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娇的亲事暂且搁下。

    玥姐儿不愿嫁人,坚持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索性操持起了阿奕的亲事。

    明知阿奕的心思,顾莞宁还是特意将阿奕叫到面前仔细询问。

    “阿奕,此时已是年底岁末。过了这个年头,你也有十六岁了。”顾莞宁笑着问道:“我有意为你定下亲事,不知你心意如何?”

    终于等到这一日了。

    阿奕心花怒放,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孔涌起羞涩的红晕,低声道:“一切但凭母后做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笑意,慢悠悠地说道:“你们自小一起长大,彼此熟络,做夫妻也是水到渠成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是啊!

    他眼巴巴地等着蕙妹妹长大,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。还是快些定下亲事,娶进家门心里才能踏实。

    想到蕙姐儿秀美可爱的脸庞,阿奕心中便似有十几只兔子在乱跑,扑腾闹腾得厉害。

    然后,就听顾莞宁继续说道:“你既是愿意,我明日就召佳阳县主进宫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头脑一懵,脱口而出道:“母后!你召孙家舅母进宫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要娶的是蕙妹妹,又不是孙柔!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挑眉:“你中意的不是柔姐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阿奕情急之下,也顾不得什么害臊羞怯了,心里话一股脑说了出来:“我喜欢的一直都是蕙妹妹!我一直在等她长大,等着早日定亲娶她过门。母后可千万别乱点鸳鸯谱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就见顾莞宁饶有兴味地看着他:“哦?你什么时候清楚自己的心意?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红了脸,不怎么情愿地答道:“几年前便清楚了。”顿了顿又委屈地说道:“母后明知儿子心意,何必这般捉弄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弯起嘴角,笑得十分愉快:“终身大事,不问清楚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阿奕委委屈屈地应道:“母后现在已经清楚了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,笑得愈发开怀:“是是是,清楚得不能再清楚。我今日就命人去傅家送信,让蕙姐儿的亲娘进宫来,商榷你们两个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阿奕像喝了一口蜜一般,心里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阿奕喜翻了心的小模样,既觉好笑,又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辛苦养大的儿子,还没成亲,已经满心装着自己的未来小媳妇。自己这个亲娘,早就被挤到角落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下午,顾莞宁命琳琅去傅家送了口信。

    隔日上午,罗芷萱进宫觐见。

    罗芷萱便顾莞宁年长一岁,如今年过三旬。岁月待罗芷萱同样宽厚,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依旧娇俏美丽。

    罗芷萱和顾莞宁多年好友,感情亲厚,进了椒房殿毫不拘谨。行礼之后,便坐到顾莞宁身侧说话。

    “还有几日就要过年了,娘娘一定忙碌的很,怎么还有空闲召我进宫说话?”罗芷萱笑起来依旧如少女时一般甜美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瞄了明知故问的好友一眼:“便是再忙,也得先顾着儿女的终身大事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忽然矜持起来,只当什么都没听懂:“娘娘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不过,按着提亲习俗,女方姿态稍高一些也是应该的。便是嫁入天家为儿媳,也没有上赶着的道理。总得端着一些,等着男方主动提亲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略略放低身段,殷勤地探询:“过了年,蕙姐儿也有十五了,到了该定亲之龄。不知你心中可有合意的女婿人选?我那个不肖子阿奕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罗芷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芷萱哪里还绷得住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算了算了,我们两个还是别这么说话了。我这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?

    顾莞宁也笑了起来:“我也觉得别扭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而笑。

    这些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双小儿女的亲近两人都看在眼底,心中也早有默契。只是,孩子还没长大,便从未说穿这一层。

    今日这张薄薄的窗户纸被捅破,立刻敞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蕙姐儿还未及笄,”罗芷萱也不矫情,很快说道:“定亲之事,总得等她及笄礼过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。不过,阿奕可急得很。巴不得早些定下亲事,早日娶蕙姐儿过门。”

    谁没有过年轻的时候?

    这等急不可耐的心情,罗芷萱也能体谅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舍不得让她早早出嫁。”罗芷萱说得也坦白:“便是定下亲事,也不必急着成亲。我想将蕙姐儿多留两年,待她十七岁才出嫁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阿奕,你的岳母半点不心疼你。一张口,就要你等两年!

    顾莞宁到底舍不得儿子,委婉地说情:“这么说来,便要等上两年多。不如等蕙姐儿十六便成亲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只说了一句:“我听闻娘娘有意让阿娇公主十八岁再成亲!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嫁女,低头娶媳!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退让:“好好好,十七成亲正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阿奕便知道了这个“好消息”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。

    蕙妹妹过了年才十五,要等她满了十七岁,就得再等两年多……他恨不得立刻娶她过门才好,哪里等得了这么久?

    阿娇鄙夷地看了阿奕一眼:“瞧瞧你这点出息!”

    阿奕立刻反唇相讥:“你这是还没开窍,当然不懂这煎熬的滋味。待日后你有了心上人,便是母后要留你到十八岁出嫁,你也断然不肯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嗤之以鼻,继续鄙夷:“我才不像你这般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阿奕撇撇嘴:“大言不惭!迟早要遭报应!”

    “以己度人!小鸡肚肠!”阿娇口齿伶俐,立刻反击:“亏你还是大秦储君!这般儿女情长,真丢脸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口舌占了上风,得意洋洋地继续挑衅:“你看我做什么?莫非想动手不成?来啊!我两年没动过手了,正好手痒得很。”

    阿奕忍无可忍,冲顾莞宁说道:“母后,你都看见了。今晚动手,都是阿娇挑衅在先,可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时时彩万位6码100% 体彩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甘肃快3预测号码推荐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内蒙古11选五开奖查询
加拿大西部快乐8 大乐透周六基本走势图 体彩排列5 网球规则与打法图解 极速时时彩输了100万
四川麻将下载 北京pK10手机开奖记录 围棋游戏下载 辽宁12选5一定辽宁开将 mg电子放水规律
垒球和棒球的区别 云南十一选五全单遗漏 华球网足球比分资讯网 浙江快乐彩前二直选走势图 cba专用篮球尺寸