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如初
    解开心结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夫妻两个自然和好如初。

    萧诩瞄了木桶一眼。

    花瓣铺满水面,水下曼妙的风景都被遮住,实在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萧诩一脸正经地说道:“你沐浴这么久,水一定凉了。再待在木桶里,怕是会着凉。还是快些出来更衣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给他几分颜色,就要开染坊!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他一眼:“你出去,让琳琅进来伺候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萧诩厚颜道:“为夫在此,何须劳烦琳琅。不如就让为夫伺候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这一声惨呼,货真价实,绝不掺假!

    顾莞宁下手丝毫没客气,在他的脸上重重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老夫老妻,还有什么可害臊的。”

    萧诩一边揉脸一边咕哝,眼看着顾莞宁又一个白眼飞来,只得举手投降:“好好好,我这便出去。到闺房里等你!”

    顾莞宁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萧诩挑不以为意,挑眉一笑,施施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琳琅很快走了进来,利落地为顾莞宁擦拭水珠穿衣。

    顾莞宁瞄了琳琅一眼,语气中流露出几分不满:“萧诩进来,你为何不提醒我一声?”琳琅是她最亲近最信任之人,对她的忠心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没想到,琳琅竟会一声不吭地放萧诩进来!

    琳琅一反平日的谨小慎微,大着胆子应道:“因为奴婢怕娘娘太过固执,错过了和皇上和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知道娘娘之前有多辛苦。”琳琅目中满是怜惜,声音低柔:“奴婢一直很心疼娘娘。可奴婢同样清楚,娘娘对皇上的感情有多深厚。便是累了倦了,也只是一时。娘娘根本割舍不下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病重不起,被萧睿残魂入体,非皇上本意。娘娘受苦,最心疼娘娘最痛苦的,便是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来,娘娘对皇上避而不见,一直待在侯府。皇上从未逼迫娘娘回宫,一直默默耐心等候娘娘消了心头这口怨气闷气。这样的深情厚意,世间也只有皇上能为娘娘做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时隔三个月,娘娘和皇上怄气也该差不多了。再这般下去,不免伤了夫妻感情。所以,奴婢才斗胆一回,让皇上和娘娘独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若要因此责怪奴婢,奴婢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动容,口中却轻嗔:“我只说了你一句,你倒是应了一长串。”

    琳琅对顾莞宁的性情脾气了如指掌,见顾莞宁眼角眉梢含笑,便知她并未动怒。不由得抿唇一笑,细心地为顾莞宁擦拭长发。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不用擦了,我先回闺房去。”

    萧诩还在闺房里等着她。

    琳琅抿唇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颇为识趣,无人跟上来伺候。

    顾莞宁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身着月白常服的俊美男子负手而立,悠然倚窗而立。听到推门声,笑着转过身来,温润如玉的俊美脸孔似闪着月辉般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阿宁,”他轻声呼唤,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。仿佛他的世界他的眼中,只有她。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微微一热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她忽地生出了难言的紧张和局促。就像当年两人圆房的那一夜,他也是这般热切又渴望的凝视着她……

    没出息!

    她暗暗啐自己一口。老夫老妻了,还这般紧张忸怩,实在可笑。

    她竭力让自己平静放松。

    萧诩似洞悉了她的微妙心思,嘴角忽地扬起,大步走上前来,将她搂进怀中。两人的身体,瞬间紧紧地贴在一起。彼此俱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顾莞宁耳后发热,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阿宁,别动。”萧诩在她耳边笑着轻叹:“久旷之躯,禁不起半分撩拨。你头发还没干,我先替你擦拭头发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透出浓烈的暗示。

    热烘烘的气息在敏感的耳际吹拂。

    顾莞宁耳尖泛红,那抹诱人的嫣红,迅疾晕染开来。映衬得她面如三月桃花,一双眼眸似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萧诩用尽生平自制力,强忍住立刻将她抱着上榻的冲动,拉着她的手坐到床榻边。拿起干净柔软的毛巾为她擦拭长发。

    柔软乌黑的长发中,夹杂着的丝丝白发,显得格外刺目。刺痛了萧诩的眼,也刺痛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萧诩下意识地放慢了动作。

    顾莞宁忽地说道:“萧诩,你不必觉得对不住我。我做的一切,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换了是我躺在床榻上,你一样会这般对我。”

    萧诩心中的千言万语,只化为短短一句话:“阿宁,此生我绝不负你。”

    你待我的深情,我便用这一生的深情来回报!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侧头,笑容中有少见的俏皮:“我生了白发,你会不会心生嫌弃?”

    这怎么会!

    萧诩不假思索地应道: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在我眼中,你都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。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泛起红晕,似嗔似喜的白了他一眼:“那你还磨蹭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几个字,令萧诩心潮澎湃,热血上涌。

    他断断续续地病了近三年。这三年来,他们亲密的次数屈指可数。用久旷来形容绝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里,他身体早已痊愈,却强忍着没到侯府来。是为了让她彻底放开一切,安心静养休息。

    今晚,他们终于彼此坦诚,和好如初。近乎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,充斥心头。他强烈的渴盼着拥她入怀,却踌躇犹豫着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会主动张口。

    他俯下头,灼热滚烫的嘴唇落在她的额头,掠过小巧的鼻梁,柔软的面颊,最后,落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双唇相触的那一刻,两人同时颤栗。体内窜起不可思议的热度,如灼烫的岩浆在体内涌动。叫嚣着渴望着更亲密更深入的接触。

    他将她猛地搂进怀里,用力之大,似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呼吸急促,他的呼吸同样急促。

    热切又贪婪地吻尚未结束,他便将她抱上床榻……

    一室的缠绵旖旎,令窗外的明月也羞于露面,悄然躲进了厚厚的云层后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上海快3开奖图 重庆时时计划5码一期 快乐十分钟技巧 时时彩网开奖结果查询 888德州扑克现金平台
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 湖北快3基本走势 甘肃快三:开奖结果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
彩票十一选五贵州 快乐十分开奖网址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乌拉圭篮球预选赛 吉林11选五走势图
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乐8彩经网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 吉林快三走势图近50期 内蒙古福彩快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