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凤临(二)
    周尚书这一领旨,犹如石破天惊,令众臣心潮澎湃,久久难平。

    自大秦建朝以来,从未有过皇后代天子下旨之事,更无皇后闯入金銮殿之先例。今日,顾莞宁挟中宫之势储君之威,开创了大秦后宫干政的先河……

    而这仅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还会做什么?

    众臣该如何坚持底线,拦下肆意妄为的顾皇后?

    难道,大秦真的要变天不成?!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扫过众臣晦暗凝重的脸孔,将他们的忧虑排斥不满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前世她为太后时,阿奕尚且年幼。摄政是理所当然之事,众臣心中不服,面上却未敢表露得这般明显。

    这一世,天子尚在人世。不管病重如何,只要活着一日,便一日是大秦天子。她这个中宫皇后,稍有举动,便会被视为后宫干政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片刻沉默过后,顾莞宁张口道:“本宫今日前来,是为了代皇上下旨,讨伐韩王。周尚书既已领旨,筹措粮草调兵遣将之事,便由众臣和储君商议决定,本宫这便离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!

    竟然真的走了!

    众臣一时反应不及,眼睁睁地目送顾莞宁身影离开。待顾莞宁迈出金銮殿之际,顾海才率先拱手:“微臣恭送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众臣齐声:“微臣恭送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微微勾起,毫不迟疑地继续迈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离开后,金銮殿里再次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然后,王阁老张口打破宁静:“韩王叛逆作乱,需立刻派兵镇压。不知诸位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崔阁老略一思忖道:“平西伯父子能征善战,十分骁勇,可派他们父子领神卫军前去平乱。”

    朝中武将颇多,除了定北侯府之外,最骁勇善战的便是平西伯父子。神卫军也是大秦最英勇的军士。派神卫军前去平定韩王,自然是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镇压叛乱。也有威慑魏王之意。

    崔阁老这一提议,顿时得到了众臣的附议赞许。

    阿奕思虑片刻,也点了点头:“崔阁老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定下人选,接下来便是筹措粮草辎重之类的事。

    大秦边关战役平定不过一年,国库并不充盈。户部卢尚书照例愁眉苦脸哭穷一番,在军资上扣扣索索,和周尚书来回扯皮。

    阿奕一锤定音:“特殊时期,一切以战事为重。户部用尽一切办法,也要筹措出足够的钱粮。”

    卢尚书苦着脸领命,下意识地多嘴了一句:“可惜,魏王世子被困宫中,否则多了他相助,微臣也能轻省一二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明知道魏王世子被软禁宫中,他居然还提起这一茬!

    果然,只见阿奕面色沉了一沉:“韩王兴兵作乱,魏王虎视眈眈。孤对魏王世子不得不提防一二。待平定韩王,确定魏王藩地无恙,孤自会放魏王世子出宫。”

    大包大揽地将囚禁魏王世子一事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,众臣心知肚明。此事必是顾莞宁手笔。

    不过,储君甘愿出头,替顾莞宁担下此事,众臣也不好再说穿。

    韩王叛逆在先,魏王不得不防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软禁魏王世子也是合宜之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慈宁宫。

    闵太后难得沉下脸孔:“莞宁,听闻你今日携阿奕进了金銮殿!你往日行事自有分寸,哀家平日从不过问。不过,此次你太过唐突冒失了。身为中宫皇后,打理好后宫抚养阿娇姐弟才是你的本分。朝堂之事,与你何干!”

    这对闵太后而言,已是少有的疾声厉色。

    事涉儿子的天子之威,闵太后便是脾气再好,也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,将阿奕对众臣说的那番话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闵太后面色变了又变,到后来,已顾不得再生气,一把抓住顾莞宁的胳膊:“莞宁,你说得可是真的?阿诩他……他真的被邪祟入体,性情大变?”

    顾莞宁无奈苦笑:“若不是如此,我为何苦心隐瞒至今,从不让母后见到清醒时的皇上?”

    闵太后呆愣许久,很快泪如雨下:“我可怜的儿子,我的阿诩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大半都是在做戏,此时被闵太后这么一哭,心头也酸涩不已。

    沈谨言自那封信之后,一直没有消息,不知何日才能回京。

    她在京中隐瞒数月,到底还是瞒不过去。不得已之下,接连向阿奕闵太后吐露部分实情。最残酷的真相,唯有她一个人知晓。

    活在萧诩身体内的,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萧睿!

    一个不慎,便会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她便是背负再多的恶名骂名,也要将他禁锢在椒房殿里!

    “莞宁,这等大事,你怎么能一直瞒着哀家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一双眼哭得红肿不堪,抓住顾莞宁胳膊的那只手依旧有力:“你怎么能一个人独撑大局。这几个月,你是怎么熬过来的。莞宁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又是一阵痛哭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眶微红,神色依然镇定:“若我一开始就告诉母后,只怕母后支撑不住,早就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人,既要撑住宫中,又要教导儿女,实在无力再照顾母后。出于一己私心,才竭力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直至今时今日,儿媳再也瞒不下去,也独力难支,只得将此事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恳请母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定要撑住,万万不可倒下。阿奕尚且年少,未能稳住朝堂。阿奕需要母后的支持,儿媳也需要母后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抬起红肿的眼,眼眶中泪水不停滚动,到底没有滚落。

    良久,闵太后才哽咽着张口:“好,哀家答应你。不管到了何时,哀家都站在你这一边,坚定不移地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终于得到了最需要的承诺,也再次成功的解决了眼下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然而,她此时心中并无太多欢愉,只有苦涩和沉重。

    闵太后擦了眼泪,低声道:“莞宁,哀家想去见见阿诩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低声应道:“好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22选5开奖 澳洲时时彩网开奖网站 波叔一波中特 万达gt彩票 新疆时时彩官网
jj棋牌 内蒙古快三开奖 北京赛车pk10长久玩法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1号站娱乐服务商城
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pk10计划 喜乐彩历史记录
河北11选5精准预测 麻将怎么打 五分彩通过微信体现转账的 极速时时彩正规吗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