玥姐儿少见的疾声厉色,令俊哥儿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俊哥儿手足无措片刻,才低声道:“玥表姐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因皇姑母之故,顾家这些年圣眷愈浓。我们顾家上下,俱都皇姑父忠心耿耿,对皇姑母心存敬重感恩。不论皇姑母有何吩咐,我们顾家都会毫不犹豫地应下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一桩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顾家嫡曾孙,是定北侯世子,将来,我要撑起定北侯府门户,要像父亲那样领兵上阵,坐镇边关。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我早已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。只是,我绝不愿为了讨好皇姑父皇姑母,便主动求娶阿娇表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我不公平,对阿娇表姐更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表姐优秀出众,值得世上最好的少年倾心相恋相待。我既将她视为亲姐一般,如何能娶她?我心里明明喜欢别的女子,怎么能欺骗阿娇表姐?若我真的这么做了,才是真正的卑劣无耻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声音依然低沉,眼眸却越来越明亮,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“玥表姐,我今日坚持送你回碧瑶宫,便是为了这片刻的独处。我要告诉你我的心意。哪怕你不愿接受,我也绝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怔怔地看着俊哥儿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俊哥儿凝视着她,轻声道:“玥表姐,我心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阿娇表姐大了一岁,便是定亲成亲,也应该你在先。我不敢再犹豫等待,我怕皇姑母将你许配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心里也有我,你便点点头。我回府之后,便对母亲禀明心意,让她进宫为我求娶你为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此事颇为不易。不过,再难我也不会退缩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将心意明明白白地说出口。

    心中既紧张又忐忑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对他也有同样的心意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玥姐儿身子一颤,嘴唇动了动,似要说什么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玥姐儿将头扭到一旁,泪水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满心期许的俊哥儿,显然没料到玥姐儿会是这等反应,一时间手足无措:“玥表姐,你为何要哭?莫非……莫非你对我全无好感?”

    玥姐儿无声地落着泪,略显纤弱的肩膀不停耸动。

    俊哥儿有心上前,却又不敢,心里如油煎一般:“玥表姐,你别哭了好不好?你是不是怕皇姑母因此事迁怒于你?还是担心我母亲不肯点头应允这门亲事?你别怕,齐王府的陈年旧事,和你无关。你不必为此自卑怯懦,更不必踌躇不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表弟,”玥姐儿转过头来,红着眼眶道:“你什么都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已向皇伯母表明心意,此生我愿长留宫中,永不出嫁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俊哥儿的头脑有刹那的空白!

    血液似停止流动,四肢冰凉!

    玥姐儿的声音似从天外传来,飘飘忽忽:“俊表弟,我该回去了。日后,你我还是别再私下相见了。男女有别,你我总需避嫌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俊哥儿热血上涌,下意识地快步上前,欲抓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玥姐儿大惊不已,迅疾闪开,一张俏脸涨得通红:“顾怀俊!你莫非昏了头么?这里是什么地方,你怎么敢这般放肆?!”

    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来。

    俊哥儿瞬间清醒,俊秀的脸孔浮起懊恼和自责,即将碰触到玥姐儿手臂的手慢慢缩了回来:“玥表姐,对不起。我一时着急,差点昏了头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宫中。

    碧瑶宫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他和玥姐儿在此说话已算逾矩,若拉拉扯扯,再落入有心人眼中,不知要传出多少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玥姐儿身份已十分尴尬,在宫中一直小心翼翼谨慎做人。根本承受不起任何流言……

    “玥表姐,对不起!”年轻的俊哥儿再次道歉,满心后悔:“我刚才是一时情急,绝不是有意唐突你。你千万别生气!”

    玥姐儿垂下眼,不再看俊哥儿:“你走吧!以后别再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面色惨然,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玥姐儿深呼吸一口气,抬脚迈步。

    她的步履比平日急促慌乱了些,背影也有些仓惶。走了一小段路之后,才恢复平日的模样。

    俊哥儿目送着她的身影走远,直至进了碧瑶宫,然后缓缓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转身的刹那,俊哥儿的眼圈泛红,水光在眼眶里滚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崔珺瑶正坐在窗边,看着手中的账本。

    年过三旬的崔珺瑶,不复年轻时的娇艳鲜嫩,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。神态却愈发从容,举手投足间尽显定北侯夫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贴身丫鬟悄步而入,低声禀报:“夫人,世子回来了,此时就在门外。不知夫人可要见世子?”

    崔珺瑶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往日这个时候,俊哥儿还在上书房里读书。大多傍晚才回府。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

    莫非是因为驸马一事?

    崔珺瑶心念电转,放下手中的账本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俊哥儿走了进来:“儿子见过母亲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几乎立刻便察觉出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往日精神奕奕眉眼含笑的俊哥儿,今日神色木然语气生硬,一张俊秀的脸孔透着异样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崔珺瑶立刻起身,皱眉问道:“你为何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?是不是在宫中惹祸了?还是犯错被太傅训斥了?”

    俊哥儿低声道:“儿子确实有事要禀报母亲,不过,和学业无关。”

    和学业无关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定是和亲事相关了!

    崔珺瑶略略蹙眉,低声问道:“莫非是你姑母宣你去问话了?”

    不等俊哥儿吭声,又仔细叮嘱道:“这段时日,你说话行事要格外谨慎些。对阿娇不妨稍稍殷勤亲热些。你们两个本就是表姐弟,感情亲厚,远胜旁人。便是此时亲近些,也不会惹来闲话。你姑母一直十分喜欢你,一定乐意招你为驸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”俊哥儿冷不丁地张口打断崔珺瑶:“我不想做驸马!”

    崔珺瑶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甘肃快三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返点规则 江西鑫合晟总部在哪里? 山西体彩泳坛夺金 河北福彩20选5走势图
黑龙江体彩11选五在线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2018 重庆时时彩安卓客户端 湖北快三跨度 快三技巧顺口溜江西
七乐彩尾数走势图 黑龙江体彩网 幸运农场规则 四川快乐12前二组选 江西快3三同号走势图
街机赛马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江苏11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快乐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