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生死
    问题果然出在“药引”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紧唇角,目中燃起怒焰。

    萨莫生硬怪异的声音响起:“娘娘放心,我定会为皇上解开生死咒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深深呼出胸口浊气,目光定定地落在萨莫丑陋黑瘦的脸孔上:“皇上万金之体,不容有失。单凭你几句话,本宫如何信你?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和吐蕃国师同出一门。她死在本宫手中,你心中岂能没有怨憎?谁知道你是不是另存不轨之心?”

    萨莫听了这话,并未动气,也未急着解释什么,扯动脸皮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冷凝,毫不动容。

    萨莫笑了片刻,才看向沈谨言:“沈公子,你替我说吧!”

    他只会一些简单的大秦话,一旦需要长篇大论,便不足以应付。

    沈谨言略一点头,轻声说道:“姐姐的疑问,也正是我当初疑惑之处。我仔细查证下,才知他们师门有一个规矩。师兄弟之间,谁的本事更高一筹,谁才有资格入世。否则,便只能隐居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萨莫巫术不弱于吐蕃国师,比试之日,狡诈阴险的吐蕃国师用诡计胜了他。他愤怒不甘,却也无可奈何。这些年来,他比谁都希望吐蕃国师早日死去。否则,碍于师门规矩,他根本不能入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吐蕃国师之死,对萨莫而言,是一桩莫大的喜事。他肯答应到大秦京城来替姐夫解巫术,一半是因为我重金相酬,另一半则是感激姐姐杀了吐蕃国师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略略舒展,目光扫过萨莫的脸孔:“皇上就在寝室里,随本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萧诩”闭着双目沉睡,俊容安详。

    小贵子穆韬各自守在床榻边,徐沧也在。听到脚步声,三人一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沈谨言和紧随其后而来的陌生男子时,穆韬瞬间露出提防警戒之色,小贵子也是满脸戒备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是谁?

    徐沧是唯一知道沈谨言行踪的人,很快便猜出了这个陌生男子的身份,目光顿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就听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这是吐蕃巫道萨莫,是吐蕃国师的同门师弟,能解开皇上所中巫术。你们三个不用紧张。”

    穆韬和小贵子一愣,很快对视一眼,目中闪出喜色,同时让了开来。

    徐沧却未退让,目光紧紧地盯着萨莫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萨莫在众人的逼视下,依然冷静镇定,走到床榻边坐下,伸手为“萧诩”诊脉。然后又仔细地观察“萧诩”的脸色。最后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生死咒!”萨莫生硬别扭的大秦话,听在耳中十分怪异。此时,却又异样的顺耳:“拿纸笔来,我来开药方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头脑有一刹那的空白。

    期待了半年多的一刻,就这么来到眼前。令她有种不真实的飘忽和茫然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这个萨莫,真的能救她萧诩?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是真实还是她渴盼过度而生出的幻觉?

    “姐姐,”一只温暖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她的胳膊:“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僵硬的转过头,看入沈谨言清澈明亮又坚定的眼底。

    “萨莫说过,生死咒虽然恶毒无比,要解咒也不算难事。只要有合宜的药引,再配以药方,很快就能将姐夫的病症治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药引?

    这两个字,令顾莞宁霍然清醒,沉声问道:“什么药引?”

    生死咒是以齐王世子和吐蕃国师的心头血为引,解药的药引,会是什么?

    顾莞宁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一个骇人的念头,面色陡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显然早已从萨莫的口中知道了所需的药引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神色也复杂起来,声音压得极低:“同样以血为引……”

    “萨丽和萧睿最亲近之人的鲜血。”萨莫没有拐弯抹角,说得十分直接。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听得众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顾莞宁面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吐蕃国师最亲近之人是谁尚未可知,齐王世子萧睿最亲近之人,却是玥姐儿。

    徐沧当日开膛取心头血的血腥一幕历历在目……为了救萧诩之命,难道便要这般残忍无情地对玥姐儿?

    便是性情再冷硬,顾莞宁也无法想象那等残忍血腥的情景,胃中翻天覆地的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徐沧此时面色也十分难看,忍不住插嘴道: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解开皇上的巫术?”

    萨莫生硬地应道:“别无他法!”

    徐沧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沧也不知该说什么了,默默地看向面色泛白的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会如何选择?

    一个是仇人之女,一个是自己的丈夫大秦的天子。天平向谁倾斜,不用多想。

    可是,玥姐儿不过是个十二岁的稚龄少女。就这么活生生地要了她的命,未免太过残忍凉薄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抿得极紧,右手握得极紧,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。

    沈谨言看着她这般模样,既心疼又好笑,低声道:“姐姐,你是不是误会了?萨莫说的是以鲜血为引。在胳膊上取一些就行了,又不会伤及性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以为一脚踏空,没想到阴暗迷雾下是光明坦途!

    顾莞宁瞬间长舒一口气,瞪了沈谨言一眼:“这么重要的事,怎么也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一脸无辜:“我正要说,谁知你就心生误会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地白了他一眼,心中释然长叹。

    万幸如此!否则,她将被置于两难的残酷境地……

    徐沧也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无需取心头血就好。否则,便是顾莞宁再不愿意,也只能牺牲玥姐儿。

    萨莫又道:“我和萨丽既是同门,也是堂姐弟。她亲人皆亡,我是她世上血缘最近之人。取我的鲜血为引就可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意外之喜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地看着萨莫,郑重许诺:“只要你能救醒皇上,本宫必会回报。只要不伤天害理,不危及大秦,本宫可以答应你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秦皇后的承诺!

    萨莫听出这样的许诺,也颇为满意,笑着应道:“那就多谢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pk10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怎么玩稳赚 全国联网排列3 玩北京快乐8稳赚技巧 北京赛车pk10最快直播
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德州扑克电影 极速赛车手电影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号 今日福彩
河南快赢481开奖视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下载 福彩网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360
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讨论 新疆11选5彩票 秒速赛车有没有做假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