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珺瑶一脸不敢置信:“怀俊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去年年初,她便写信和顾谨行商议俊哥儿的亲事。

    她相中阿娇,不仅因为阿娇尊贵无人能及的身份,更因为她亲眼看着阿娇长大,十分喜爱聪明又自信的阿娇。

    顾谨行也赞成她的提议,主动上奏折为俊哥儿请封世子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帝后为女儿操心亲事的时候,身为定北侯世子的俊哥儿,便能脱颖而出,成为帝后眼中最佳的乘龙快婿人选。

    俊哥儿自小到大都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,从未顶撞过父母。终身大事,怎么可能忤逆他们的心意?

    一定是她听错了!

    俊哥儿抬起头,看着崔珺瑶,清晰地重复了一遍:“我不想做驸马,不想娶阿娇堂姐为妻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身子微微一晃,右手用力抓住椅子把手,稳住身形。强忍着怒气问道:“为什么不愿意?阿娇生的貌美,自信聪慧能干,更胜男子。便是没有公主这般尊贵的身份,嫁给你也绰绰有余。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“阿娇堂姐当然极好。”俊哥儿想也不想地接过话茬:“我一直将她当成亲姐姐一般敬重喜爱,从未想过娶她为妻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表姐,不是你亲姐姐。”崔珺瑶明亮锐利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俊哥儿脸上:“表亲结亲,世间多不胜数。为何你就不能娶阿娇?”

    俊哥儿嘴角抿得极紧,半晌才憋出一句:“是我配不上阿娇堂姐!”

    少年自以为心思隐藏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殊不知,熟知他性情脾气的亲娘已从他的神色中窥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另有中意的姑娘了?”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!

    崔珺瑶并未释然,神色一紧,目光越见犀利:“是谁?”

    俊哥儿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崔珺瑶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俊哥儿每日进宫读书,能接触到的少女无非就是那几个。

    蕙姐儿是阿奕未来的媳妇,俊哥儿心知肚明,自不会对蕙姐儿生出心思。再撇开阿娇,所剩的只有三个……

    会让俊哥儿这般沉默的,只会是她最不乐见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孙家姑娘?”

    崔珺瑶犹抱最后一丝希望,勉强笑道:“孙家门第是低了些,不过,娶妻当娶贤。孙柔也是个美貌伶俐的姑娘,你若中意她,为娘便让人去孙家提亲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终于张口道:“母亲,我喜欢的是玥表姐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和堂。

    太夫人年龄大了,午睡的时间反而少了。今日只睡了半个时辰,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紫嫣,什么时辰了?”太夫人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紫嫣恭敬地应道:“回太夫人的话,现在是申时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不无自嘲地笑道:“我这一把年纪,总舍不得闭眼睡觉。约莫是剩下的日子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紫嫣立刻道:“这等话可不能说。太夫人是长命百岁的命格,宫中的皇后娘娘也时刻牵挂着太夫人呢!”

    提起顾莞宁,太夫人眉眼舒展,目中闪出笑意,旋即又叹道:“一转眼,宁姐儿也有三十了。就连阿娇都已及笄,到了该操持亲事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时光易逝啊!

    太夫人唏嘘感慨了一回,在紫嫣的伺候下更衣梳发。

    刚收拾妥当,崔珺瑶便来了。

    太夫人见了崔珺瑶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不由得一怔:“好端端地,这是谁招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素来端庄沉稳的崔珺瑶,此时双目泛红,分明是哭过的模样!

    紫嫣早已领着丫鬟们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崔珺瑶红着眼低声道:“祖母,孙媳委实遇到了一桩棘手的事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这才急急到正和堂来,只盼祖母能为我解惑。”

    能让崔珺瑶这般情急的,绝不是等闲小事。

    太夫人笑容一敛,沉声道:“不要慌,不要急。天塌下来,也有祖母先顶着。这世上,没有解决不了的事,你且慢慢道来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的镇定冷静,令人安心。

    崔珺瑶激烈波动的心绪,也随之平稳了不少,低声将俊哥儿一事道来:“……孙媳一直盼着怀俊出息,盼着他能尚驸马。以我们顾家门庭,已无需再攀龙附凤来添荣耀。只是,孙媳实在喜欢阿娇,也希望怀俊能娶阿娇为妻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没料到,怀俊竟对玥姐儿生了情意。如今口口声声说绝不愿尚驸马,还说要娶玥姐儿。”

    “孙媳被气得火冒三丈,打了怀俊一巴掌,让他跪着反省去了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说着,又红了眼眶:“哪怕他中意的是孙柔,孙媳也无话可说。谁曾想他偏偏中意的是玥姐儿……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和齐王府之间纠葛深远。

    幸好齐王府众人该死的死,该亡的亡。顾家未受牵连,已是万幸。岂能再将玥姐儿娶进府来?

    先不说帝后会如何做想,便是她自己,也绝不会点头!

    崔珺瑶情绪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太夫人的反应却平静得多。

    活了七十多岁,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霜波折。大风大浪都熬过来了,儿孙亲事于太夫人而言,已不算“天塌下来”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少年方慕少艾,也是难免。”太夫人轻叹一声:“在你眼中,阿娇聪慧能干,无人能及。俊哥儿喜欢的,偏偏是温柔内敛隐忍的玥姐儿。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事情已然如此,你哭也无用。现在要思虑的,是如何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显然不愿放弃俊哥儿尚驸马的念头,低声道:“孙媳打算为怀俊告假几日。亲事拖上一阵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最好是打消俊哥儿不该有的念头!

    太夫人神色一冷,目光扫了过来,语气比平日严厉得多:“阿娇身为天家公主,只有她挑驸马,岂有别人挑三拣四的道理。俊哥儿既无意于阿娇,不管日后娶谁进门,都不得再打尚驸马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崔氏,你明日便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,将此事言明。免得娘娘心生误会,万一直接下凤旨赐婚,我们顾家如何对得起阿娇?如何对得起娘娘?”

    崔珺瑶被说穿了心思,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,低声应是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加拿大快乐8三位 56cc彩票 贵州11选5玩法技巧 004期白小姐 pc蛋蛋软件
河南快三网购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 江西时时彩几分钟一期 吉利领克线上销售官网
快乐扑克网址 得仕彩票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-爱彩 北京快3公交堵车吗 北京时时彩技巧
排列三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六合开奖结果 博彩网址大全 山东十一选五 020期特码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