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请罪
    一脸憔悴黯然的林茹雪迈步进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皇上在椒房殿养病,林茹雪和傅妍自要避嫌,这几个月里极少踏足椒房殿。今日,林茹雪却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不但要来,还要来得快。

    想到闯了大祸的丈夫,林茹雪满心晦涩,一肚子苦水。

    夫妻数年,新婚时的情热早已被消磨殆尽。在韩王世子接连纳侍妾进门后,林茹雪便已收起多余无用的哭泣泪水,做一个贤良得体的世子妃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在乎韩王世子会遭什么罪,却不得不在意韩王府的未来。因为她唯一的儿子,是韩王府的嫡长孙。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椒房殿的正殿威严肃穆,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身着正红色宫装的顾莞宁端坐在上首,神色冷然。

    林茹雪早有心里准备,走上前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世子犯下大错,臣妾惶恐,前来请罪,恳请皇后娘娘降罪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道:“韩王世子犯错,和你有何相关。又何来请罪之说!除非,韩王世子今日之举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有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若真的“有意为之”,便是早有预谋伤害储君和皇后。这可是重罪,仅次于谋逆犯上……

    她一直身在宫中,对韩王世子的一举一动并不清楚,根本不知韩王世子是否“有意”。此时顾不得别的,立刻张口为韩王世子解释:“世子生性冲动易怒,此次犯错,必是因为一时气愤。绝不敢对皇后娘娘和殿下动手。恳请娘娘明察!”

    说完,用力地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茹雪一脸焦虑忧心,绝非作伪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林茹雪相识多年,对她的性子颇为熟悉,此时故意出言试探,便是想知道林茹雪对韩王府背地里的举动到底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韩王世子并未向林茹雪透露口风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心念电转,目光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玲珑又来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魏王世子妃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傅妍也来了!

    顾莞宁简短地下令:“宣!”

    片刻后,满面忧色的傅妍迈步进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看到林茹雪跪地请罪,傅妍并不意外。若换了闯祸之人是魏王世子,现在跪在这儿的人便是她。

    妻以夫荣,妻以夫贵。嫁给天家子孙,做着王府世子妃,享受了世间女子尽皆艳羡的荣华富贵,一旦落难,便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和魏王世子同进同出,感情深厚。她和林茹雪同住宫中,彼此虽有攀比猜忌,感情却也胜过旁人。此时匆匆赶来,自是为了帮腔说情。

    傅妍行了一礼,然后说道:“韩王世子犯错,娘娘责罚是理所应该。只是,林氏母子俱在宫中,对此事茫然不知。恳请娘娘切勿迁怒于他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林茹雪迫不及待来请罪的真正原因。卑躬屈膝,卑微请罪,为的是消顾莞宁心头恶气,不至于迁怒到朗哥儿身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忽地问道:“傅氏,若有人意欲伤害瑜姐儿,你会如何?”

    傅妍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句:“臣妾便是豁出这条性命,也绝不会放过对方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道:“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妍被噎得哑口无言。直到此刻,才霍然想起韩王世子差点伤到阿奕之事。

    为母则强。

    当儿女受到威胁时,再柔弱的女子,也会化身为凶悍的母狼,将所有敌人撕碎。更何况,顾莞宁从来和柔弱两个字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林茹雪自然也听懂了顾莞宁的话中之意,秀丽的脸孔悄然泛白。如此看来,顾莞宁根本不会轻易饶过韩王世子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响起:“林氏,只要你和朗哥儿恪守宫中规矩,本宫绝不会因此事迁怒于你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绝口未提韩王世子。

    林茹雪心中一颤,谢了恩典,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傅妍也一并告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沉默着一起回了会宁殿,相对而坐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太阳西坠,暮色降临。室内一片晦暗。

    傅妍终于张口打破沉默:“她说话素来算话。既说了不会迁怒于你和朗哥儿,你且放宽心,在宫中安心住着。”

    安心?

    如何能安心?

    林茹雪惨然一笑:“他是朗哥儿的父亲,若他出了事,王府动荡难安,我和朗哥儿又该何以立足?”

    伶俐善言的傅妍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。

    事情是明摆着的。顾莞宁绝不会善罢甘休。韩王世子进了宗人府,想安然脱身难之又难……再怨憎,也是夫妻。林茹雪岂有不担心的道理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出了事,林茹雪母子在宫中的处境也顿时窘迫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。只说阿奕,心中对朗哥儿岂能不生芥蒂?

    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寝室里的光线愈发暗淡,彼此的面孔也模糊起来。唯有林茹雪眼角的泪痕,晶莹夺目。

    傅妍鼻间也是阵阵酸楚,低低地说道:“其实,我心里也担心的很。最近宫中内外流言汹汹,直指中宫。又出了众臣闯进椒房殿之事,总令我生出风雨欲来之感。”

    流言来势凶猛,必有人在背后出手。这个人会是谁?

    天子病重不起,年少的储君临朝听政,岂能服众?

    以顾莞宁心思之缜密狠辣,岂会不提防韩王魏王两府?

    今日出事的是韩王世子,再接下来,是不是就该轮到魏王世子了?

    傅妍和林茹雪四目相对,俱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惶难安。

    有些事,便是心如明镜,也绝不能宣之于口。林茹雪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转而说道:“不管如何,今日都要多谢你去椒房殿为我求情。”

    傅妍自我解嘲地扯了扯嘴角:“我们两个如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互相帮衬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门外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朗哥儿的声音响起:“母亲!”

    没等林茹雪应声,朗哥儿便已推门而入。林茹雪慌忙用手擦拭眼泪,却已迟了。朗哥儿已将她泪流满面的模样看进眼底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三的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记录 五行中特高手 时时彩历史记录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
黑龙江时时彩技巧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六合图库彩色图片 青海快3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
快用官方网站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单双 体彩31 选7 走势图 六肖中特三期必开一期
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大公报 快乐十分购买 宁夏发票认证勾选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