钻心,忍不住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行杖责的是椒房殿里的女官们,早已得了叮嘱,下手轻之又轻,绝不会伤到阿奕的筋骨。不过,再轻也是二十板子。不免要吃些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阿奕挨了打,心中并无半丝怨怼,反而充满了愧疚自责。

    他走到顾莞宁面前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哽咽着喊了声:“母后!都是我没用,竟让母后遭受今日这样的耻辱!”

    身为中宫皇后,竟被朝中众臣联手相逼闯进寝宫。大秦建朝以来,这还是开天辟地第一回。

    是他没用!

    他不但没能护住母后,还要靠母后撑腰解围。最后为众臣代领这二十杖责,令众臣归心。更见母后的一片爱子苦心……

    阿奕略显单薄的肩膀不停耸动,泪水迅速滑落眼眶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,温和抚慰:“阿奕,别哭了。事情已经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对母后心存愧疚。你不过才十一岁,临朝听政只有几个月,弹压不住众臣也怪不得你。再者,你父皇久病未露面,惹人生疑也是难免。今日闹了这么一出,让众臣疑心尽去,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受了二十杖责,后背一定疼的很。别跪着了,快些起身吧!”

    温柔的宽慰,如溪水潺潺,流淌过阿奕的耳边。

    阿奕心头一热。

    别人都以为母后性情冷厉不近人情。唯有亲近她的人才知道她的温柔包容。只是,母后这一面,能窥见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阿奕胡乱用袖子抹了眼泪,然后站起身来。动作一大,后背的伤痕更痛了。阿奕咬牙忍痛,下意识地看向床榻。

    和“萧诩”的目光对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阿奕瞬间激动起来:“父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见过父皇清醒时的模样了?

    每次到寝室来,父皇总在昏睡。没想到,今日父皇竟然醒了。

    阿奕顾不得后背疼痛,一个箭步冲到床榻边,激动不已地抓住“萧诩”的胳膊,一声声地喊着父皇,目中泛起喜悦的水光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只恨自己身不能动口不能言,大好机会就在眼前,他竟什么也做不了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奕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思缜密,行事谨慎。只让徐沧解开他的昏穴,麻穴和哑穴未解,显然就是为了防备此刻!

    阿奕还在一声声地喊着父皇。

    顾莞宁居高临下地注视着“萧诩”,目光冷然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心中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他虽不能动弹不能说话,却能用目光和阿奕“交流”,令阿奕生疑。便是没什么实质的用处,给顾莞宁添添堵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看向阿奕,目中露出憎恨嫌恶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情绪,任谁也不会忽略。

    父皇看着他的样子,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……不,不是陌生人,而是看着仇人才对。

    阿奕心中无端生出凉意,泪珠挂在眼角,迟迟未落:“母后,父皇为何这般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萧诩”嘴角扯出讥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阿奕果然聪慧敏锐,远胜过蠢钝的玥姐儿。只一个眼神,便已惊觉到他的异样!他倒要看看,顾莞宁作何解释!

    “阿奕,”顾莞宁未语先叹:“你心中一定奇怪,为何你父皇清醒的时候,我从不允你和阿娇来探望。今日亲眼所见,你总该明白了吧!”

    阿奕心中隐约有了猜测,却不敢相信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请母后明言!”

    “你父皇自昏厥醒来后,便似变了个人。”顾莞宁低声道:“语气眼神说话和往日都大不一样,情形时好时坏。徐沧也从未见过这等奇病怪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任何人察觉此事,所以才将你父皇留在椒房殿。不让任何人见他。”

    阿奕听得满面骇然,脱口而出道:“母后的意思是,父皇被邪祟入了体?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苦涩:“我也不敢断言。”

    阿奕满心震惊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“萧诩”,心中也是一沉。

    顾莞宁果然是早有“准备”!便是巫术永远解不开,他永远占据着这具身体,阿奕也不会再生疑,只会配合着顾莞宁一起将“真相”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中宫皇后,再加大秦储君,母子齐心协力之下,耗费几年时日,慢慢掌控朝堂。常年养病的“天子”,便成了一具身不由己的傀儡……

    “萧诩”越想越是心凉。

    顾莞宁迅疾扫了如遭雷击的“萧诩”一眼,然后低声对阿奕说道:“阿奕,此事只你我母子两人知晓。绝不能告诉你皇祖母,对阿娇也得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阿奕终于从无边的震惊骇然中回过神来,神色郑重地应道:“母后放心,我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已知母后苦衷,日后定当和母后一起遮掩此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坚定的脸孔,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欣慰,轻轻拍了拍阿奕的肩膀:“好!”

    阿奕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站在床榻边,定定地看着“萧诩”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心中冰凉,面上却不肯示弱,和顾莞宁对视良久。心中到底是何等滋味,只有他自己知晓。

    对视片刻,顾莞宁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“萧诩”眼底强撑的镇定溃散,露出浓浓的无奈不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臣以雷霆万钧之势闯进椒房殿,闹了个灰头土脸的结局。

    储君萧天奕代众臣受了杖责,要休养数日,不能再上朝。

    众臣心中各自愧疚,不必细述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当日便被带进了宗人府。安庆王并未急着审问,将韩王世子关进了宗人府大牢。

    住在宫中的韩王世子妃林茹雪,当日下午便来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“韩王世子妃前来求见,”玲珑轻声禀报:“娘娘可要见她?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淡淡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开奖官网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
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 北京pk10官方网站注册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改单谁搞过
幸运农场在线投注 幸运飞艇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公式 幸运飞艇-聚彩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 幸运飞艇视频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机器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