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日上午,定北侯夫人崔珺瑶进宫请安。

    崔珺瑶今日妆容稍浓一些,看着比往日更娇艳几分:“妾身崔氏,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掠过崔珺瑶妆容得体的脸庞,心中闪过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崔珺瑶定是因俊哥儿之事气得一夜难免,面色憔悴,今日脂粉涂得不免厚了些。

    “平身,赐坐。”顾莞宁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宫中规矩大,有资格在皇后娘娘身边就座,已是殊荣。

    崔珺瑶打起精神谢了恩典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先张口询问:“大嫂今日怎么忽然进宫来?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崔珺瑶和顾莞宁自少相识,又嫁入顾家多年,姑嫂多年,对彼此的性情脾气相知甚深。一听话音,便知顾莞宁已知悉一切。心里不由得暗暗庆幸。

    幸得祖母提醒,她才及时进宫。

    否则,若她一时迷了心窍,有意隐瞒俊哥儿和玥姐儿一事,顾莞宁焉能不怒?

    “不敢瞒娘娘,我今日进宫,是为了怀俊这个孽障!”

    崔珺瑶苦笑一声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先将俊哥儿昨日说过的话学了一遍,末了又道:“……儿女都是前世的债,我这个当娘的,一心盼着他娶得佳妇,可惜他没这份福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起身,深深行了一礼:“请娘娘恕罪!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凝然,看不出喜怒:“儿女亲事,一看缘分,二看儿女心意。俊哥儿无意,阿娇更是无心。他们两人没有结成夫妻的缘分,大嫂不必介怀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阿娇是否无心,顾莞宁既是这么说了,此事便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随口问道:“俊哥儿今日可来了上书房?”

    崔珺瑶答得坦白:“他年少冲动,我唯恐他一时鲁莽,做出不该做的事,已为他告假数日,让他在府中冷静清醒。待他想通了,再让他进宫读书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的态度也已十分明朗。

    俊哥儿没有做驸马的福气,顾家也绝不会允他娶玥姐儿过门。

    顾莞宁未再多言,略一点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留了崔珺瑶在宫中用午膳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日正午,阿娇阿奕领着一众伴读也来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众少年男女对崔珺瑶自然熟悉的很,一个个上前请安问好。

    玥姐儿照例又落在最后,一直垂着头,不敢抬眼:“玥儿见过舅母。”声音娇怯温软,和利落飒爽的阿娇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崔珺瑶往日对玥姐儿并无太多恶感。

    祖辈父辈造的孽,不该都怪到孩子身上。再则,顾家和齐王府牵绊极深,除了血海深仇之外,还有割不断的血缘羁绊。

    可现在,崔珺瑶一看见玥姐儿,不免就要想到执迷不悟的俊哥儿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迁怒之下,那几分怜惜瞬间溃散。

    “郡主多礼了。”崔珺瑶神色淡淡,声音中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玥姐儿心中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她最是敏感细心,已从崔珺瑶的态度中窥出了顾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俊表弟,更清楚顾家绝无可能接纳她做孙媳。所以,昨日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俊表弟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最后一丝不能诉之于口的希冀也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玥姐儿默默地退到一旁,之后,再未抬头说过半个字。

    崔珺瑶和阿娇说笑,打趣蕙姐儿,便是对孙柔也十分亲善。唯有对玥姐儿,至始至终漠然无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舅母这般对玥堂姐,实在有些过分。”

    天生狭义心肠的阿娇看不过去,当天晚上来椒房殿的时候,便蹙眉低声道:“俊表弟喜欢玥堂姐,又不是玥堂姐的错。舅母为何要迁怒玥堂姐?”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顾莞宁并未站在阿娇这一边:“你舅母对俊哥儿期许甚高,盼着他能做驸马。俊哥儿忽地表明心意,令你舅母措手不及,心生不知怎生失望懊恼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她如何能对玥姐儿和颜悦色?”

    “再者,顾家并无接纳玥姐儿的打算,自要表明态度,免得令玥姐儿心生希冀,日后招至更大的失落和羞辱。”

    “从一个母亲的立场来说,你舅母做得很对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伶牙俐齿的阿娇气闷片刻,怏怏不乐地说道:“母后,你到底向着谁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,伸手轻抚阿娇的发丝:“傻丫头!你和玥姐儿一起长大,亲如姐妹,思虑此事之时,自是站在玥姐儿一边。而我,既是玥姐儿的伯母,又是俊哥儿的姑母。顾家所做的任何决定,我都不会反对。”

    是啊,母后出身定北侯府,自是看重顾家。便是再怜惜玥姐儿,也绝不会惘顾定北侯众人心意直接下旨赐婚。

    阿娇动了动嘴,将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意,微不可见地轻叹一声:“阿娇,此事你不必再管。便是我,也不便插手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不如意之事,十之八九,岂能尽如人愿?”

    “俊哥儿和玥姐儿是否能结为夫妻,只看他们之间的缘分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沉默许久,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俊哥儿“病愈”,重新进宫读书。

    阿奕没有追问,虎头谦哥儿也未多嘴多问,唯有大咧咧的闵达直言无忌:“俊表弟,你之前好端端地,怎么一病就是半个月?”

    上下打量俊哥儿两眼,又啧啧两声:“瞧你瘦了一圈,脸也白了不少。倒像是害了相思病的大姑娘!”

    说完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还是别和这个棒槌计较了!

    短短半个月,俊哥儿憔悴了许多,也比往日沉默许多。被闵达这般取笑,也未动气,扯了扯嘴角道:“我半个月未进宫读书,课业落下许多,就不陪你们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走到自己的桌前,坐下温习书本。

    阿奕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对视一眼,然后迅疾回了自己的位置,打开书本。

    上书房里顿时安静下来,满溢着书香。

    闵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?

    闵达挠挠后脑勺,也去看书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辽宁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幸运农场 黑龙江体育彩票 四川快乐12今天开奖结 快乐十分钟彩票
福布斯娱乐城02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试用版 四川快乐12走势 幸运农场 北京时时彩计划
贵州快三开奖公告 体育彩票开奖直播现场 加拿大快彩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开奖直播 浙江11选5怎么玩
香港六合彩总公司 福建11选5app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 河南快3推荐号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