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凤临(一)
    隔日。

    众臣齐聚金銮殿。

    王阁老眉头微皱,低声对崔阁老说道:“听闻魏王世子昨日进宫,一直未曾回府。不知宫中情形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有,韩王作乱之事,朝廷总得有个章程。皇上便是患了重病,也该上朝颁旨。总不能听之任之不管不理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同样满心思虑,口中却道:“殿下今日上朝,自有定论。王阁老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说了等于没说!

    这个老奸巨猾的崔阁老,想从他这儿套句口风,比登天还难!

    王阁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那我等便耐心静候。”

    孟尚书也在低声问顾海:“不知皇上今日是否会上朝?”

    顾海心里也没底,口中却道:“这等大事,岂能不上朝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贵子来了。

    众臣顿时精神一振,齐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贵子是天子近侍,每次皇上临朝,都是由小贵子宣旨。小贵子一来,也就意味着皇上要上朝了。

    时隔数月,皇上终于要上朝了!

    小贵子恭敬地说道:“劳烦诸位大人久候。皇后娘娘和殿下马上就到。请诸位大人恭迎娘娘凤驾!”

    众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臣俱是满面错愕,旋即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!

    来的不是皇上,而是顾皇后!

    韩王奏折里的诛心之言,眼睁睁地成了现实!

    小贵子对众臣变幻不定的精彩脸色视若不见,朗声道:“皇后娘娘驾到!殿下驾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身朱红色宫装的顾莞宁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她的身侧,正是储君萧天奕。

    顾莞宁竟如此磊落坦荡地进了金銮殿!

    众臣皆惊!

    王阁老面色难看,快步上前,看似相迎,实则拦下了顾莞宁:“这里是金銮殿,是天子临朝之处,众臣面圣议事之处。娘娘虽是千金之躯,却不宜踏入金銮殿。老臣恳请娘娘离开此地!”

    众臣一起反应过来,拱手齐声道:“请娘娘离开金銮殿!”

    整齐响亮含着愤慨的声音,在偌大的金銮殿回响。

    顾莞宁有备而来,自然不会被这点阵仗惊倒,淡然说道:“你们不必惊慌失措如临大敌。本宫今日前来,是为了韩王叛乱之事。其余朝堂诸事,本宫一概不理会!”

    崔阁老暂且隐忍未吭声。另外三位阁老相继出言。

    “后宫不得干政!这是大秦建朝以来便定下的规矩,娘娘不会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“今日理应皇上临朝。不知为何是娘娘前来?莫非真如韩王所言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娘娘有软禁天子染指朝堂之心?”

    “娘娘一世贤名,切勿行步差错。恳请娘娘自重,立刻离开金銮殿!”

    三位阁老态度坚决,言语犀利,一句比一句说得重!

    阿奕只觉分外刺耳,立刻张口道:“母后刚才说的话,莫非阁老们未听清楚?母后今日前来金銮殿,只为商榷如何对付韩王之事。并无染指朝堂之意!”

    王阁老沉声道:“敢问殿下,皇上为何今日还不临朝?之前娘娘所言,皇上每日昏睡数个时辰,总有醒来的时候。便是片刻时间,也已足够皇上临朝下旨。为何皇上迟迟未现身?这让臣等心中惊疑不已。”

    临来之前,母子早已商议好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阿奕眼眶忽地泛红,用沉痛的语气说道:“事到如今,孤不得不向众爱卿吐露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所患的病症,十分怪异。每日昏睡,偶有醒来之际,思绪也不清楚。时常胡言乱语。根本不能上朝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唯恐朝堂动荡人心难安,所以竭力隐瞒此事。却未想到,韩王趁此时机发难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魏王府,也在暗中伺机而动。昨日魏王世子进宫面见父皇,见父皇思绪紊乱言语糊涂,竟目露喜色。母后心寒齿冷,不敢纵虎归山,只得暂且将魏王世子软禁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秦即将祸起萧墙!此时最要紧的,是立刻镇压韩王,威慑魏王。否则,两藩一起作乱,大秦又将战火连连,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毅然挺身而出,不顾自身清名,为的是大秦江山社稷安稳,为的是替父皇保住天下,为的是扶持孤这个长子。敢问一声,母后此举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番话,说得掷地有声,慷慨激昂!

    众臣心神巨震,胸怀激荡,久久难以平息。

    阿奕上朝听政数月,听的多,说的少,对众臣谦和有礼。兼之年少,众臣表明恭敬,心里到底有几分敬意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月前闯进椒房殿,阿奕坚持代众臣受杖责,众臣才真正从心底生出爱戴。

    而今日,阿奕首次展露身为储君的凌厉。众臣凛然之余,俱觉欣慰不已。这份欣慰,甚至盖过了听闻天子重病犯糊涂的震惊失落。

    便是天子不能痊愈,大秦也后继有人了。

    素来冷厉刚硬的顾皇后,此时黯然轻叹一声:“后宫不得干政,本宫岂能不知,又如何会明知故犯?然而,韩王叛乱之事紧迫,容不得耽搁。魏王虎视眈眈,不容疏忽大意。本宫明知会被众臣误解责备,也不得不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拼着落下牝鸡司晨的恶名,也绝不容大秦江山有失,不容逆臣横行!”

    众臣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便是之前反对最激烈的几位阁老,此时也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看向兵部周尚书,凛然下旨:“本宫代皇上下旨,兵部立刻调遣兵马,平定韩王藩地。另外暗中调集兵马,随时奔赴魏王藩地。”

    不等吩咐,中书令傅卓已上前一步,肃容拱手:“微臣立刻拟旨。”

    周尚书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道旨意,他到底是领还是不领?

    真是一桩伤脑筋的难题啊……

    周尚书迅疾瞥向王阁老崔阁老。

    王阁老面色沉凝,崔阁老面色同样沉凝。两人都似未看到周尚书求救的眼神,各自沉凝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老狐狸!

    关键时候,没一个肯担下听从皇后娘娘凤旨这等名声!

    周尚书一咬牙,朗声道:“微臣领旨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免费计划数据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幸运农场复式玩法 幸运飞艇pk10开奖视频
重庆幸运农场 幸运飞艇投注 幸运农场中奖图片 北京赛车pk10公式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
重庆幸运农场讨论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数据 重庆幸运农场 pk10计划软件app 幸运农场兑奖
幸运农场小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投注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 幸运飞艇信誉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