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启禀皇后娘娘,承恩公夫人去慈宁宫请安,不知说了什么,触怒太后娘娘。被太后娘娘轰出了慈宁宫。”

    玲珑低声禀报:“太后娘娘下令,日后承恩公夫人无诏不得进宫!”

    闵太后对娘家长嫂素来优容几分,是什么事令闵太后大发雷霆?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嘴角扯出一抹讥削的冷笑:“皇上因母后之故,对承恩公府颇为优厚。承恩公平庸无能,却安享一等公爵位,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不足。他们夫妻两个,这是惦记着想将闵家的富贵延续下一辈了。”

    玲珑略一思忖,便明白过来:“娘娘的意思是,承恩公夫人惦记上阿娇公主的亲事了?”

    闵家的嫡孙闵达也是储君伴读,自少时在宫中读书,和阿娇公主也算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动这个心思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闵达和俊哥儿虎头谦哥儿一比,不免就逊色多了。以皇上和娘娘对阿娇公主的疼爱,定要为她挑一个最优秀的驸马,自然看不上闵达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达哥儿自幼不喜读书,更喜学武。阿奕曾和我提起过,达哥儿愿做他的贴身侍卫统领。”

    身为储君伴读,不愁没有好前程。

    贴身侍卫统领,说起来似乎不太好听,实则不然。

    每日贴身随行,和储君朝夕相伴。日后储君登基,便能顺理成章地成为禁军统领……

    不知这是闵达自己的心意,抑或是背后有“高人”指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顾莞宁去慈宁宫见闵太后。

    闵太后丝毫未曾隐瞒,将承恩公夫人进宫始末细细说了一遍:“……亏得她有脸求娶阿娇!达哥儿什么性子脾气,哀家岂能不知?便是再照拂娘家,哀家也断然不会应下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哀家一气之下,索性命人将她轰了出去!待阿娇亲事定下,再允她进宫说话。省得她整日在哀家耳边絮叨,听得哀家心烦意乱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提起昨天的事,颇觉闹心。

    娘家人一如既往地扯后腿丢脸!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着安抚:“区区小事,母后不必耿耿于怀。满京城盯着阿娇的女眷,又不止承恩公夫人一个。她是仗着母后好性子,这才敢在母后面前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的亲事,儿媳心中已有了打算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听得精神一振,立刻笑问:“你相中的可是俊哥儿?还是虎头谦哥儿?”

    顾莞宁避重就轻地笑道:“儿媳先找时间探明阿娇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等一等再说。”闵太后笑道:“咱们的阿娇这般聪慧能干,定得挑一个合心意的驸马才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被撵出宫一事,很快悄然传开。

    明眼人稍微一想,便能猜出几分这其中的缘故。少不得要在背地里取笑承恩公夫人一回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无颜出门见人,索性装病躲了几个月。直至阿娇公主的及笄礼,才厚着颜面进宫。

    驸马什么的,承恩公夫人是提都不敢再提了,一味地在闵太后面前伏小做低。

    闵太后也拿这个厚颜的娘家嫂子没办法,当着众人的面,总不能让承恩公夫人下不了台,神色淡淡地应了几句。

    阿娇的及笄礼,由德高望重的崔夫人做了正宾,为阿娇做攒者的,是蕙姐儿。

    光芒四射的阿娇是当仁不让的主角!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阿娇神色泰然,从容镇定。

    秀雅美丽的蕙姐儿,今日也大放光彩。甜美的笑容,十分讨喜。

    顾莞宁端坐在上首,凝望着神采奕奕风采夺人的女儿,心中涌起无法言喻的骄傲和满足。

    这是她精心教养了十五年的宝贝女儿,当之无愧的掌上明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玥姐儿和孙柔今日也来观礼。

    孙柔还未及笄,见到这等盛大的及笄礼,也跟着激动不已,羡慕不已地叹道:“阿娇表姐及笄礼如此风光隆重,轮到我的时候,有今日的一半热闹,我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抬头看了眉眼似放光的阿娇一眼。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便是众人瞩目的焦点,风华灼灼,令人见之难忘,心生欢喜。

    便如阿娇!

    而有些人,一出生便注定了被人忽略遗忘,无人注目。

    便如她自己!

    她对阿娇,只有艳羡,从无嫉恨。

    她永远记得,当年是阿娇选她做伴读,她才得以进宫住下,安然活至今时今日。这些年来,阿娇待她亲厚如亲姐妹。她由衷地盼着阿娇幸福顺遂。

    孙柔忽地压低声音笑道:“听闻及笄礼后,皇舅舅和皇舅母就要为阿娇表姐定亲了。不知会选中谁做驸马?”

    玥姐儿略略一怔,抬头看向孙柔。

    孙柔狡黠地冲玥姐儿眨眨眼,暗喻意味十足:“你觉得会是谁?”

    玥姐儿的脑海中迅疾闪过一张清俊的少年脸孔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心尖微微一颤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孙柔早习惯了玥姐儿的少言沉默,丝毫不以为意,笑着打趣道:“瞧瞧我这记性。你比阿娇表姐还大了一岁。要定亲,也该有个先后才是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扯了扯嘴角,心里默默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,我不想成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玥姐儿被宣召至椒房殿。

    玥姐儿心中有些忐忑,比平日拘谨了几分。行礼后,便束手而立。

    顾莞宁温言道:“玥姐儿,我今日叫你来,是有件重要的事问你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显然已有预感,右手攥着衣袖,温柔清秀的脸庞因紧张微微泛白:“不知皇伯母要问玥儿什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注视着神色紧张仓惶的玥姐儿,心中生出一丝怜惜,声音愈发和缓:“玥姐儿,你比阿娇年长一岁,今年虚岁十六。这个年龄,也该考虑成亲出嫁了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玥姐儿便扑通一声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皇伯母,玥儿不想成亲!更不想出宫!”

    素来胆小的玥姐儿,此时竟十分冷静,显然早有准备:“恳请皇伯母容玥儿一直留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的反应实在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有些意外,眉头微微皱起:“玥姐儿,你心中可是有什么顾虑?不妨明言,我自会为你做主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l辽宁十一选五群 福建31选7历史记录 澳洲幸运5合法吗 m5彩票下载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
重庆时时彩菲博平台 北京新11选五开奖结果 特码玩法 大象平台奖池结果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
上海快3开奖号码 足球巨星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50 河北11选5一定牛 加拿大快乐8
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时时彩登 今期特码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海南环岛赛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