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多谢沈大人赐药救我一命!”

    一个又黑又高的壮实军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略显丑陋的脸上满是感激:“我张二牛这辈子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沈大人!”

    面容俊秀的青年男子笑着说道:“我是边军军医,你是边军士兵。你生病了,我这个军医替你诊治,是理所当然之事。何须跪谢!快些起身吧!”

    这个青年男子,正是沈谨言。

    三年前,天子萧诩病症痊愈,之后平定番乱。这三年来,大秦吏治稳定,国库充盈,国力强盛。突厥吐蕃不敢再生进犯之心。

    无仗可打的边军却未懈怠,每日操练不缀。

    沈谨言如今是四品官身,统辖百名边军军医。

    他医术精湛,性情温和,待人有礼。对军中武将和普通士兵一视同仁,只要有人来求助,便全力相助救治。

    这个张二牛,患了痨病。按军中惯例,应该被隔离关押等死。沈谨言坚持为他医治,用宫中带来的珍贵药材治好了张二牛。

    张二牛感恩戴德,跪下磕了十几个头,才满心感激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福笑着走了进来禀报:“顾将军请公子一起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顾福口中的顾将军,自然是边军主将顾谨行。

    沈谨言顿时舒展眉头,嘴角含笑: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大人!”

    “沈军医!”

    边军将士人人熟悉沈谨言这张俊秀的脸孔,他一路走来,人人争抢着和他寒暄招呼。

    沈谨言微笑着冲众人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因出身自卑怯懦不敢在人前露面的沈谨言,如今自信从容,风华夺人。

    顾福有与荣焉地挺直了胸膛。

    三年多前,沈谨言远赴吐蕃,一路艰辛坎坷历经磨难,终于将吐蕃国师带回京城,治好了天子病症。

    可惜,这等泼天的功劳,不能诉之于口。

    萧诩病好之后,沈谨言便离开京城,回到军中。一待就是三年,未曾回过京城。

    顾福一直忠心追随,只在去年被沈谨言撵回京城半年,待到珍珠怀了身孕才回边军。

    如今沈谨言在军中声望日隆,人人敬重。再无人对着他指指点点,更无人取笑他的不堪出身。顾福身为长随,到哪儿都被高看几分,心中也觉畅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顾将军!”沈谨言一本正经地拱手。

    蓄着短须愈发沉稳的顾谨行揶揄地看了他一眼:“得了,这儿又没外人,还行什么礼。快些坐下,今日陪着小酌几杯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笑着应了,在顾谨行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在京城,顾谨行诸多顾虑,不便和沈谨言亲近来往。到了军中,却无此困扰。兄弟两人私下时常来往,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沈谨言目光一扫,待看清桌上精心腌制的蜜汁烤鹅后,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怪不得你急急命人将我叫来,原来大嫂又让人从京中给你送好吃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军中伙食,和定北侯府相比自是远远不及。顾谨行生平无太多嗜好,对吃食却是颇为讲究。

    崔珺瑶心疼自己的夫婿,时常命人送些便于保存的腌制食物来。顾谨行十分慷慨,每次都会邀沈谨言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顾谨行夹起一块鹅肉送入口中,一脸的怀念:“往日在侯府,我最喜欢吃这道菜肴。只是做起来太过麻烦。这是阿瑶亲手做的,滋味更佳。”

    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沈谨言,面不改色地点头附和:“只要是大嫂做的菜肴,大哥必然觉得是世间美味。”

    见惯了萧诩对顾莞宁的无微不至温柔深情,这点阵仗沈谨言还经受得起。

    顾谨行咧嘴一笑,若有所指地说道:“不管何时何地做何事,心中有牵挂的人,也总有人牵挂自己。这总是件令人欢喜的事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似乎没听出顾谨行的言外之意,随口笑道:“大哥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一边夹了一块鹅肉,送进口中,细细咀嚼,慢慢品味。

    幼时的他锦衣玉食娇生惯养,比顾谨行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普济寺,他渐渐适应了清苦的生活,这挑嘴的毛病早就被逼着改了。饭食能果腹即可。

    不过,有美味佳肴的时候,他也不会拒绝这难得的口舌享受就是了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顾谨行忍不住重提话茬:“四弟,你今年已有二十三了吧!”

    沈谨言更正:“还有两个月,我才满二十三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好脾气的改口:“是是是,你还没满二十三。这个年龄,也该考虑成家了。皇后娘娘口中不说,心里也一定惦记此事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又是这副样子!

    “每次一提成家,你就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颇觉头痛,忍不住念叨起来:“出身的事,早已过去,无人再提。这里又是边军,根本没人在意那些陈年旧事。你如今是正经的四品医官,人才品性相貌都是一等一的。不管哪家的闺秀,你都足以匹配得上……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他永远配不上她。

    沈谨言右手微颤,目中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酒意上涌的顾谨行压根没留意到他的异样,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:“边军里都是粗野汉子。你整日待在军中,根本没机会接触到闺阁女子。好在娘娘身在宫中,可以为你挑一个品貌出众的闺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写信给娘娘的时候,特意提了一回。你就等着京中的好消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身体僵硬,右手不自觉地用力,竟捏碎了酒杯。

    手指顿时被划破,被酒一浸,一阵火辣的刺痛。

    顾谨行一惊,酒意顿时不翼而飞:“四弟,你这是怎么了?来人,快叫军医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就是军医,不用叫人过来了。”沈谨言俊脸有些苍白,声音低沉:“大哥,我今日就不多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顾谨行看着沈谨言仓惶离开的背影,眉头悄然拧起。

    为何一提成家,沈谨言的反应这么激烈?

    这样的反应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哪里像是不愿成家。倒像是爱而不得……以沈谨言今时今日,这世上还有谁会拒绝这样的乘龙快婿?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辛运28软件 吉林快三跨度 青海快3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 湖南快乐十分公式
广东11选5走势图 安徽快三一定牛 江西时时彩杀号定胆 481走势图最近30期 炸金花技巧
东方6加1截止时间 澳门线上赌博 河南十一选五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
河北快三开奖公告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单双口诀 七乐彩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