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软禁
    顾莞宁的反应再次出乎阿奕的意料:“也好,那你便留在宫中,等皇上醒来。”

    可是,父皇邪祟入体,言行举止大异往常,岂能随意见外人?这个人还是心思深沉的魏王世子……

    阿奕越想越心慌,下意识地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如常,看不出半点异样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也神色安然地拱手应下:“好,臣弟今日只得厚颜留在椒房殿,唐突冒氏之处,还请皇嫂勿怪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你独自留在椒房殿,总有瓜田李下之嫌。本宫这便宣召傅氏和瑜姐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眉头微不可见地动了一动:“让傅氏过来无妨,瑜姐儿在上书房里上课,倒是不必惊动她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并不纠缠这等细节小事,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妍很快应召而至。

    韩王叛乱之事,尚未传开。当傅妍从魏王世子的口中得知此事时,震惊不已,脱口而出道:“六皇叔怎么敢这么做!齐王府先例在前,他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吗?”

    身陷宗人府的韩王世子萧烈要怎么办?

    身在宫中的林茹雪朗哥儿母子又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还有,魏王府和韩王府同气连枝同进共退,此时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种种纷乱的思绪齐齐涌上心头。傅妍脑中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深深地看了傅妍一眼:“稍安勿躁。待皇兄醒了,自会下旨平定韩王藩地之乱。”

    傅妍闻言,心中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夫妻多年,她对魏王世子的脾气颇为熟悉。魏王世子留在宫中,绝不止等待皇上醒来这么简单!

    再一深想,从流言纷飞,到众臣闯进椒房殿,之后韩王世子意气动手,再到韩王谋逆……这一连串的事,魏王世子岂会懵然不知?

    他要做什么?

    傅妍越想越是心惊害怕。只是,此时他们夫妻并不是独处,不宜追问,只得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等,便是半日。

    这半日里,只有宫人伺候茶水,顾莞宁母子并未露面。

    傅妍远不及魏王世子沉得住气,越等越是心焦。顾不得还有宫人在一旁,低声问道:“世子,天都快黑了,为何皇上还无消息?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还是四个字:“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偏殿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母亲。”是瑜姐儿散学归来:“皇伯母让人给我送信,散了学便到椒房殿来。”

    十岁的瑜姐儿已是个美人胚子,眉眼如画,精致夺目。

    傅妍勉强一笑,低声问道:“瑜姐儿,朗哥儿人呢?”

    瑜姐儿一怔:“朗堂弟自是回了会宁殿。母亲为何忽然问起他?”

    这等大事,迟早是要告诉孩子的。

    傅妍低声将韩王造反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瑜姐儿也不是不解世事的孩童了,听了之后满心惊骇,急急问道:“朗堂弟和婶娘以后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妍默然片刻,才道:“他们肯定要被软禁在宫中了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神色惊惶地追问:“母亲,我们能随父亲一起出宫吗?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妍哑然无语,魏王世子淡淡张口道:“你们母女两个在宫中安心住下。”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脾气,在此关头,必要防着魏王府一手。怎么肯放傅妍母女出宫?

    瑜姐儿很快想通了其中的道理,目中闪过委屈的水光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暗暗叹息一声,摸了摸瑜姐儿的头发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天早已黑了,宫人们早送过了晚膳。只是,三人都无胃口,草草吃了几口果腹而已。

    “世子,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傅妍眉宇间满是焦虑不安:“如果皇上一直不醒,难道我们就一直在此等候不成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面上镇定,心里也有一丝焦躁。

    这大半日的功夫,萧诩早该醒了……顾莞宁故意拖延,必然心中有鬼!

    他一定要沉住气!趁着此次大好机会,逼出顾莞宁的真面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张熟悉的脸孔出现在眼前:“奴婢玲珑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见过世子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精神一振:“可是皇兄醒了?”

    玲珑歉然道:“皇上一直未醒。娘娘唯恐世子等的心急,命奴婢前来传话,请世子世子妃小郡主今日便留宿在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面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是要将他软禁在椒房殿?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,也未料到,顾莞宁竟敢这么做!

    将堂堂世子软禁宫中,这等事一旦传开,顾莞宁苦心经营多年的贤后名声,便会土崩瓦解。也坐实了她“牝鸡司晨”“染指朝政”的恶名!

    她就不怕千人所指万人唾骂吗?

    傅妍心中一沉,挤出笑容道:“椒房殿是娘娘寝宫,我们留在此,到底不便。不如先回会宁殿里候着,待皇上醒来,世子立刻过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玲珑恭敬地说道:“娘娘已经命奴婢准备好了住处,世子妃尽管安心住下。宫中绝无人敢乱生口舌是非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椒房殿,进来容易,想出去,怕是难之又难了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对视一眼,目光同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母后真的打算将他们一直软禁在椒房殿?”阿奕忐忑不安地低声询问:“儿臣只担心,此事一旦传开,众臣又会起疑。”

    “萧诩”其实早已醒了一回。

    阿奕亲眼目睹小贵子如何“伺候”,亲眼得见“萧诩”大异往日的阴冷眼神。

    父皇绝不能在众臣面前露面!

    眼下的局势,又该如何解开?

    顾莞宁看了过来,目中透出熟悉的冷厉之色:“起疑也由得他们。他们总不敢再闯到椒房殿来。”

    “韩王世子当日的举动,绝非无的放矢,而是有意为之。如此一来,韩王才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上这封大逆不道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府同样居心叵测。魏王世子进宫来,是打着一探虚实的念头。一旦被他察觉到你父皇大异往常,魏王必有异动。”

    “明知是一头猛虎,总不能纵虎归山。魏王世子既是进了椒房殿,就休想出椒房殿半步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湖北11选5杀号技巧 第一足球比分网 贵州11选5开 麻将技巧 捕鱼游戏下载
pk10开奖 幸运飞艇pk10稳赚计划 云南11选5前三走势图 时时彩赚钱 山东体育彩票
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什么号出得多 黑龙江11选5开奖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信息
pk10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 甘肃11选5前3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