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心结
    能自由出入定北侯府,擅闯顾皇后香闺的人,当然非当朝天子萧诩莫属。

    琳琅起身退下。

    萧诩很自然地接替琳琅,半蹲半跪在木桶边,双手轻柔地为顾莞宁继续搓洗青丝。当他看见顾莞宁黑发间的丝丝白发时,鼻间一阵酸楚,双手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顾莞宁正值女子最风华正茂之龄,却早早生了白发。

    都是为了他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意识模糊,半睡半醒,丝毫没意识到身后已经换了人。

    直到长发洗干净,那双大手轻柔地按上她的肩头,她才霍然警醒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琳琅的手!

    顾莞宁睁开眼,头也未回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夫妻十余年,她对萧诩实在太熟悉了。熟悉到不必回头,也知道这双手的主人定是他。

    果然,熟悉的男子声音在耳畔响起:“数月不见,思念若渴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在耳边吹拂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子微颤,耳尖悄然泛红,不知是因为气恼,抑或是因为别的原因:“堂堂一朝天子,竟学毛贼一般偷偷潜入我的闺房,窥视我沐浴,也不嫌害臊。”

    萧诩颇为无辜地回应:“我也没料到你正在沐浴。”

    呸!

    她人在净房,除了沐浴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个萧诩,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!

    顾莞宁的脸颊上染上两抹愤怒的红晕:“滚!”

    萧诩低低地笑了起来:“我不滚!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无可忍,终于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脸。熟悉的眉眼,熟悉的温柔,熟悉的无赖厚颜。

    “阿宁,我好赖也是当今天子,是你的丈夫。你一张口就这般撵我,让我的颜面何处可放?”萧诩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哼一声:“怎么?你这是要在我面前摆天子架子?要不要我现在就起身穿衣向你跪下请罪?”

    萧诩立刻道:“跪下请罪就不必了。我来伺候皇后娘娘更衣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诩厚颜陪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片刻,忽地想起,两人成亲后尚未圆房时,他也时常这般言语骚扰。嘴角忍不住扬了一扬。

    这一笑,如春风拂面,如百花盛开,如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萧诩贪婪地注视着顾莞宁的笑靥,低声呢喃:“阿宁,我似乎有一辈子没见你笑过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弦一颤,不知何时,目中竟蓄了泪珠。

    她生平最厌恶女子软弱哭泣,更不愿在人前落泪。哪怕对方是萧诩,她也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她将头转到一侧。

    萧诩随着她的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倔强地将头转向另一侧。

    萧诩又跟着走到另一侧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再躲,泛红的眼眶直直地盯着他:“你看什么?是想看我狼狈哭泣的样子?以此证明我顾莞宁不是铁石心肠,根本放不下你?”

    萧诩鼻子一酸,眼眶也红了:“阿宁,你明知我心中有多愧疚有多难受。你这样说,是用刀子在戳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泪水涌出眼眶,迅速滑落脸颊,滴落在温热的水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擦拭脸上的泪痕,倔强固执地看着萧诩:“我就是要用刀子戳你的心!之前大半年,萧睿占据了你的身体。你知道那段时日,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种看着心爱的人被他人占据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日夜辗转难眠痛彻心扉却又无可奈何的滋味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已做好你永远不会回来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萧诩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嫁给你,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萧诩眼中泪水闪动,猛地伸出双臂,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隔着木桶,他紧紧地拥着她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挣扎,只狠狠地用力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。这一口咬得十分用力,口中已尝到腥甜的滋味。

    萧诩动也未动,任凭顾莞宁发狠地咬着他的肩膀。力气之大,似要将他的肉咬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血混合着泪水,流进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疼痛,反而有种释然的喜悦。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放不下他。

    她的泪水不断落下,滴落在他的肩膀上,如滚烫的岩浆一般,灼痛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阿宁,你别哭了。”萧诩的声音嘶哑,透着无尽的痛楚和怜惜:“都是我不好,令你这般痛苦。对不起,阿宁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肆意地哭着。他充满愧疚的声音一点一点地传入她的耳中:“阿宁,其实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我昏迷之后,并非毫无意识。只是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禁锢,我像被铁链锁着,无力挣扎。”

    “萧睿在我体内,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我也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痛苦难过,我知道你从不曾放弃救我。我知道你一直守在我身边。这一切,我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萧诩眼圈泛红,热泪溢出眼角:“好在你从未放弃过,好在你没有狠下心肠杀了萧睿。否则,你我再无重逢之日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再未说过半个字,只不停哭泣。心底压抑堆积的惊惶忐忑纠结矛盾痛苦,都随着泪水一起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诩也没再说话,只紧紧地搂着顾莞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顾莞宁终于停了哭泣。

    她生平从未这般畅快淋漓地哭过,也从未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这般软弱无助的一面。

    此时,泪水平息,所有的怨怼惊惧疏离,似也随之消逝不见。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安宁。

    她抬头,就见萧诩同样红肿着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的萧诩,她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莫名地酸楚起来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用力地擦拭他俊脸上的泪痕:“你这副模样,明日还怎么上朝?”

    萧诩握住她的手,低声道:“明日不上朝。我留在定北侯府陪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片刻,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笑意从萧诩的眼中盛开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三计划软件 2013白小姐一码中特 时时彩中奖技巧 河南快3玩法 广东36走势图
一码中特真实度 天津时时彩软件 正确10期的倍投方法 广东11选五开奖记录 2008年香港六合彩图库
北京快3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技巧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山东综艺频道现场直播
009期特码资料 甘肃快3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三码中特公式规律 时时彩免费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