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千千】.,为您提供精彩阅读。

    散学后,众伴读像往常一般相聚。

    看到玥姐儿的刹那,俊哥儿心弦一颤。酸甜苦辣皆不足以形容其中滋味。

    耳畔又响起了母亲严厉的声音:“怀俊,我明白无误地告诉你,我绝不会为你求娶玥姐儿过门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府谋逆造反,玥姐儿是齐王府唯一的血脉。帝后宽厚,容她活在世上。她便该安分守己地活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要嫁人,也绝不能嫁到顾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祖父死在背后冷箭之下,背后指使者就是齐王世子,玥姐儿的亲生父亲。这份血海深仇,顾家人从未忘怀。你祖母不会忘,你父亲也不会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顾家嫡曾孙,是定北侯世子,将来要继承爵位撑起顾家门庭。站在你身畔的女子,可以家世低一些,可以不那么出众耀目,却绝不能是顾家的仇人之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趁早收拾起所有不该有的心思,安心进宫读书。亲事暂且搁置,反正你还年轻,再过三四年定亲成家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你和玥姐儿,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便是你我近在咫尺,却如远在天涯。

    俊哥儿鼻间满是酸意,心被生生地扯成两半。

    阿娇看着满面黯然的俊哥儿,心中颇为同情惋惜。

    母后说得没错。此事谁也不能插手过问。顾家态度鲜明,俊哥儿满腔的少年心思怕是要付诸流水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玥姐儿会主动上前说话。

    “俊表弟,”玥姐儿声音温柔,一如往日:“听闻你病了多日,不知现在身体可好了?”

    神态中略带关切,和往日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玥姐儿,俊哥儿的心直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玥姐儿没有刻意避开疏远他,而是落落大方地站在他的眼前,用一个表姐的口吻和他说话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拒绝,比避而远之更令人痛苦。

    “俊表弟?”玥姐儿轻声再问:“你为何不说话?”

    俊哥儿用力眨眼,将到了眼眶边的泪水逼了回去,同样轻声应道:“多谢玥表姐关心,我的病症已经好了。以后每日都来上书房读书,不必再告假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抿唇一笑:“如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再之后,两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过后,上书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    玥姐儿沉默少言的性子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也稍稍改了一些。众人说话时,她偶尔会插言。不说话的时候,也会微笑倾听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少女,犹如枝头花苞,悄然绽放出独属自己的芳华。

    便如蒙尘多年的珍珠,被拂落灰尘,光华渐露。

    “玥堂姐,你越来越美了。”阿娇半真半假地开玩笑:“不知将来是谁有这等福气,将你娶进门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微微一笑:“和你相比,我便如米粒之珠,何来光华。我也没有成亲嫁人的打算,要一直赖在宫中。只盼着皇伯父皇伯母别嫌弃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阿娇沉默片刻,才低声道:“玥堂姐,你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便是不能嫁到顾家,也可以另择一个家世不错的少年郎,相携终生。

    最顶尖的勋贵世家,未必肯接纳她。

    家世稍低一些的,便没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玥姐儿自九岁起进宫,在宫中长大。帝后待她宽厚,阿娇阿奕都对她这个堂姐怜惜照拂有加。她这个明玥郡主,总有人愿娶。

    何必这般苛待自己,在宫中蹉跎大好年华?

    玥姐儿凝视着阿娇,柔声道:“阿娇堂妹,你心地这般善良,日后定会嫁得如意夫婿,一生幸福顺遂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最好的归宿,便是永留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心疼,也不用劝我。我早已想得清楚明白,也已下定决心,不会再更改。”

    阿娇哑然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她才知道,外表温柔的玥姐儿是何等执拗。

    玥姐儿的声音渐渐低沉:“俊表弟对我的心意,我既感激又感动。不过,我从未想过要嫁到顾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当年铸成大错,害死了俊表弟的祖父。边军死伤的几万将士,也皆因我父亲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,隔着血海深仇。便是顾家应允,我也绝无颜面嫁到定北侯府。”

    阿娇看着神色平静的玥姐儿,不知为何心中满是酸楚,眼眶悄然泛红。

    玥姐儿见阿娇红了眼眶,颇有些歉然,用帕子为阿娇擦拭眼角:“阿娇堂妹,你别为我难过。我有今时今日,已十分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再也忍不住,搂着玥姐儿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玥姐儿眼中有泪,却未掉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月后。

    终于有人按捺不住,递帖子进宫,舔着脸求娶玥姐儿。

    这位诰命夫人,正是当年在王皇后的灵堂之上闲言碎语的妇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……娘娘,妾身今日厚颜进宫,是想为家中长孙求娶明玥郡主。妾身的长孙今年十七,和明玥郡主年龄也算相当。而且,他生得俊俏倜傥,性情温柔,说话讨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诰命夫人口沫横飞,将自己的长孙夸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微冷,没等她说完,便冷冷道:“玥姐儿身为郡主,便是要招郡马,至少也得是嫡出。还轮不到一个不学无术的庶长孙来求娶。”

    诰命夫人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她确实打着捡漏的主意。

    庶出的长孙天资平平,不喜读书,整日斗鸡走马游手好闲。稍微平头正脸的闺秀都不愿嫁。倒不如来求娶玥姐儿,混一个郡马身份……

    诰命夫人哭丧着脸告罪。

    “立刻退下!”顾莞宁满目厌恶。

    待这个惹人厌恶的诰命夫人退出椒房殿,顾莞宁怒气依然未退。

    玥姐儿已经十六了,这还是第一个正式来求娶她的人。偏偏是这等让人瞧不上眼的东西!实在是太膈应了!

    此事当然瞒不过阿娇。

    阿娇心酸又愤怒,忽地想起了玥姐儿说过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我最好的归宿,便是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玥姐儿是否早已预见到了会有这么一日?

    与其被人嫌弃被人羞辱日后遭人冷眼冷落,还不如长留宫中。至少在宫中,无人敢这般欺辱于她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合乐娱乐城注册送彩金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七星彩预测号码 广西快3和值表
新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山东11选5官网 北京时时彩单双 浙江11选5怎么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结果
快中彩的中奖条件 上海天天彩选四玩法 百乐彩能提现吗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六合彩网址
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河南11选5视频迅雷下载 河北快3和值跨度表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 贵州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