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诩没有多停留,说完便离开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魏王世子维持着原来的姿势,久久未曾动弹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肯放过我们?”过了许久,韩王世子才颤抖着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的声音同样颤抖:“不止如此。他也应允了会给林氏母子傅氏母女留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换了他们,能做到这一步吗?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心头俱涌起羞愧和后悔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将萧诩视为仇敌,对萧诩年少登基嫉恨不已。没想到,萧诩对他们却存着兄弟情意。在此时给他们留了生路……

    “堂兄,我们是不是真的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喃喃低语,声音中满是懊悔:“如果当初我们没生出野心,劝说我们的父王安分守己,不要起兵谋逆……现在我们还会和以前一样,做着显赫的王府世子,一个在兵部,一个在户部,每日上朝议政。妻儿皆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泪水已冲出眼眶,滑落脸孔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也红了眼眶,声音沙哑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如今已到了这一步,说什么都没用了。好在堂兄念及旧情,容你我继续苟活于世间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妻儿,也能安然地住在宫中。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心胸,绝不会故意刁难她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宁殿。

    自顾莞宁踏入正殿的那一刻,林茹雪母子和傅妍母女便跪了下来,再未起身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臣妾罪该万死。恳请娘娘赐死!臣妾心中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傅妍深深磕头,匍匐祈求:“只求娘娘饶过瑜姐儿这条性命。容瑜姐儿苟活于世,终生不出会宁殿半步。”

    跪在傅妍身侧的瑜姐儿面白如雪,全身簌簌发抖,泪水不停滚落:“母亲,女儿也不愿独活于世,宁愿和母亲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傅妍骤然红了眼圈,哽咽着怒斥:“胡说什么!你还这么小,未能长大成人,岂能轻言生死。你快些求求你皇伯母,求她饶过你一命。今日过后,你便忘了我和你父亲。快些给你皇伯母磕头!”

    瑜姐儿泪如雨下,死死地攥着傅妍的衣襟。

    林茹雪面色同样苍白,正欲张口求情,朗哥儿抢先一步张了口:“皇伯母,我自知必死,只求皇伯母饶过我母亲一命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男子汉,挺直胸膛赴死,将柔弱的母亲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林茹雪鼻间一酸,泪水涌出眼角:“朗哥儿,快些住口。你若死了,为娘岂能独活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吸了吸鼻子,泪珠在红红的眼眶里打转,倔强地未曾掉落:“求皇伯母饶过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力地磕起了响头。

    几声闷响后,朗哥儿额上已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林茹雪哭着抱住朗哥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两对抱头痛哭的母子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赐死你们了?”

    傅妍母女林茹雪母子哭声一顿,不约而同地抬起头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皇伯母,”朗哥儿的声音里满是紧张和惊喜:“我刚才没听错吧!皇伯母是说,不会赐死我们?”

    瑜姐儿也是满脸希冀:“皇伯母肯放过母亲和婶娘吗?”

    傅妍林茹雪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喜击中,呆愣愣地看着顾莞宁,一时间竟无半丝反应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淡淡说道:“我若有意赐死你们,何必留你们到今时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韩王魏王皆已授死,尸首已各自下葬。韩王府魏王府已被封,韩王世子魏王世子会一直被关在宗人府的天牢里。至于你们,便继续住在会宁殿。不得擅出会宁殿半步……”

    傅妍林茹雪哪里顾得上自己能否出会宁殿,急急问道:“娘娘的意思是,皇上并未赐死他们?”

    萧诩竟肯放过萧凛萧烈?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顾莞宁从不喜多解释,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傅妍林茹雪都知顾莞宁说一不二从不说谎的脾气,既是这么说了,绝不是随意哄骗她们……以她的身份,也没有哄骗她们的必要。

    傅妍和林茹雪对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释然和欢喜。

    纵有再多怨怼,到底是她们的夫婿。得知他们两人能继续苟活,心中自是不胜欢喜。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一起磕头谢恩:“多谢皇伯母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顾莞宁走上前,扶起朗哥儿和瑜姐儿。

    朗哥儿额上红肿一片,瑜姐儿也未好到哪儿去。两人满脸欢喜,目中含泪。

    “朗哥儿,瑜姐儿,”顾莞宁注视着他们,缓缓说道:“希望你们两个不要令我失望,更不要让我在数年后想起今日之事后悔莫及!”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!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在顾莞宁面前长大,两个孩子各有讨喜之处。相处日久,顾莞宁待他们如俊哥儿虎头一般。

    韩王魏王起兵叛乱,本该满门处斩。她和萧诩各自于心不忍,最终决定留下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希望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!

    朗哥儿擦了眼泪,毅然道:“侄儿对皇伯父皇伯母只有感激之情,绝无怨恨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也道:“我们绝不会辜负皇伯母今日的仁厚。”

    但愿如此!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,又扶起傅妍和林茹雪。

    傅妍林茹雪起身后,和顾莞宁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各人心头各自流淌过酸涩又复杂的滋味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当年的闺阁好友,成了妯娌,如今又陷至这般尴尬的境地。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中宫皇后,另两个却成了阶下囚……

    半晌,顾莞宁才张口道:“你们安心住下,不必胡思乱想,安心教导朗哥儿瑜姐儿。我单独找两个太傅,来教导他们两人读书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意外之喜了!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不能再进上书房,她们两人也未停过教导,到底不及太傅渊博多才。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!”林茹雪发自肺腑地道谢。

    傅妍也低声道:“娘娘这般仁厚,令我实在汗颜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自恃甚高,对顾莞宁的好运艳羡嫉恨。现在才知道,她不及顾莞宁的,绝不止运道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换了别的女子,如何能有这等胸襟气魄,不但放过仇人,还愿意善待仇人子女?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东11选5软件编写 广东时时彩投注 黑龙江36选7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
六合图库话中有意 广东11选5官网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 pk10新四码1234定位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
青海11选5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彩玩法 河北省快三开奖结果 全年最新六合资料
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贵州十一选五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广东36选7什么时候开奖 22选5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